公车上粗大在体内猛烈进出_教授睡身边

发布时间:2020-09-03 11:58 浏览:

老陈对张海娟还是感觉非常惧怕,这种惧怕是发自内心深处的害怕。

 

生怕张海娟会拿他发脾气,老陈急忙解释:“那个海娟啊,真是不好意思,刚才我没注意。”

 

“陈哥啊。”咋咋呼呼的张海娟看到老陈,愤怒的脸色瞬间收敛起来,用一双丹凤眼瞄了眼老陈,捂着嘴巴哥哥笑道:“陈哥,是我不好意思才对,我刚才不知道是你。”

 

张海娟只在自己面前如此温柔,这是老陈清楚知道的事情。

 

而且很多事情,老陈总感觉张海娟对自己有些其他想法,因为看自己的时候,目光都会在裤裆处扫来扫去,让他非常不自在。

 

老陈也喜欢女人,可是张海娟毕竟是个寡妇,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老陈可不想和一个寡妇在一起,被人指指点点的。

 

感受到张海娟的异样目光,老陈是非常不舒服,不自然说道:“海娟,你来找素素的吧?她有点不舒服,我过来瞧了一下,现在已经没事儿了,我先回去了……”

 

不等张海娟开口,老陈逃也似的就朝家里走了过去。

 

 文学

刚进院门,老陈就看到苏倩坐在院子里面清洗着床单被罩。

 

“倩倩,你是客人,这种事情怎么能让你来呢?你先歇着去,我来洗干净吧。”

 

早上和老陈差点发生了那种事情,苏倩整个人都有些恍惚,见老陈想帮自己,苏倩就好像小鹿乱撞一样,不自然避开老陈的目光说:“叔叔,我们来这里给你添了不少麻烦,你先歇着吧,马上就洗完了,不碍事儿的。”

老陈感慨说:“你可真是个好姑娘,要是我也有你这样的老婆,简直就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啊。”

 

苏倩小脸微微一红,不好意思说:“叔叔,你说的也太严重了,这些都是一个女人应该做的……对了,刚才我出来的时候见你不在家里,早饭我已经做了,你看看熟了没有。”

 

“行,那你就先洗着,我去厨房了。”老陈低头瞄了眼苏倩。

 

苏倩虽然穿着衣服,但因为坐在小板凳上,胸口微微敞开,里面的画面被老陈尽收眼底。

 

这具洁白无瑕的身体老陈已经看过了好几次,可是每看一次,都好像是在欣赏一件精雕细琢的工艺品一样,简直就是百看不厌。

 

王建昨晚醉酒一宿,现在还有些头晕,等吃完早餐便回房间休息去了。

 

今天大年初一,可老陈也没什么事儿做,见晾晒在院子内的中药材差不多都用完了,便扛起了铁锹锄头准备出门。

 

苏倩见状好奇问:“叔叔,刚吃完饭你这是要下地干活吗?”

 

“不是。”现在大白天,老陈也不好挑逗苏倩,憨笑说:“我们村子后面有座山,那座山里面有很多珍贵的中草药,我看病的中药大多数都是在后山挖回来的,现在也没什么事儿,闲着也是闲着,就去后山转悠转悠,权当锻炼身体了。”

 

苏倩向往说:“叔叔,我在城里的时候就非常向往农村生活,现在我呆在家里也没什么事儿,要不我跟你一块去后山转悠转悠吧。”

 

老陈本来也没什么想法,可苏倩这么一说,他就有点儿跃跃欲试起来。

 

后山根本就没有什么人,如果和苏倩在后山做点什么美妙的事情,那简直就是天为被地为床,想怎么来就怎么来,岂不是美死了。

 

想着,老陈竟然露出了猥琐的笑容。

 

苏倩并不知道老陈打着什么小九九,有些疑惑问:“叔叔,怎么了?”

 

“没,没什么。”老陈急忙要去脸上的笑容说:“倩倩,那我带你一块儿过去吧,山路有些险要,你可得小点心才是。”

 

“嗯,我上大学的时候是学校攀岩俱乐部的,应该没什么问题的。”

 

老陈是土生土长的人,对后山的地形非常熟悉,苏倩虽然参加过攀岩俱乐部,但里面的峭壁都是为人开垦出来的,和自然形成的还是有很大的区别,没多久便已经灰头土脸的。

 

现在虽然冬季,但还是有很多灌木丛郁郁葱葱。

 

老陈一边走着一边向苏倩讲着发生在这座山上的故事,走了有一个钟头,才勉强来到半山腰,正准备继续赶路,苏倩突然柳眉一皱,尿意袭来,支支吾吾说:“叔叔,这哪里有厕所?我想上厕所。”

 

老陈无奈苦笑说:“倩倩,这大山里面哪儿来的厕所,你就随便找个地儿吧,我就站在这里等着你。”

 

“那好吧。”虽说随地大小便有些不大文明,可四周也没厕所,也只能就地解决。

 

来到一片灌木丛后面,确定老陈无法看到自己,苏倩脱了裤子便蹲在地上,稀稀落落的流水声瞬间响了起来。

 

这声音听在老陈耳中仿佛是天籁之音一样,都说尿尿声大的女人欲望非常强烈,苏倩的撒尿声就非常嘹亮,就好像是水龙头被打开一样,如果彻底放开,在床上一定是个不折不扣的欲女。

 

想着,老陈再次露出了猥琐的笑容,脑海中也浮现出他和苏倩在床上颠龙覆凤的香艳画面。

 

“啊……”

 

就在老陈想的入神时,突然间,苏倩那边发出了一声惊慌的尖叫声。

 

这声音非常惊慌,老陈听到后虎躯一颤。

 

后山虽然没什么野兽,但也不是绝对的安全,大山内有很多用来捕捉野味的捕兽夹,而且还散布四周,老陈经常采药,对这些捕兽夹的位置非常清楚,但苏倩却不知道。

 

要是她方便的时候误踩了捕兽夹,那可就完蛋了。

 

“倩倩!”

 

老陈也不敢胡思乱想,大喊一声一个箭步就朝苏倩那边冲了过去。

 

穿过茂密的灌木丛,老陈还没看清楚就行发生了什么事情,就看到苏倩的裤子已经脱到了膝盖处,两条白花花的大腿暴露在自己面前。

 

之前虽然和苏倩也有一些暧昧的举动,但都是在房间里面,而且灯光昏暗,根本就无法看清楚让老陈欲罢不能的画面。

 

此刻大白天,而且还是在荒郊野岭,老陈一眼便看到在两条大腿处那茂密的森林地带。

 

可能是因为刚刚撒过尿还没有擦拭干净的缘故,茂密的丛林上沾染着一些晶莹剔透的露水,虽然一时间没有办法看清楚森林内隐藏的那口温泉入口,但老陈还是想伸出渗透,帮苏倩将这滴滴露水给舔舐干净。

 

“叔叔,那边……那边有东西……”

 

苏倩回过神来,看到老陈正直勾勾盯着自己的大腿看来看去,惊呼一声后急忙将裤子提了起来,但此刻也不是娇羞的时候,指着不远处的草丛就紧张喊道。

 

眼前的美景瞬间消失无踪,老陈吸了口气,顺着苏倩指着的方向望去,就看到一片枯草开始剧烈的摇晃着。

 

“倩倩,你别怕,我过去看看!”

 

老陈说完就准备走过去看看,可刚刚移动两步,就看到一只野兔从草丛窜了出来,一溜烟朝远处跑去。

 

见只是虚惊一场,老陈长吁一口气,冲着苏倩苦笑说:“倩倩,没事儿,就一只野兔,我还以为你遇到什么危险了。”

 

苏倩拍着胸口大口大口穿着粗气,刚才草丛晃动确实吓得她够呛,还以为有什么凶猛的野兽出现了。

 

因为极度后怕,苏倩硕大的胸脯随着呼吸一晃一晃,加上拍着胸口的力道不小,波涛更是看得老陈鼻孔都快喷出火来。

 

苏倩不由自主扭动了一下身子,老陈会意知道自己不能继续看下去,便干咳一声,笑道:“倩倩,继续上山吧,这地方的草药基本都被我采干净了。”

 

“嗯……”

 

苏倩应了一声,脸颊通红跟着老陈继续朝前面走去。

 

刚才自己光着双腿的样子被老陈看在眼中,苏倩心里面莫名的燃起了一团让她内心痒痒的火苗。

 

这团火苗灼烧的苏倩无比难受,竟然生出了想要让老陈粗鲁将自己推到在地上,然后如同野兽一样扒了自己的衣服,疯狂的撞击自己空虚寂寞的身体。

 

可是当想到老公王建,苏倩急忙摇头,将这个疯狂的想法给打消下来。

 

走了没一会儿,一股刺痛从脊椎辐射全身,苏倩‘哎呦’一声:“叔叔,不行了,我走不了了,脊椎病又犯了。”

从脊椎辐射出来的疼痛让苏倩柳眉紧皱,面色痛苦,身子都因为这剧烈的疼痛而弓了起来。

 

可这一幕看在老陈眼中,却非常的激动。

 

苏倩现在脊椎病复发,就意味着他可以帮苏倩进行穴位按压了,之前在家中有王建王建的存在,老陈一直都有些放不开。

 

现在他们俩在荒山野外,而且根本就不会有人出现,只要他一步步诱惑着苏倩,肯定可以和她一丝不挂的相拥在一起,疯狂的满足彼此的。

 

老陈并没有把自己的想法表现在脸上,朝四周看了一圈,见不远处有一座山洞,便指着山洞说:“倩倩,你现在的情况必须尽快按压穴位来缓解,现在回去肯定来不及了,而且这里太冷,一会儿脱了衣服肯定会感冒的,要不我们先去那边的山洞,生堆火能暖和一点。”

 

苏倩现在根本就没得选择,如果不尽快按压穴位缓解,自己可能会疼晕过去。

 

这座山洞虽然昏暗,但并不是很小,面积有十个平方,以前老陈上山采药遇到大雨就会躲在山洞里面避雨。

 

扶着苏倩坐在一块石头上面,老陈在周围捡了一些柴火点燃后,等山洞内的温度升高,原本昏暗的山洞也明亮了起来。

 

老陈冲着依旧面色痛苦的苏倩点头说:“倩倩,先把衣服脱了吧,我这就帮你按压穴位。”

 

和老陈孤男寡欲呆在房间里面都觉得难为情,更别说在荒无人烟的后山山洞里面了。

 

可是现在脊椎的疼痛好像针扎一样,让苏倩根本就难以忍受。

 

脸红心跳的看了眼老陈,苏倩深吸一口气,也不再说什么,直接便将羽绒服脱了下来。

 

随着羽绒服脱下来,苏倩胸前那两座高耸的山峰虽然被禁锢在毛衣之中,可还是随着她的动作剧烈摇晃了一下。

 

这种女人肉体的晃动看得老陈目光瞬间发直,恨不得立刻就冲过去,帮着苏倩将衣服脱光,彻底暴露出那具充满诱惑的酮体。

 

等脱的就剩下内衣后,苏倩娇嗔看了眼老陈,注意到那双散发着欲望目光时,她心里一紧,一股莫名的快感竟然升腾了出来。

 

这种快感和后背的疼痛纠缠在一起,让她分辨不清究竟是舒服还是疼痛。

 

虽然老陈不止一次看过了苏倩的身体,而且还和她有了亲密的肌肤之亲,可光天化日在老陈面前赤裸上身,苏倩还是有些做不到,只能背对着老陈,慢慢将内衣脱了下来。

 

光洁的后背在火光映照在散着迷人且诱人的光泽,老陈吞咽一口唾沫,将冰冷的手指探了过去。

 

当触碰到苏倩光滑的后背时,一股炙热的热浪顺着指尖席卷全身,老陈不由哆嗦了一下。

 

而感觉到老陈手指在后背轻轻抚摸,苏倩浑身的血液瞬间沸腾起来,只感觉体内一道电流席卷而过,一股清澈水流流淌出来,将紧贴着柔软处的布料打湿……

 

“哦……”

 

无法克制的娇喘声从苏倩口中传出,早上就被刺激的水流如注很想找东西填充一下空虚寂寞的身体,现在被老陈这个异性抚摸后背,此刻难以忍受的发出了一缕娇吟声。

 

苏倩发出来的舒服吟声在老陈耳中无疑是世界上最为曼妙的声音,这缕声音就好像催情的药物一样直接让老陈挺立了起来,甚至如同生铁一样坚硬炙热。

 

每次在即将要成功的时候都会被各种事情给打断,虽然这些和外界有一定关系,但最为重要的还是苏倩。

 

老陈以为,苏倩并没有完全放开身心,不然就算外面敲锣打鼓,只要苏倩想要接纳自己,也可以直捣黄龙,而且相互迎合彼此的动作。

 

而这后山山洞不可能有人过来,只要可以让苏倩彻底的动情,那接下来的事情就可以自然而然的发生了。

 

后背的穴位全都按压了一遍,虽然只是肌肤上的接触,但苏倩也是水流如注,泥泞不堪。

 

老陈将手收了回来,轻声说道:“倩倩,我帮你按压胸前的穴位吧。”

 

“嗯……”

 

苏倩嘤嘤娇喘一声,用手挡着胸脯慢慢转过了身子。

 

老陈见状也知道苏倩此刻还没有完全放开,半开玩笑说道:“倩倩,你用手挡着,我也没有办法够得着啊,我可不会隔山打牛这个招数。”

 

这个玩笑逗得苏倩顿时笑了出来,也短暂忘记了自己正一丝不挂的坐在老陈面前。

 

在老陈的示意下,苏倩慢慢将双手从胸前拿了下来,两座丰满坚挺的山峦暴露出来,老陈只感觉裤裆好像要炸裂了一样,急不可耐的张开嘴巴催了过去,直接就含住了山巅上挺立的草莓。

 

老陈一边卖力吮吸一边用舌头在口中柔软处不断扫来扫去,女人独有的清香味道顺着鼻孔涌入大脑,让老陈恨不得将口中之物咽入肚中。

 

苏倩更是无比难受,如果老陈是王建,她早就已经脱掉了裤子,将那巨大的东西放入身体里面,让其一遍一遍冲击自己的身体。

 

可老陈并不是王建,两个人虽然做着男女之事,可老陈毕竟是在帮自己治疗脊椎病,苏倩全身的细胞已经被打开,很快扭动娇躯宣泄自己的爽快,但是却无法在老陈面前彻底放开,只能压抑着舒爽,用力不让自己喊叫出来。

 

即便如此,她的身体还是不听使唤,一波接着一波的潮水不断流淌出来,让不大的石洞很快便弥漫起了一股特殊的味道。

 

两座山峦顺利吮吸了一遍,老陈将嘴巴擦了擦,对面红耳赤的苏倩轻声问道:“倩倩,现在后背不是很疼了吧?”

 

“嗯,不是很疼了。”两人对视的时候,看到老陈充斥着炙热的目光,苏倩不自然的移开目光,落在了老陈鼓起来的裤裆上面。

 

裤裆已经被老陈撑起了一座帐篷,让苏倩更是面红耳赤,浑身直热。

 

老陈欲罢不能,进一步道:“你脊椎的淤血已经化开了,现在要赶紧把淤血从你身体里面排出来,现在脱了裤子,我帮你吸出来。”

 

“什么?吸出来?还要脱了裤子?”

 

苏倩无比诧异,只要脱了裤子自己的湿润泥泞处就会暴露出来,无疑会让老陈看到自己正在分泌花蜜的入口。

 

“如果在医院会用医疗器械,但是我们在这里根本就没有任何东西,只能用嘴巴吸了。”

 

老陈说完,见苏倩有些放不开,接着说:“淤血已经汇聚在了一起,如果不尽快吸出来,会重新回到脊椎处,到之后会越来越严重的,甚至会出现驼背的可能。”

 

苏倩被老陈说的打了个激灵,也不敢浪费时间,急忙就将裤子脱了下来。

 

这一刻,苏倩彻底一丝不挂的呈现在老陈面前,她的双腿微微分开,将泥泞不堪的部位对准了老陈,虽然清楚的知道这样做非常的不道德,可老陈的目光就好像无数双小手在她身上摸来摸去,让苏倩源源不断流淌着清澈的水渍。

 

“倩倩,我要吸了!”

 

老陈说完,舔着舌头将苏倩两腿玉腿彻底分开,张开嘴巴就朝泥泞处凑了过去……

自从那晚看到王建将脑袋埋在苏倩的双腿之间,老陈就跃跃欲试,也想试试这种现代年轻人喜欢的姿势。

 

今天早上本想在何素素身上实践一下,可还没来得及开口提起这件事情,何素素便在自己手指下喷出了水渍,将那半根黄瓜喷了出来。

 

“倩倩长得这么漂亮,身材又这么好,下面的味道一定非常不错才是。”

 

老陈心里嘟囔了一声,随着鼻尖距离泥泞处越来越近,一股香甜的味道扑面而来。

 

最先和湿润处接触的是老陈肥厚的舌头,当触碰的瞬间,一滩汁液便和舌头紧密结合,温热的气流也打开了老陈舌头上所有的味蕾。

 

“嗯……”

 

苏倩被老陈的舌头抵触,无法控制的扭动起了身体,娇喘声也不断从紧闭的嘴中传出,脑中一片空白,空虚的身体分泌出大量的润滑液体。

 

“叔叔,你要这样吸吗?这里太脏了,不能这样……”

 

“不脏。”老陈摇头说道:“倩倩,你别担心,这里是你们女人最神圣的地方,不但不脏,而且还非常的干净。”

 

随着老陈说话,热流从口中喷涌在湿哒哒的湿润处,让苏倩再次亢奋的扭动了起来。

 

没给她说话的机会,老陈猛地就将湿润的部位含在了口中,开始疯狂的吮吸了起来。

 

只感觉一股强烈的吸力正狂暴的吸食着自己的身体,酥痒酸麻不断用上心头,隐藏在苏倩身体里面的小火苗很快便变成了熊熊大火,在身体里面彻底爆开。

 

她一直被老陈挑逗,无法在王建身上满足的她虽然很想放飞自我,和老陈疯狂的纠缠大战一番,但是也正是因为王建,她一直都在隐忍着来自老陈的刺激。

 

现在老陈已经用嘴巴含住了自己最为敏感的部位,让极力克制住欲望的苏倩再也无法淡定下来,猛地伸手抓住了老陈的脑袋,用力朝自己的空虚的地方压了下来。

 

这一瞬间,苏倩感觉自己的灵魂仿佛从身体飞了出来,极端的舒服让她欲罢不能,恨不得将老陈的脑袋也一并塞入身体里面去。

 

“不行了,我好难受,我实在受不了了,现在在荒郊野岭,这里不会有人的,王建,对不起了,就让我放纵这一次吧,不然我会死掉的。”

 

苏倩心理如此安慰自己,开始耸动纤细腰肢,一边使劲儿压着老陈的脑袋,一边将自己的湿润处和老陈嘴巴密切结合在一起。

 

当老陈感觉到自己的脑袋被苏倩紧紧压在身上的时候,他清楚的知道苏倩已经彻底动情了。

 

不过这一刻老陈并没有脱了裤子直捣黄龙,而是更加猛烈的刺激起了苏倩。

 

在他的想象中,自己主动并不过瘾,他要让苏倩欲罢不能,主动提出让自己进入她的身体,这样才有征服感,耕耘起来也非常的爽快。

 

舌头顺势滑入了苏倩紧致的身体里面,疯狂的撩动拨来拨去。

 

虽然只是舌头塞了进去,可那一瞬间,苏倩的身体突然弓了起来,这种强烈的充斥感让苏倩恍惚间生出了一种错觉,根本就不是灵巧的舌头挤入了自己的身体,而是老陈炙热坚硬的身体破开了舒服,刺入了狭小紧致的身体里面。

 

“啊……”

 

苏倩再也忍受不住这极端的爽快,放肆的发出了一声嘹亮的喘息声,放荡的扭动身体,用力压在老陈脑袋放浪喊道:“叔叔,我快要死了,我的身体快要被撑裂了……”

 

老陈并未理会苏倩的疯狂回应,这才只是刚刚开始,苏倩就已经泥泞不堪,而且还说出如此放荡的话来,简直和初次见面时完全不一样。

 

可老陈就喜欢此刻的苏倩,想要让她更为放荡一点,就必须使出浑身解数来刺激这具即将化为水的女人。

 

这个念头生出后,老陈将裤子拉链拉开,放出了挺立用手疯狂的揉搓,想象着苏倩的樱桃小嘴正舔舐着这根大号棒棒糖,更加兴奋的将舌头刺入了最深处。

 

硕大肥厚的舌头全部刺入了最深处,已经完全达到了老陈的极限。舌头柔软湿润的嫩肉包裹疯狂的挤压吮吸,让他的舌头一阵微疼。

 

可即便如此,老陈还不想将舌头抽出来,他用尽全身力气让舌头在苏倩的身体里面搅动起来,刺激着最为敏感的部位。

 

“嗯……好难受……我好难受,快要死了……”

 

苏倩意乱情迷,娇喘连连。

 

老陈虽然刺入的是舌头,但是在她的感觉中,却觉得这是一根硕大的硬物。

 

毕竟她在成为女人的时候,一直都感受着王建的蜡头银枪带给自己的快感,从来都没有享受过比王建那根挺立更为厉害的东西,而老陈的舌头都比王建的挺立庞大,无疑是让苏倩在老陈舌头上尝试到了作为女人的快乐。

 

“叔叔好厉害,舌头都能让我变得这么放荡,下面的东西那么大,要是塞进来,我肯定会真真正正作为一个女人的。”

 

苏倩在极端的舒爽之下,无法控制的幻想了起来。

 

用舌头足足刺激了五分钟的时间,一波接着一波的香甜液体涌入老陈口中,被他全都吞咽进了肚子里面。

 

苏倩有气无力的娇喘问:“叔叔,淤血吸出来了吗?”

 

“吸出来了,倩倩,你的淤血太多了,吸了好多呢。”

 

老陈说着将嘴巴从泥泞处脱离开来,瞄了眼苏倩,这才发现在刚才自己的嘴巴攻势下,苏倩彻底的成为了一滩烂泥,闭着眼睛面色通红,气喘吁吁的抽搐着身体。

 

不过那两条分开来的玉腿已经对着自己,已经被蜜糖和唾液包裹的泥泞处更是粉嫩诱人。

 

用手搓着快要炸掉的挺立,青紫色的脑袋如同暴怒的蟒蛇一样,青筋暴露难以把持。

 

老陈抓住挺立根部摇晃了一下,挺起身子跪着朝苏倩凑了过去,对准粉嫩湿润的温泉口微微一挺,便将巨蟒硕大的脑袋挤塞了进去。

 

温热的触感瞬间便将硕大的蟒头全部包裹,敏感无比的挺立让老陈舒爽的翻了个白眼,这种感觉比进入何素素的身体内还要爽快数倍。

 

毕竟何素素欲望强烈,频繁的开发让她的身体已经不是那么紧致,而王建却非常的细小,加上能力不是很强,苏倩依旧如同处子一样紧致。

 

仅仅是蟒头挤压了进去,苏倩猛地瞪大眼睛,这种感觉比舌头进入身体的感觉还要舒服千万倍,根本就不是王建那个蜡头银枪所能比拟的。

 

“哦……好难受……”

 

饶是被老陈所侵犯,但苏倩并没有反抗,反而重新闭上眼睛,享受着这强烈的充斥感。

 

老陈见状嘴角浮现出一抹淫荡的笑意,猛地用力,借助着润滑直接便将所有的挺立直捣黄龙,刺入了花心深处……

“啊……”

 

被老陈结结实实的全部刺入里面,苏倩猛地弓起了身子,发出了一声嘹亮的吟声。

 

好大,好硬……

 

这是苏倩一瞬间的想法。

 

自从感受到王建的蜡头银枪,苏倩曾几何时,即便是做梦,都梦想着王建的挺立可以变得如此坚硬庞大,但这些都只是自己的幻想,根本就无法变成真的。

 

可今天,老陈的疯狂刺入,让她尝试到了被一个强悍男人占据的痛快感受,这种感受真的太过舒爽,即便是这一刻死在老陈身下,苏倩都心甘情愿。

 

强悍的老陈将苏倩紧致的身体充斥的满满当当,在这强烈的充斥快感之下,苏倩很想放肆的大叫宣泄自己的快感,但是老陈毕竟是足以当自己父亲的男人,在这么一个老男人身下如此承欢本就是没有道德的事情,更别说喊叫出来了。

 

她用力压制这自己的喊叫欲望,承受着老陈给予身体的不断冲击摩擦。

 

看到身下的苏倩已经彻底臣服在自己的挺立之下,老陈更是亢奋无比。

 

狭窄的身体将挺立牢牢包裹起来,这种感觉非常舒爽,就好像被小嘴咬住了一样,灵巧的香舌正不断拨撩着蟒蛇的脑袋。

 

老陈也顾不得起来,一只手抓住苏倩挺翘的山峦,另外一只手搂住纤细的蛮腰,开始疯狂的前后耸动身体,让挺立全部出来,继而又全部没入苏倩紧致的身体之中。

 

“倩倩,你好漂亮,叔叔看到你第一眼就喜欢上你了,叔叔早就想要和你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