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改造 调教 开发 敏感_男朋友给我揉高潮了

发布时间:2020-09-02 15:29 浏览:

他只觉得已经很愧疚很对不起亡妻了,那种感觉就像是年轻人每次撸完了都要当圣人懊悔一次似的,懊悔刚才没有压制住冲动。

 

 文学

不过老张的懊悔有点更严重,毕竟他不仅对亡妻有愧疚感,对李琳也有。

 

这是他亡妻的学生,怎么可以吃人家那里,还让人家帮他弄出来,人家李琳也是有丈夫的……

 

心里怀着愧疚,老张将穿好衣服绯红着脸蛋儿起身准备出门的李琳给喊停了。

 

“李琳,那份研究成果如果给你的话,你能不辜负你老师的心血吗?”

 

当老张问起这个的时候,李琳那双裹在高跟鞋里的玉足停下了脚步。

 

她明白老张的意思,是指点那份研究成果的署名权和所有权等其他权利。

 

老张可以不在乎钱,但是却绝对不能不在乎亡妻一辈子的心血跟付出。

 

所以李琳赧然的摇摇头,“对、对不起老师。”

 

话说完,李琳轻咬着下唇,迈步离开了老张的住处。

 

她没有资金投入后续研究,也没有实力将研究成果转化为临床药物。

 

她什么都没有,最大的能力可能也仅是依靠自己从恩师那学的东西,继续深化研究成果,可这并不足以让她为恩师拥有所有应得的权利,毕竟她没有恩师在医学界的地位。

 

在李琳离开后,老张也犯了难,想帮李琳拥有幸福的生活,也想帮亡妻得到应有的权利。

 

可是眼下看来,似乎很困难啊!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有家药品生物科技公司,已经瞄上了他亡妻留下的研究成果……

第二天早上睡醒后,老张就开上车子,前往郊区找他的好友老韩。

 

老韩的情况跟老张差不多,老张膝下无子女是因为亡妻有点问题,老韩倒不是,老韩是儿子跟儿媳出了意外,老伴病逝,如今就他跟孙女两个人生活。

 

同为光棍,所以两个人的来往比较密切,关系较好。

 

来到郊区老韩的平房大院门前后,老张停下车子,下车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老韩,我听说你有个亲戚是干医药生物的,你给我介绍一下吧!”

 

走进大院后,老张扯着嗓子就喊了起来。

 

他今天来意很明确,就是为了让老韩帮忙联系下,看看能否继续研发成果并冠注亡妻的名字。

 

毕竟是亡妻的心血,如果不能继续下去,他觉得将会是种很大的遗憾。

 

只不过在老张扯着嗓子喊完后,并没有得到了老韩的回馈,反倒有个女声回道:“老张,我爷爷不在家,出门办事情去了,你先坐会儿吧,估计也快要回来了。”

 

这声音很甜很清脆,像是鸟儿在歌唱一般。

 

随着老张进入大院,也看到了此刻站在院子角落里正洗头的韩蕊。

 

韩蕊是老韩的孙女,自己父母意外去世后就一直跟老韩生活在一起,如今正在读大一,也是医学院的学生,之前曾多次跟着老韩到老张家去玩过,是个很活泼灵动的丫头。

 

而且用老韩的话说,这丫头没大没小的,也不喊个张爷爷,开口闭口就是老张。

 

不过对于此老张却是不介意,称呼而已,只要不是王八蛋之类的带有恶意,都无所谓。

 

况且漂亮的女孩总是拥有特权的,尤其是像韩蕊这么漂亮的女孩。

 

她的美,她的青春烂漫,就好像阳光一样,每次见面都温润着老张的心田。

 

只是今天老张却没有这种感觉,主要是这时候韩蕊撅腚洗头的姿势,实在太销魂了。

 

白色的蕾丝纱裙下,一双白皙而又修长的玉腿笔挺,因为尽力弯腰低头的缘故,导致翘臀紧紧挺起,将那种丰挺的轮廓撑起。有风起的时候,更是撩动裙摆,隐隐都能看到粉色的小裤。

 

这种旖旎的诱惑,让昨晚刚刚经受了李琳极尽撩弄的老张,心里忍不住的有些躁动。

 

不过他终究也没有做出些什么出格的事情来,毕竟那可是老韩的孙女。

 

赶紧将目光收回后,老张来到了韩蕊的身前,帮她把倒在地上的洗发膏给扶起。

 

“蕊蕊,你爷爷去哪了,他一天到晚不就爱摆弄这点菜园子么?”

 

韩蕊这时候能把满头长发泡在水盆里,边湿润着边对老张回道:“这哪知道,他就跟我说出去下过会儿就回,别的什么都没说。我估摸着……上哪找老太太去了吧?”

 

老张笑着摇摇头,“你这孩子……”

 

老韩对老太太没啥兴趣,以老张几十年的相处,他觉得老韩就只对鼓捣土感兴趣。

 

原本城里有楼不去,非得回郊区住这大院,为的就是院里有土供他栽种东西。

 

跟韩蕊闲聊了几句后,老张就坐在院子躺椅上准备抽支烟。

 

可就在这时候,韩蕊却突然‘哎呀’一声,随即赶紧拿水冲洗眼睛。

 

眼睛里不小心弄上洗发膏的泡沫了,这让韩蕊感觉挺疼的,可她显然忘记了盆里的水也有洗发膏泡沫,所以冲洗的时候让她痛到更厉害了,于是赶紧向老张求救。

 

“老张,我被泡沫弄疼眼睛了,你快打点清水帮我弄弄!”

 

老张掏出烟来都还没来得及点上的,就听到了韩蕊的求救,于是赶紧去打水。

 

只是端着清水来到韩蕊身前时他却愣住了,因为这时候韩蕊已经紧闭着双眼站起身来,湿漉漉的长发上有水珠滴落,打湿了身前的白色T恤。

 

夏天T恤本就薄透,这会儿被打湿了更是紧紧贴在韩蕊胸前。

 

而那种凸起的轮廓已经充分证明,她T恤里面啥也没穿,就这样真空上阵。

 

眼下被打湿的T恤紧贴在身上,甚至隐隐都能看到其内的白皙迷人娇挺。

 

真想上手揉搓一顿啊!

想是这么想,但老张真不好下手,且不说这是老韩的孙女,单就年龄来说也不合适。

 

人家小姑娘才刚19岁,那真是嫩的掐一把都出水的好年纪,自己怎么能祸害人家。

 

所以老张赶紧收敛心思,端着水盆上前,准备撩出清水来给韩蕊冲眼睛。

 

可偏偏就在这时候,韩蕊也不知道怎么的竟然往前走了一步。

 

这一步本没啥大问题,但老张端着水那问题就出来了。

 

被韩蕊把水盆一撞,哗的一下子,倒了半盆水在她胸前。

 

原本只是头发上滴滴答答的水,T恤湿润的还不算严重。

 

现在可倒好,彻底浇了个透,以至于里面不光白皙看得到,就连白皙顶端的粉嫩都看得到。

 

这下子可把老张给刺激坏了,脑子都不转了,那只魔爪全凭本能触碰上了韩蕊的胸前。

 

下一瞬,他就触摸到了那娇嫩迷人的顶端。

 

而这时候的韩蕊正在惊愕哪来的那么多水,都还没回过味儿来呢,胸前感觉就跟触电似的麻了一下子。那一激灵,直让她感觉下面那地方竟然有种说不出的反应来,好想干点什么。

 

随后更是有娇媚的嘤咛声,从她那张猩红的迷人小嘴儿中发出。

 

韩蕊都羞坏了,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想睁开眼睛看看可是眼睛好痛。

 

此时的老张也在碰触到韩蕊胸前的瞬间回过神来,暗骂自己混蛋,怎么可以做出那种事。

 

只是这事做都已经做了,承认是万万不能的。

 

于是老张赶紧说道:“蕊蕊,我刚端着水过来,你干嘛突然往前走一步啊!”

 

韩蕊这才意识到,水是老张端来给她冲眼睛的,自己不小心撞上的。

 

这让她长长松了口气,刚才那撩人的一下子,她还以为是老张对她那样儿呢……

 

意识到整件事情都是刚才自己错误导致的意外后,韩蕊也就不再惦记了。

 

赶紧用盆里剩下的清水,在那冲洗着眼睛。

 

而旁边的老张则暗暗松了口气,还好还好,得亏韩蕊没接触过男人,所以没有感受出来刚才他是用手碰的。同时老张也在心里劝诫着自己,以后绝对不能再做这种事情。

 

当韩蕊冲洗完眼睛后,本想对老张道谢,但是看到自己身前几乎等同于没穿衣服后,顿时大羞不已,红着脸赶紧拿双手捂住,羞到不行不行的。

 

对于此,老张展开了适当的劝慰,“没什么的,我都这么大把年纪了,什么没见过。”

 

“在我眼里,你现在跟三两岁的时候没什么区别,都是小孩子。”

 

老张倒是没见过韩蕊三两岁的时候,但是韩蕊能够明白老张的意思,在老张眼里,她永远都是个孩子。想想倒也有道理,之前爷爷在家时她也是这么穿衣服的,不也没什么吗?

 

想到这些,韩蕊心里的羞意才缓释了许多。

 

不过当然不能再这么透着,所以她赶紧糊弄着冲洗完头发后,就急匆匆的转身往屋子走去。

 

可因为地上刚才倒了水的缘故,韩蕊脚下顿时一滑,整个人都朝着老张扑了过去。

 

老张倒是有心扶她,可根本来不及,于是第一时间就被韩蕊给扑倒在地上。

 

而且特别尴尬的是,韩蕊胸前的其中一蓬娇媚还刚好怼在他身下。

 

那种温热那种饱满,顿时深深刺激到了老张。

 

以至于让他情不自禁的,身体就生出了暴躁的反应。

 

而这种暴躁的反应,直让韩蕊感觉到诧异——

 

“老张,你裤兜里塞着啥呢,好硬,戳的我怪难受的……”

 

老张好尴尬,他怎么跟韩蕊说呢?

 

韩蕊似乎也没想让他回答,自己能做到的事,不求别人,所以她伸出白皙小手摸了过去。

老张当时就急眼了,这哪能摸,这玩意儿就跟电棍是一样的,不能摸,一摸要出事情的!

 

于是老张赶紧对韩蕊说道:“没什么,就是根伸缩棍,你赶紧起来吧,万一你爷爷这会儿回来看到,咱俩这像什么样子,他非得误会不可。”

 

韩蕊这才想起自己趴在老张身上,似乎确实不太合适,于是赶紧起身,并且伸手把老张给拉起来,“老张,对不起啊,你没事吧?”

 

老张摆摆手,这能有什么事情,有也只是下半身的事。

 

与此同时,韩蕊也注意到了老张的身下,伸缩棍怎么还撅着呢?

 

微愣过后回过神来,韩蕊俏脸通红通红的,几乎要滴出血来。

 

她是没跟男人接触过那方面的事情,可她还没上过初中生物课吗?

 

男男女女的生理结构,她在生物课上都学过的。

 

况且如今她还是医学院的学生,身体构造更是基础课程,她怎么可能不清楚。

 

所以回过味来知道什么是收缩棍的她,赶紧羞涩的跑回了屋内。

 

刚才竟然用胸前把老张的那给怼上了,自己腆着脸问什么东西戳的难受不说,还要摸摸。

 

想起这些来,韩蕊就觉得自己羞到要死要活的,实在没脸见人了。

 

而院子里,老张也很是尴尬,这次自己可真不是故意的,是韩蕊自己拿胸前怼上来的。

 

那么宝贝儿的东西,又怼在了身上那么敏感的地方,他没反应怎么可能。

 

只是见到刚才韩蕊羞涩的样子,他也知道韩蕊已经发现了事情的真相,所以很尴尬。

 

可又怕引起韩蕊误会,于是老张思虑再三,最终来到窗口前说道:“蕊蕊,我不是故意的。”

 

“你也知道,你张奶奶已经去世三个多月了,我根本没有接触过别的女人。”

 

“而你又那么年轻,碰到我的位置又那么敏感,所以我那儿就不受控制的起来了。”

 

“但是你相信我,我真不是有意的……”

 

老张在窗外做起了解释,怕韩蕊会误会这件事情。

 

但韩蕊显然并没有误会老张,这点从她随后的开口就听出来了。

 

“老张,没事的,这事不怪你,是我自己脚滑把你给扑倒的。”

 

“而且我是学医的,我知道有些事情只是身体本能而已,我不怪你。”

 

听到韩蕊这么说,老张心里就松快了许多,别闹起误会就好,免得背个老流氓的骂名。

 

可紧随其后的,韩蕊的声音就再度从房间内传出。

 

“但是今天的事情你不许告诉任何人,对谁也不许说,包括我爷爷。”

 

能够理解,毕竟是那么羞人的事情,谁愿意把这种事告诉别人。

 

于是老张连口答应,保证不会把这事给说出去的。

 

重新坐回躺椅上,老张点燃了那支烟,深深抽了一口。

 

还好,误会总算是解除了,这事也就算是过去了,以后可不能再跟韩蕊起旖旎。

 

毕竟韩蕊是老韩的孙女,也是个19岁的小姑娘,可不能再那样儿了。

 

老张心里惦记着这事,但韩蕊心里却惦记着另外一件事情。

 

临放假前老师布置了一份作业,说是做一份关于男性那方面的专业调查。

 

鬼知道老师为什么会布置这样的作业,这让韩蕊当时觉得很难堪,连个男朋友都没有的她怎么去调查,难道开口问爷爷?这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一直憋在心里都是个愁。

 

不过刚刚接触完老张后,她觉得这个问题不再是问题了。

 

老张跟自己熟悉,两人刚才又那样旖旎的接触了一次,虽然问起来好像也会羞羞的,但是总比问爷爷或者去大街上随便抓个男人强吧?

 

于是下一刻,换完衣服的韩蕊就从屋子里出来了。

 

深吸口气后,她很是认真的对老张说道:“老张,你配合下,我们一起研究性可以吗?

“研究啥?!”

 

老张当时吓的烟都差点掉了,他甚至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

 

但看韩蕊那张精致脸蛋儿上的羞赧就知道,他没幻听,韩蕊真要跟他研究‘性’。

 

望着满面绯红赧然的韩蕊,老张都有些急眼了,这玩意儿咋研究啊?

 

这些年除了做,他还真不知道有别的研究方式。

 

随后韩蕊就在羞赧中做出了解释,表示是医学院老师的作业,她也没人问……

 

听到韩蕊的解释后,老张这才了解,原来韩蕊不是要跟他做那个啊!

 

也不说好心中是轻松还是失落了,老张问道:“那你说吧,怎么研究?”

 

韩蕊掏出了手机,看了看手机照片上老师留下的调查方向后,她红着脸问起了老张,“那个,你平时跟女人做那个的时候,一次能做多久?”

 

问完这个问题,韩蕊就捂住俏脸,直感觉手都被烫到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