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打电话边被cao:被两个黑人玩得站不起来了

发布时间:2020-08-28 17:49 浏览:

大嘴没回答,走过去一看,大嘴还保持着看监控的姿势,但人早就睡着了,嘴张着大大的,口水正顺着嘴角流下来,叫了两声,也没醒过来,睡的很香,还不打呼噜,这个情况,就是把他搬走卖了可能都醒不过来。张伟雄有点羡慕大嘴,没有烦恼,能吃能睡,日子过的简单而快乐。

 文学

 

 文学

 

“好好睡吧。”张伟雄搬了张椅子坐到了监控前。

 

 

凌晨三点五十五分,大嘴自己醒了过来。张伟雄笑着问道:“怎么醒了呀?”

 

 

大嘴低着头不好意思笑了笑没说话,五分钟后,换班的保安走进了监控室。

 

 

“厉害!”张伟雄竖起了大拇指。

 

 

“你笑话我。”两人有说有笑的回到了宿舍,张伟雄有点疲倦,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张伟雄被手机的铃声吵醒了,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向窗外一看,太阳已经快到天空正中央了。这一觉睡的可够长的。手机铃声一直在响,他猛然想起这是他的手机,拿出来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

 

 

“坏蛋,还不过来做饭,我都要饿死了。”听到手机中传来娇嗔声,他就知道是谁了。

 

 

“昨晚夜班,刚睡醒,马上就来。”张伟雄一翻身从床上跳了下来。

“快一点!”对方挂了电话。张伟雄收好电话,心中有些奇怪,苏雪君是怎么知道他的手机号的,好像并没有告诉过她。想到她楚楚可怜的样子,一路狂奔到了湖边别墅。

 

 

“怎么才来!”苏雪君坐在沙发上,一副很委屈的样子,说话都带着哭腔。她穿着一件红色吊带睡衣,雪白的小香肩露在外面,两根细细的小吊带挂在肩膀上。除此之外,再无他物。张伟雄立刻意识到一个问题,苏雪君极有可能只穿了一件睡衣,在那件薄薄的算不上衣服的睡衣下面,是一具充满了女性诱惑力的躯体。张伟雄又是一阵心猿意马。

 

 

“你是要饿死我么?”苏雪君看张伟雄没有动作,又是一阵娇嗔。

 

 

“稍等片刻,一会儿就好。”张伟雄一阵风似的冲进了厨房。打开冰箱,细心挑选着食材,他要做一顿美味可口的大餐。

 

 

“小傻瓜!”苏雪君走到厨房门口笑骂道。

 

 

“你的脚没事了?”

 

 

“本来就不严重。”苏雪君的脸一直红到了耳根下。“其实,人家只想让你来照顾我,看到你,我就觉得心里暖暖的。”

 

 

张伟雄呆住了,这算是表白么,他该怎么办?

 

 

“我可以在这看你么?”

 

 

“可以,当然可以,这是你家。”张伟雄艰难吞咽了一下并不存在的口水。苏雪君娇羞的样子更具有诱惑力。那是一副欲拒还休的样子,弄的人心里痒痒的。

 

 

张伟雄深吸一口气,努力稳定心神,把挑出的食材放到池子里,开始洗菜。苏雪君就在一边,睁着大眼睛看着张伟雄的一举一动。张伟雄背对着苏雪君,但是他似乎能感受到苏雪君的目光在他身上移动,那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

 

 

菜很快就洗好了,张伟雄打开天然气,准备炒菜。“你出去吧,会有点呛的。”

 

 

“就不!”苏雪君不仅没有离开,反而走到了张伟雄身后,用双手紧紧的抱住了张伟雄的腰,火热的躯体紧贴着张伟雄的后背。霎那间,张伟雄大脑一片空白,他能感受到苏雪君身体那诱人的曲线,那件小吊带睡衣似乎不存在了。苏雪君不着一物的躯体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苏雪君在张伟雄耳边轻声说道:“怎么样?喜欢吗?”说完之后,小嘴轻轻一张,对着张伟雄的耳朵吹出了一股气。

 

 

张伟雄只觉一股热流进入了他的耳中,一股电流顺着脊椎直达大脑,头皮一阵阵的发麻,全身不可控制的轻轻颤抖起来。

 

 

“呵呵!”苏雪君笑了,她感受到张伟雄身体兴奋的反应,她分辨的出来,这是一种本能的反应,人装是装不出来的。她对张伟雄反应很满意,这是对她的一种赞美,无声的赞美。她压抑太久了,久到已经快要忘记这其中的乐趣了,是张伟雄又让她找到了这种感觉,并且他的反应似乎更加敏感。

 

 

“快点炒菜哦,我真的饿了。”嘴上虽然是这么说,可苏雪君的表现一点也不像是想要快点吃饭的样子。她伸出小小的舌头,轻轻舔着张伟雄的脖子。张伟雄头皮一阵阵的发麻,手中的铲子都有点拿不住了。他又不想阻止苏雪君,他喜欢这种感觉。

 

 

“快一点哦。”苏雪君用嘴唇轻轻含住了张伟雄的耳垂,舌尖摩擦着耳垂上的嫩肉,张伟雄忍不住差点就要哼出声来。苏雪君对张伟雄压制身体的反应很不满,加大了挑逗的力度,他就是要听张伟雄的身体。她左右扭动着身体,她胸前那傲人的突起,摩擦着张伟雄,他甚至感觉到有两点正在逐渐变硬。本能的反应终于冲破了理智的防线,张伟雄呻吟了一声。

 

 

苏雪君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但是丝毫没有要放过张伟雄的意思,身体反而贴的更紧了,张伟雄感觉到苏雪君身体的身体的温度在不断的上升,火热的躯体让他产生了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渴望,配合着苏雪君的动作。张伟雄开始感受到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颤栗,似乎全身上下每个一细胞都兴奋的颤抖,这才是到一个男人真正的快乐。

 

 

本能驱使着张伟雄想要更进一步,可苏雪君似乎并没有更进一步的意思,在张伟雄即将达到顶点时,苏雪君停了下来。娇笑道:“好好炒菜吧,我在外面等你。”说完笑着走出了厨房。

 

 

空气中还弥漫着苏雪君身上淡淡的香味,张伟雄贪婪的深深吸了一口,心情郁闷到了极点,就像是被一盆冰水从头浇下。可他又不能怎么样,努力调整心情,带着忐忑的心情炒了三个菜。等着米饭好了,一起端了出去。

“真香!”苏雪君坐在餐桌前拿着筷子,她是真的饿了。

 

 

张伟雄刚把菜摆好,苏雪君急不可耐的夹起一筷子放入嘴中。

 

 

“才炒好的,烫!”可已经晚了,苏雪君嚼了几口,脸上绽放出迷人的笑容,“真好吃!”

 

 

“你要喜欢吃,我天天来给你做。”

 

 

“好啊!”苏雪君痛快的答应了。张伟雄更开心,这代表着以后可以经常出现在这里了,他不奢求什么,可以见到她就很开心了。

 

 

“吃的好饱。”苏雪君好真是没说假话,她是真的饿极了,张伟雄看着一桌子菜都被她吃光了。她打着饱嗝站起来,身材却看不出变化,难道女人的胃都是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通道?张伟雄端着盘子刚进厨房,又被苏雪君拖了出来。

 

 

“别洗了,我困了,我要你陪我睡觉!”苏雪君可能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说完了她微微撅着小嘴,样子就像是在撒娇。

 

 

“睡觉?”张伟雄涨红了脸,又吞咽可一口并不存在的口水。

 

 

“只是睡觉,你可别多想。”苏雪君也羞红了脸,低下了头。

 

 

天地良心,张伟雄可真没多想,他真想的只是睡觉而已。

 

 

“走吧。”苏雪君拉着张伟雄的手,慢慢的向楼上走出。张伟雄攥着苏雪君的手,她的手柔若无骨,慢慢的挪动手指,感受到苏雪君的皮肤如丝绸般滑嫩。苏雪君感觉到张伟雄的动作,只是轻轻的触摸,就有让她的心跳加速。这让她想起了前夫,前夫也很喜欢她的手,他们谈恋爱的时候,他总是握着她的手,一刻也不肯放开。

 

 

“想什么呢?”张伟雄发现她走神了。

 

 

“没什么。”苏雪君摇摇头,将前夫从脑海中摇出去。再甜美也是过去,她要向前看。美好的未来在等着她。

 

 

“我就不进去了。”在苏雪君卧室的门口,张伟雄又退缩了。

 

 

苏雪君也不回答,双手放在张伟雄胸前,用力一推,张伟雄被推进了房间,苏雪君一直将他推到了床上。苏雪君顺势骑到了他的身上,这个姿势让她的心中充满了一种征服的快感。苏雪君俯下身子,伸出双手,将张伟雄的双手按住。张伟雄一抬起头,正好看到吊带睡衣的领口,大半个雪白酥胸尽收眼底。

 

 

“别动。”苏雪君轻声说道。

 

 

张伟雄乖乖的不动了,这是第一次被女人骑在身上,之前也有人这么干过,不过都死了。苏雪君看着张伟雄,两人四目相接,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绵绵无尽的情谊。两人对视了有五六分钟,苏雪君的眼睛里蒙上了一层雾气,慢慢的俯下身,小嘴吻上了张伟雄的唇。张伟雄有种触电的感觉,热烈的回应着,贪婪的吻着苏雪君的唇。

 

 

这一吻吻了许久,足足有十几分钟,苏雪君才抬起了头,张伟雄伸出舌头,舔舔嘴唇,还留有苏雪君的味道。

 

 

“睡觉吧!”苏雪君露出一个顽皮的笑容,翻身倒在了床上。她第二次挑起了张伟雄的欲望而置之不理。

 

 

张伟雄犹豫了许久,从嘴中吐出四个字,“好吧,睡觉。”

 

 

苏雪君背对着张伟雄,脸上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但是没有笑出声来。

 

 

张伟雄轻轻的躺在苏雪君的身边,他根本就睡不着,看着苏雪君身体优美的曲线,还有那露在外面雪白的小腿和和细长的胳膊。这么活色生香的一个大美人躺在身边,只要是个男人就睡不着,更何况张伟雄还是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

 

 

苏雪君闭着眼睛,但是也没有睡着,床并不大,虽然两人是侧身躺着,但是两人之间的距离并不大。她能听到张伟雄粗重的呼吸声,能感受到他灼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身体上。什么都没做,但是她能感觉到心跳在不断加速。

 

 

犹豫了许久,张伟雄慢慢的挪动身体,向苏雪君靠近了一点。看着苏雪君没有反应,张伟雄的胆子大了一点,又靠近了一点,一连挪动了四五次,只差一点点,两人的身体就要贴在一起,张伟雄不敢动了。

 

 

房间里极其安静,张伟雄听到自己的心跳的砰砰作响,就算是在战场上,在生死关头,心脏都没有跳的这么剧烈。他深吸了一口气,才鼓足了勇气,抬起手,放在了苏雪君的腰上。在那一瞬间,他听到苏雪君口中发出呜的一声,贴在他腰肌的手掌感受到苏雪君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

 

 

张伟雄明白了,苏雪君也没睡着,她是在等他。张伟雄猛的扑了上去,将苏雪君压在了身下。

 

 

“不要!”苏雪君忽然一翻身,张伟雄身体不稳,嘭的一下摔到了床下。等他挣扎着站起来一看,床上的女人已经换成了天真无邪的霍小小,正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他。

 

 

“啊!”一阵剧痛,张伟雄睁开了眼睛,首先看到的是一张大嘴。

 

 

“我这是在哪?”

“宿舍啊,不然还能在哪?”大嘴将张伟雄扶起来。“怎么还从床上掉下来了,没事吧。”

 

 

原来都是自己的一场梦!苏雪君就没给过他电话号码,张伟雄心里空落落的,梦中的一幕幕浮现在眼前,梦境与现实交织在一起,他第一次产生了迷茫的感觉。一切发展的太快又太过突然了,张伟雄自己都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了。躺在床上也睡不着了,欲望还在身体中燃烧,他急需要降降温,大步向门口走去。

 

 

“干嘛去?”大嘴问道。

 

 

“睡不着了,出去散散步。”

 

 

“我再睡会,午饭的时候叫我啊。”

 

 

“没问题。”出了宿舍,张伟雄先是去了湖边别墅。苏雪君卧室的窗帘还拉着,看样子还没起床。他一转身,看到了碧绿的清微湖。心中有了主意,转身直奔清微湖而去。

 

 

张伟雄走到湖边,将手伸入湖水中,冰冷的湖水让他精神一阵。要的就是这种感觉,张伟雄找了一个僻静的角落,看四下无人,几下脱掉外衣,一头扎入水中,冰冷的湖水令人精神一震,脑海中那些令人血脉喷张的画面一同随之消失了。张伟雄摆动双臂,在水中畅快的游了起来。湖并不是很大,花了不到半个小时,就绕湖游了一圈。心情舒畅了很多,他索性又游了一圈。

 

 

好久没运动了,从湖水跳上岸之后,古铜色的皮肤上布满了晶莹的水滴,整个人就像是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雕像。太阳晒的人暖洋洋的,他躲在树丛之中,等到身上的水滴都干掉,一回头,发现他的衣服和鞋都不见了。

 

 

“我擦,这是什么情况。”张伟雄光溜溜的,身上只穿了一件勉强可以遮羞的小裤衩。他可不想被人当做是变态。他确定刚才上岸的时候衣服还在,也就是说,偷走他衣服的人还没走多远。不远处有一颗树,张伟雄抱着树干,几下就爬到了树顶,居高临下,很快就发现了目标,在不远的一处草丛中有人影晃动。

 

 

“小子,我看你往哪跑!让老子抓住非揍死你。”张伟雄从树上跳下来,弯着腰树丛中穿行,速度是一点也不慢。等靠近了目标,张伟雄放慢了速度,躲在一棵树后耐心的等待。几分钟后,有人耐不住了,慢慢的从树丛中伸出头来观察。张伟雄一看,拿他衣服的不是别人,正是苏雪君。

 

 

“咦,人呢。”看不到张伟雄,苏雪君疑惑的树丛中站起来,怀里抱着张伟雄的衣服,手拎着张伟雄的鞋。苏雪君上身穿着一件白色T恤,下身穿着一件牛仔短裤。只是换了衣服,给人一种青春飞扬的感觉。

 

 

看我怎么收拾你!张伟雄脑中想着该怎么报仇。

 

 

苏雪君找不到张伟雄,以为张伟雄又回到了湖里,一蹦一蹦的向湖边走去。

 

 

“小贼,哪里逃!”张伟雄突然站起来,向苏雪君扑了过去。

 

 

“啊!”苏雪君吓了一跳,定睛一看,扑过来的是张伟雄,转身就一蹦一蹦的就要逃。随着她的动作,胸部也是上下波动,张伟雄故意不追上去,欣赏着她的动作。张伟雄对自己的速度充满了信心,看着苏雪君跑出十几米的距离,张伟雄才追了上去。

 

 

苏雪君扭头一看,眨眼间张伟雄就到了眼前,灵机一动,她就想到了应对之策,转身向大路蹦去。路边没有树丛,只有十几厘米高的榆树墙,根本没有可以遮盖之物。张伟雄看出了苏雪君的意图,脚下加速,要在苏雪君逃出之前,抢回自己的衣服。

 

 

眼看着苏雪君就要落入张伟雄的手中,突然出现了两名不速之客,是巡逻的保安。张伟雄可不想被同事看到他这个样子,一转身,藏到了一片树丛后面。苏雪君也看到了保安,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慢慢蹦到了大路边,坐在椅子上,将张伟雄的衣服和鞋子藏到了身后。

 

 

“苏姐好。”保安向苏雪君打招呼。

 

 

“好。”苏雪君点点头,眼睛一转,心中又有了主意。她对保安说道:“你们去湖边么?刚才我看到那边有个人鬼鬼祟祟的人,好像是小偷。”

 

 

“我们现在就去。”两个保安奔湖边而去。

张伟雄就躲在不远的地方,对话听的是一清二楚,这下好了,湖边也是去不了了。从树丛中探出头,苏雪君正往这边看来,脸上是得意的笑容。看到张伟雄在看她,苏雪君得意的伸出手指,冲着张伟雄勾勾手指,同时还抛了一个媚眼。那意思是,有本事你来啊。

 

 

你等着!张伟雄恨得是咬牙切齿,大脑高速运转,对身处的环境做出判断。湖边有保安巡逻,肯定是回不去了。要是冲去过抢回衣服,要冒很大的风险。他与苏雪君之间的距离有十米左右,这点距离对他来说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关键是苏雪君坐的位置靠近大路,随时可能会有人过来,而在这段距离之内再无遮挡之物。要不要冒险把衣服抢回来,这是一个问题!

 

 

在张伟雄犹豫不绝的时候,苏雪君决定再添一把火。“你不出来么?再不拿你的衣服我就走了。”

 

 

“你敢!”树丛后的张伟雄急了。

 

 

“天底下就没有我不敢的事。”苏雪君站起来拿着衣服就要走,威胁显然对她没有用。

 

 

“别走,我错了。”

 

 

“这才乖。”张伟雄窘迫的样子让她很开心。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她越来越喜欢挑逗张伟雄的感觉了。

 

 

“怎么样才能让你把衣服还给我?”

 

 

“我该开出什么条件呢?”苏雪君认真的想了几分钟,说道:“叫三声好姐姐吧,我就把衣服还给你。”这是她昨天刚从电视上看到帅哥调戏小美女的桥段。

 

 

“好姐姐。”

 

 

“大声点,我听不到。”

 

 

“好姐姐,好姐姐,好姐姐。”张伟雄张大嗓门,一连喊了三声。

 

 

“哎,好弟弟真乖!”苏雪君心满意足,将衣服和鞋子抛了出去,张伟雄从树丛中蹿出来,像只敏捷的猎豹,一跃而起,借住了衣服和鞋子,转身回到树丛中后。二分钟后,穿戴整齐的张伟雄从树丛后走出来。

 

 

“这么快就穿好了。”

 

 

“还行吧。”张伟雄想要报仇,各种念头在脑海中转了一圈。

 

 

苏雪君猜到他心中再想些什么。调侃道:“小心眼的家伙,是在想怎么报仇么?”

 

 

张伟雄哼了一声,问道:“你怎么来了?今天不上班?”

 

 

“今天在家休息。看到你鬼鬼祟祟的从我家门前过,我就悄悄的跟上来了,想不到你是暴露狂,喜欢裸泳。”

 

 

“胡说,我穿着呢。”张伟雄涨红了脸,还在皮肤黑,不仔细看不出来。

 

 

“穿着什么啊?”苏雪君继续追问。

 

 

“老子穿着内裤。”张伟雄猛的明白过来,他被调戏了。

 

 

“哈哈哈……”苏雪君笑出声来,她好久没有这样开怀大笑了。

 

 

张伟雄觉得很没有面子,拿出手机一看,时间已经快一点多了,早已过了食堂开饭的时间。“我还有事,先走了。”刚跑了几步,听到身后苏雪君说道:“我也想游,晚上来找我!”说完羞红了脸。

 

 

“哦!”张伟雄心中一阵窃喜,稍一停留,继续向宿舍跑去。

 

 

一推开宿舍门,张伟雄大声喊道:“大嘴,起床吃饭啦。”

 

 

“早就吃完了,你的在桌上呢。”张伟雄一看桌子上摆着两份菜和一大碗米饭。

 

 

“谢啦!”刚才一系列的运动,他好真有点饿了,风卷残云一般,没用几分钟就将饭菜一扫而光。

 

 

大嘴瞪大了眼睛,“你这吃的也太快了吧。”

 

 

“习惯了。”张伟雄咽下了口中最后一口饭,大嘴看了一眼表,从坐下开吃到结束,也就五分钟的时间。“你跟队长肯定有共同语言,他吃的很快。他说当过兵的吃的都很快。你也当过兵?”

 

 

“算是吧。”张伟雄不太想提起他的过去。“今天还有什么工作?”

 

 

“今天工作很简单,下午巡逻,转一圈就没事了。”

 

 

老天开眼,张伟雄还担心今晚会有工作,不能去陪苏雪君游泳。想到苏雪君身上成熟女性的魅力,还有那性感诱人的身体,嘴里的口水顺着嘴角都流下来了。

 

 

大嘴看到了张伟雄嘴里流出的口水。“哎呀,这是没吃饱么?我再去食堂给你拿俩馒头去。”

 

 

“不用了,我吃饱了。”张伟雄快速的擦掉口水,脑子里不再去想和苏雪君有关的事情。他已经注意到了,只要和苏雪君有关,他的控制力就会减弱。这似乎不是一个好现象。

 

 

吃过午饭之后,在宿舍里休息了一会儿。两人就去楼下换上制服,拿着橡胶警棍和步话机出去巡逻了。

现在这个月份,天气还不是很热,巡逻还是一件很舒服的工作,等到进入了六七月份,气温升到三十五度,那时候巡逻,就是一种痛苦了。不过那是几个月之后的事情了,现在两人只是有点无聊而已。

 

 

“大嘴,你在这里干保安多久了?”张伟雄无聊的挥舞着手中的橡胶警棍。

 

 

“有一年多了,怎么了?”

 

 

“这一年多里就没发生过什么紧急情况?”

 

 

“没有。”大嘴回答的很干脆。

 

 

张伟雄已经可以遇见他未来的保安生涯了,每天巡逻、站岗、看监控,到了饭点去食堂吃饭,没事就在宿舍睡觉,之前的工作让他的生活中充满了刺激,有些不太适应太过平淡的生活。这样的工作他不知能坚持多久。此时的张伟雄绝不会想到保安这份工作并没有他想的这么平淡,几年之后,他才发觉,保安也不好干啊。

 

 

“想什么呢?”大嘴问道。

 

 

步话机突然传出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谈话。“所有保安请注意,所有保安请注意,‘猴子’又出现了,这次一定要抓住他。”

 

 

“猴子是谁?”张伟雄问道。

 

 

“是总在这附近活动的惯偷,特别的能跑,进入小区好几次了,虽然没让他偷走东西,但我们也没能抓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