舔逼小说百合小说在线污/游泳池里的娇吟律动

时间:2020-09-02 17:27:16

气氛一下子变得有点儿尴尬,我只顾自己,竟然把他弄醒了! 我金陵,对不起,我 我的脸上一阵阵发烫,大脑一片空白,已经张力开嘴了,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汤金陵长叹一声,脸色变了变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没有哪个女人愿意接受无性生活!我也希望能赶紧把病治好,可是...


气氛一下子变得有点儿尴尬,我只顾自己,竟然把他弄醒了!

 文学

 

“我……金陵,对不起,我…”

 

我的脸上一阵阵发烫,大脑一片空白,已经张力开嘴了,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汤金陵长叹一声,脸色变了变“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没有哪个女人愿意接受无性生活!我也希望能赶紧把病治好,可是...”

 

他说着说着就哽咽了,弄得我心里也很难受。

 

我想说“没关系”,可是却说不出口。

 

说这话也太虚伪了,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我眼看着就奔三了,正是生理需求最旺盛的时候,说没关系,恐怕连我自己都不相信。

 

我搂住了他的脖子,轻轻躺到他的臂弯里。

 

“金陵,你别沮丧,总会好的!”

 

心里的那股火,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汤金陵没有再说话,过了一会儿又睡熟了。我躺得离他远了一些,不知道过了多久,也慢慢进入了梦乡。

 

我竟然梦到了苏大生,梦见他对我发起猛烈的进攻,我的身子一次一次随着节奏弓起来,兴奋和舒爽传遍全身。苏大生低低地说着脏话,把玩着我的胸,进攻也变得更加有力。我把两条腿张到最大,忍不住低吟浅唱。

 

明知道那是一场春梦,可是当苏大生离开我的身体时,我还是很不情愿,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醒来时,天色已经大亮了,转头看了看旁边,汤金陵已经不在了。再看看墙上的挂钟,快九点半了。

 

床头柜上放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老婆,不好意思,周末又不能陪你了,我得去公司里加班!你觉得在家呆着没意思的话,可以找朋友出去逛逛街什么的。

 

好不容易休息,我懒得出去,本想在床上再赖一会儿,曲小丽打电话过来了。

 

“晚上有空吗?想不想看猛男跳脱衣舞?”

猛男跳脱衣舞?我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一个画面,曲小丽的老公把裹在身上的浴巾扔到一旁,露出自己硕大的男人阳刚。

 

不过,我还是觉得有点儿对不住汤金陵,犹豫了一会儿才开口:“我还是不去了,我总觉得不好。”

 

“怕什么啊?只是看看,又不是和他们做什么!你这个人啊,就是太保守了!可是我一个人去真没什么意思,你就当陪陪我好不好?晚上你在家等我,我开车去接你,就这么定了!”

 

我还没有说话,她就直接挂了电话,当初我刚进公司的时候,曲小丽作为老员工,对我特别照顾。

 

可是她这个人的性格和我截然不同,她心直口快,而且特别泼辣,有时候和男同事说笑的时候还会开荤。

 

那时候,我其实并不太喜欢她,可是后来相处时间长了,我倒慢慢觉得她这个人优点蛮多的。她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人就这么一辈子,何不潇洒一点儿,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呢?

 

其实我是想去看的,只是不愿意承认而已。想到这儿,干脆不再纠结了。

 

曲小丽准时来接我了,一路上我们说说笑笑,倒是蛮开心的。

 

这还是我第一次进夜店,刚进去,震耳欲聋的音乐就搞得我心里有点儿发慌,转身就想走

 

曲小丽哪里肯放我,死死拽着我的手,大声在我耳边说“既然来了,就看看嘛!”

 

被她拖着坐到座位上的时候,我紧张地四下看了看,生怕碰到熟人。曲小丽看我这表情,直接从包里掏出一个口罩帮我戴上,满脸不屑“你呀,真是典型的良家妇女,矜持小白!”

 

过了一会儿,主持人上台了,说了没几句,台下的女人们就开始不耐烦了,纷纷轰他下去

 

我暗暗心惊,这些女人也真是太彪悍了,怎么一点耐心都没有呢?

 

很快,几个高大的外国男人登台,身上穿着燕尾服,很绅士的感觉,不过随着音乐节奏越来越快,他们]跳着,笑着,身上的衣服也越脱越少。

 

整个场子都躁动起来,台下的女观众们异口同声地喊“快点脱,快点脱!”

 

旁边的曲小丽按捺不住了,站到椅子上也跟着喊起来,声音都劈了。我被这样的气氛感染到,也一边拍手一边小声地跟着喊起来。

 

那几个外国人又跳了一小会儿,把身上仅剩的一条内裤脱下来直接抛到了观众席上,立刻引起一片尖叫。

 

曲小丽抓住我的手,兴奋地说“外国男人的那玩意儿真大啊,看着就过瘾,真想睡他们一次!”

 

我笑了笑,目光并没有离开舞台上的那几个男人。

 

节目结束了,我还有点儿意犹未尽。曲小丽说有点儿口渴,我主动提出来出去买饮料,没想到,刚一出去就碰到了一个熟人。

 

我戴着口罩呢,说不定他认不出来吧!

 

抱着一丝侥幸,我想绕开他,没想到,就要和他擦身而过的时候,他却一把扯住了。

 

我的胳膊,我的心一下子就揪了起来。苏大生眯起眼睛上下打量着我,嘴角带着一丝坏笑“刘惠梅,没想到,你也来这种地方!”

 

“你认错人了!”

 

我并没有抬头看他,猛地甩开了他的手。

 

可是我还没走几步,就觉得身子一轻,他冲上来直接把我抱住,迅速闪进了一旁的楼梯间里。

 

我一下子慌了神儿,边挣扎边说“把我放下来,不然我就喊救命了!”

 

苏大生冷笑“那天晚上你就答应我,只要不在你的家里,在哪儿都行,你一定会让我尽兴的!我本来还想一会儿打电话约你去酒店,现在看来,不用了!”

 

他把我放下来,猛地一推,我整个人都贴到了冰凉的墙壁上,只感觉一股凉气从脚底直窜到头顶。

 

看我不说话,苏大生捏住我的下巴,轻轻地亲了一下我的嘴唇“这才乖嘛!”

 

他坏笑着解开我雪纺衫的纽扣,直到里面的黑色文胸露出来。

 

他的眼睛亮了亮,然后低下头,贴着那道深沟嗅了嗅,抬手就解开了我文胸的后扣,两团雪白脱离了束缚,直接弹了出来。

 

“真白,真美,真特么的想一口吞下去!”

 

他说着就开始揉捏我的胸,呼吸也很快变得急促起来。

 

该死的,我的身体又可耻地颤栗起来,烫得要命。我死死咬着下唇,眼睛闭得紧紧的,不愿意和他对视。

 

他撩起我的裙子,把我的小内扒下来以后,还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满意地笑了笑,然后转身挂在了楼梯扶手上。

 

“苏总,万一有人来可怎么办?这里太危险了,不要......

我的话还没说完,他就用疯狂的吻堵住我的嘴,灵巧的舌头很快撬开我的牙齿,肆意地开始搅动地起来。

 

他一只手扳着我的肩膀,另外一只手拉开裤链,那团硬物转瞬就抵到了我那里。

 

我还没有做好准备,那团强硬就狠狠地顶了我一下,然后挤进我的身体,加上原本的润滑,让他一畅到底,深入我那儿。

 

疼痛,袭卷而来,我忍不住皱紧了双眉!

 

他的动作越来越凶狠,喉咙里发出来的呜呜的声音,就像雄师的呜咽。

 

“慢慢一点儿,我我…疼…疼死了。”

 

“怎么会?你不会到现在还是……处女吧,你不是已经结婚了吗?”

 

我没有说话,苏大生干脆抽身出来,低头看了看,那团坚硬上面确实染满了刺目的鲜血,他眼里闪过一丝光芒,整个人变得更加兴奋。

 

“我真是捡到宝了,你对我来说真是一个天大的惊喜!”

 

他只顾着高兴,却没有急着进入我。我被撩拨起来,憋得实在太难受了,忍不住呻吟起来。

 

我很想说,快进来,求你快进来,我需要刚才的那种饱胀感。可是,仅存的一点理智提醒我,千万不能说,不然以后就再也逃脱不了苏大生的魔爪了。

 

苏大生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纸巾,抽出一张来帮我擦了擦那里,然后再次挺身而入,不过这次他的动作温柔多了。

 

“舒服!真是太舒服了!”

 

汤金陵从来没有满足过我,虽然也浅入过,可是和这样的凶猛根本就没办法比。苏大生带着我进入了情欲的海洋,那种美妙缠绕着我,当他过来握我的手时,我竟然默契地和他十指紧握。

 

有时候身体远比思想要诚实得多,这种舒爽我根本就没办法掩饰。终于,一切归于平静。

 

苏大生从我身体里离开,满满的饱胀感突然就消失了,我心里忍不住涌起一抹失落。

 

这不是春梦,因为刚才的情事太过剧烈,我全身都湿透了,刘海黏黏地贴在额头上,不停地喘着粗气。

 

苏大生拉上裤链,又恢复了道貌岸然的模样,眼底的猩红也慢慢敛去。

 

他捏了捏我的脸,淡淡地说“我还从来没有玩儿过处女,今天真是过瘾!”

 

竟然用“玩”这个词,我只感觉脑子里“轰”的一声,说不出来的愤怒。

 

刚才,我真是忘情了,被他带着上天入地,享尽极乐,差一点儿就忘了,那不是真正的爱,充其量不过只能算是一种交易。

 

他一开始就把这事儿当成交易,只有我,全心全意地沉浸在其中无法自拔,竟然奢望着他对我有一丝丝真情在!

 

我忍不住苦笑,怎么可能?我得到了满足,可是对他而言,不过是一次再普通不过的相交!

 

我黑了脸,沉声说“咱们现在两清了,把那段视频删掉!”

 

苏大生愣了一下,伸出一只手隔着我的裙子摸了一把我的那儿坏笑着说“如果刚刚来到这儿,你提出来,我可能会答应你!可是现在,我已经得到你了,你觉得我还有必要答应你的条件?”

 

我忍不住自责,刚才真是傻透了,扛不过他的撩拨,大脑一片空白,只想着怎么让身体尽快得到满足,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事都忘记了!

 

“真是该死!”

 

“苏总,放过我吧,求求你!我已经结婚了,有自己的爱人,你就当可怜可怜我好不好?我真的不能再这样了......”

 

“刚才你不是挺享受的吗?上次在办公室,你都那么挺浪荡了,而且今天还跑到这种地方,来看猛男跳脱衣舞,我看你的本性就是放浪!”

 

“别在这儿装纯了,既然你老公满足不了你,我填补了他的空白,以后咱们就做一对野鸳鸯多好啊!”

 

说完,他再一次擒住我的嘴唇,这个吻,霸道而绵长,刚刚冷却的身体又开始升温了。

 

不能再这么沉沦下去了,不能了!

 

我猛地推开他,低头看了一下手机,是曲小丽打来的。我出来了这么久,还没有回去,她一定是等急了担心我。

 

正想转身离开的时候,苏大生却一把搂住了我的腰

苏大生,你放开我!我是和曲小丽一起来的,她是什么脾气你也清楚,她马上就会出来找我,万一看到你,你知道会发生什么。”我急迫的大声上对他说道。

 

苏大生舔了舔嘴唇,极不情愿地松开手。“那就下次再见了!我一定会给你惊喜,你给我等着啊!”

 

说完,他瞥了我一眼,双手插到裤兜里,大步流星地离开了。我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接起手机。

 

“刘惠梅,你怎么回事啊?买个饮料,这么半天还不回来!”

 

“里面太闷了,我在外面透透气!你等着,我马上就回!”

 

我跑出夜店,冰凉的风吹过来,我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混沌的大脑也逐渐变得清晰起来。一想到刚才的激烈,我忍不住鼻子一酸掉下泪来。

 

最终,我还是出轨了,以猝不及防的方式!我的第一次给了苏大生,很痛,可是那种从未有过的欢愉却久久在身上萦绕。

 

苏大生说我是荡妇,可我明明不是,我不是!

 

双腿有点发软,我慢慢蹲下来,心里好像落下了一块石头,说不出来的难受。

 

怎么办?我背叛了自己的丈夫,背叛了我最深爱的男人!

 

以后,我该怎么面对他呢?脑子里一片茫然。

 

曲小丽是夜店的常客,玩得很嗨,我刚买了饮料回去,她就拉着我去参加舞会,和那些陌生男人大跳贴面舞,那种互动实在太亲密了,直看得我脸红耳热。

 

我催了曲小丽好几次,她才极不情愿地答应回家。

 

在路上,我一直心不在焉的,她问一句我才答一句。她一直说我这个人挺没劲的出来玩儿还这么放不开,我只是苦笑,没有说话。

 

回到家以后,我立刻冲进浴室里,直到冰凉的水砸到身上,透心凉,我才想起来忘记调温度了。

 

我拼命地搓洗着自己的身体,直到白皙的皮肤微微发红,后来我干脆把喷头拿下来,开到最大,用力冲洗着那里,好像只有这样,才能把自己的彻底洗干净。

 

心里有一个声音在说“别白费功夫了,你现在已经脏了!”

 

我恼怒地把喷头扔在地上,鼻子一酸,“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无边的羞耻感填满了整颗心,我越来越恨自己。我恨的不是自己和苏大生发生了肉体关系,而是,在发生的时候,我竟然那么亨受,即使结束的时候,我竟然还会依依不舍!

 

这个澡,我洗了很长时间,一直到哭得没了力气,皮肤都开始起皱,才拿过浴巾开始擦身子

 

门外“当”的一声响,一定是汤金陵回来了。

 

他在浴室门口停下脚步,叫了我一声,我答应着,可还是磨蹭了好久才出去。

 

看到他坐在沙发上,仰头靠在靠背上,似乎很累的样子,我快步走到他身后,把手搭到他的肩膀上,轻轻地揉捏起来。

 

他拍了拍我的手,沙哑着嗓子说“出去转了转吗?”

 

我愣了一下,低声说“没有!”

 

汤金陵长叹一声,转过头看了我一眼“宝贝,对不起,我这工作一忙起来就腾不出什么时间陪你!”

 

他的眼神还是那么深沉宁静,好像能瞬间看透人的灵魂一般。

 

我有点心虚,轻咳一声,别过头去看别处,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假装无所谓地摇摇。

 

汤金陵洗了个澡,我们肩并肩躺到床上。

 

“惠梅,今天在公司里,我听到女同事们在讨论,说那方面比较和谐的话,女人滋润了,气色就会很好!所以…我真的觉得特别对于不住你!”

 

这些话说得多了,我也有点儿麻木了,翻了个身背对着他,不知道要怎么接话。

 

汤金陵搂住我的腰,一只手伸进我的衣服里轻轻揉搓着我的胸,温热的呼吸扑打在我的脖颈之间。

 

我觉得浑身发麻,汗毛都倒竖起来了。

 

以前他很少这么对我,大概也是担心把我撩拨得不行,自己又无能为力会让我难受。

 

现在,可能是酒精的作用吧,他的动作越来越大胆,那只手像蛇一样在我的肌肤上滑行,慢慢朝我那儿前进。

 

以前,我是很享受的,可是此刻,却忍不住生出几分嫌恶来!

 

他根本就不行,一会儿弄得我像着了火一样,饥渴难耐,而他,却什么都做不了!

 

我有点儿累,只想好好睡个觉,所以就按住了他的手,低声说“睡吧,好不好?”

 

他的动作立刻顿住,很快就尴尬地把手收了回去。

 

我知道他躺了很久都没有睡着,却不敢转过头去看。他一定很挫败,一定很难过,可是我却一句话都不想说。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突然问了一句“昨天晚上你做春梦了是不是?看你很享受的样子!你是不是特别想做那事儿?

他一定知道我还没有睡着,所以才会这么问。我的心砰砰直跳,可却咬紧牙关,闭上眼睛,假装没有听到。

 

看我没有回应,他长叹一声,沉默了。夜色如水,我们背对着背躺着,各怀心事。

 

半睡半醒之间,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苏大生没有戴套,我回来的时候竟然忘了买避孕药,真是太大意了!

 

听说,那种药越早吃越好!我急得什么似的,可是汤金陵就躺在身边,现在出去买肯定是不可能的!这下子我彻底清醒了,再没有一点儿睡意!

 

好不容易熬到快天亮了,汤金陵轻微的鼾声传来,我蹑手蹑脚地起床离开了卧室。

 

小区对面有好几家药店都开着门,可我没敢进,平时头疼脑热的时候都是去那儿买药,万一被那些小姑娘认出来告诉了汤金陵可就完蛋了!

 

凌晨的的风特别凉,我小跑了一段路,在一家偏僻的小药店买到了药,然后又进便利店买了一瓶水。把药吃下去以后,我悬着的心才踏实下来。

 

看看腕表,距离和苏大生欢爱刚好过去了八个小时!走到楼下的时候,我看到自家客厅的灯亮着,心里一下子“喀噔”起来。

 

不会我前脚刚走,汤金陵后脚就醒了吧?天哪,怎么办?

 

他一定会问我干什么去了!这么早出门,我要怎么解释呢,在楼下又徘徊了一会儿,想好怎么说了以后我才上楼。

 

进家门,汤金陵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脸阴沉,我把钥匙扔到鞋柜上,一边换拖鞋一边问“金陵,这么早就醒了?”汤金陵转头看着我,眼神有点儿复杂“早吗?你比我还早,不是吗?”

 

我刚才醒了,就怎么也睡不着了。最近我零食吃得比较多,有点儿发胖,所以就心血来潮出去跑跑步!

 

我故意抹了一把额头,像是在擦汗,装作气喘吁吁的样子。

 

汤金陵的脸色缓和了很多,语气也轻松起来“哦,是这样啊!”

 

我喝了一杯水,一屁股坐到他旁边,撅起嘴假装不高兴,“不然你以为我去哪儿了?不会以为我去和别的男人幽会了吧?”

 

汤金陵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当然没有了!我就是有点儿担心你。”

 

那方面不能满足我,其实他也挺没有安全感的,刚才的反应完全可以理解,我并没有生他的气。尤其对上他宠溺的目光时,我忍不住心里又是一阵愧疚!

 

吃早饭的时候,汤金陵时不时地瞄我一眼,欲言又止的样子。

 

难道是他发现了什么?我的心一下子又提了起来。

 

看他一直不说,我有点儿着急,干脆直接问“是有什么事吗?你直说就好了!”

 

汤金陵吞吞吐吐了半天才说“以后你离那个曲小丽远一点吧,我是真怕她把你带坏。”

 

我追问他为什么会突然提这个,可他却怎么都不肯说了,弄得我心里很郁闷!

 

上班以后,我赶紧问曲小丽是不是跟汤金陵说过什么,她说什么都没说。

 

这就怪了,以前汤金陵从来不干涉我和朋友的交往,这是怎么回事呢?

 

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赶紧凑到曲小丽身边,低声问“你是不是有我老公的微信?”

 

曲小丽一拍大腿,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对,以前咱们一起吃饭的时候我加过!快天亮的时候发了一条朋友圈,是咱俩在夜店的合照,他好像还评论了,是一个忧伤的表情!”

 

原来是这样!

 

我撒谎说没有出门,结果却是和曲小丽一起跑去夜店玩儿。汤金陵知道以后没有责怪我,只是让我离曲小丽远一点儿,我心里忍不住暖了一下。

 

他对我越好,我就越觉得对不起他。

 

正发呆,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分享给小伙伴们:
舔逼小说百合小说在线污/游泳池里的娇吟律动: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舔逼小说百合小说在线污/游泳池里的娇吟律动相关文章
  • 小雪游泳池被教练猛烈进出:山村性快乐乱

    小雪游泳池被教练猛烈进出:山村性快乐乱

  • 女朋友在泳池被四个人强了:公车上把我内裤拨到侧面

    女朋友在泳池被四个人强了:公车上把我内裤拨到侧面

  • 小东西我还没动就喊疼:游泳池教练手指伸进去

    小东西我还没动就喊疼:游泳池教练手指伸进去

  • 小雪游泳池被教练猛烈进出:瑜伽拜日B好处

    小雪游泳池被教练猛烈进出:瑜伽拜日B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