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穿内裤被同桌摸了一天_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

发布时间:2020-08-28 16:15 浏览:

周月茹是一个跳舞的粉红网袜女郎,热辣奔放,在学校就是衣服为人师表,高高在上的模样。”

 

“真没想到,原来周月茹还有这么一面啊。”

 

我突然升起了一种,想要将她放倒,,仔细研究和征服她的冲动。

 

周月茹边说边走,她总有意无意的撇向我这边。

 

那担忧惊恐的模样,就好像我是一颗不定时的炸弹,随时会爆开一样。

 

 文学

“好了,今天话就到这,我的联系方式都在黑板上了,有事你们就打电话吧。”周月茹匆匆离开,走到门口,突然转身说道:“大明,你下课了到我办公室一趟。”

 

“好。”我得意的笑着。

 

 

 

周月茹一离开,我身边的男同学立马就围在了一起,他们无一都露出了色眯眯的眼睛。

 

“班导好漂亮,身材比例是我见过最完美的,我忍不住想要去试试怎么样…”

 

“那穿黑丝的大腿才更诱人好不好,这身材模样,我绝对能玩一年。”

 

“你们知道什么,班导真正完美的是臀部,紧绷有弹性。”

 

“…”

 

我听着他们的话,心中又生气,又骄傲。

 

生气的是,周月茹是我的人,男同学这样当着我的面谈论她,想要她,而我又不能制止他们。

 

骄傲的是,周月茹是我的人,而且常常主动夜袭我。

 

他们享受不到的,只能幻想的,我都能得到。而且,早就已经不止一次了。

 

听着他们的谈论,我脑海里不断出现周月茹白皙的身躯,隐隐有股邪火上窜。

 

想起周月茹离开时让我去一趟她办公室的话,就隐隐期待起来。

 

会不会在办公室里面,跟她发生点什么?

 

下课后,我的脚步变得有些急切起来,我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周月茹身穿衬衫,带着黑框眼镜,拿着教尺,还要荡漾的模样。

 

光是想想就让我的有些热血沸腾。

 

可当我手掌刚伸出去,要扭转的门把的时候,却传来了一声周月茹抗拒的娇喝:“主人,你别这样。”

 

“主人?”我听到这里顿时楞住了。

 

周月茹在学校有主人?这是怎么回事?

 

我脑海里一道惊雷闪过,怒火汹涌了起来。

 

这段日子以来,周月茹早就被我看成了我的人,可我居然不知道她在学校有个主人。

 

我悄悄躲在办公室外的窗外向里面张望。

 

只见周月茹穿着洁白的紧身衬衫,领口处,呼之欲出。

 

她此时背靠墙面,举起双手虚掩在胸前,精致的脸上有了一丝惊惧:“主任,现在已经下课了,会被学生看到的。”

 

在周月茹面前,是一个地中海锃亮的矮胖男人,他四十多岁,身高只到周月茹的肩膀,大肚腩,小眼睛。

 

此时正露出的垂涎的神色,死死盯着周月茹那里。

 

“月茹,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已经喜欢上你了。”主任一步一步向前逼迫,周月茹移动着被逼近了角落,神色为难道:“主任,你是有老婆的人,我们不能这样。”

 

“你也是喜欢我的对吧,月茹,自从见到你以后,我每天晚上都梦见你,梦见你在我的梦里,跟我一起做那事…”

<p 他说着居然向着自己那处伸了进去,拿起来闻了闻:“你不知道,我家里那个黄脸婆,长得实在太丑了。”< p="">

  “她哪里有你漂亮,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的魂就被你勾走了。”

“我要和你做那事,你就给我吧。”主任说着居然伸出刚才伸向他那里的手,要伸向周月茹的饱满柔软

  周月茹厌恶看着那只手小脸煞白,一时间根本难以躲开。

 

既然误会解除了,那么也就该我出场了,于是我大喊一声:“周老师,我来了,你在哪里?”

 

办公室内的主任明显吓了一跳,缩回了手坐回了自己位置上。

 

看到这一幕,我轻蔑的笑了笑,推开办公室门走了进去。

她走过来,将我放在了沙发上。

 

要说起来,这个房子里面,我跟周月茹的战场,除了姐姐的房间,其余都燃烧过战火。

 

而这沙发,也是最经常的地方,最刺激的地方。

 

我也最喜欢。

 

周月茹不断舔着红唇,像一条饿狼一样扑了上来。

 

我想起了白天那肃然正词的女老师,心中有了异样的冲动。

 

我不要再这么见不得人了,我要光明正大的征服她!

 

突然,我一手抓住了周月茹的手,一下子将她摔在了沙发上。

 

“你…”她满脸惊愕,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直愣愣的看着我。

 

我邪魅的笑了一下:“周老师。”

 

“你怎么是醒的!”周月茹惊呼出声,想要转身离开,却被我一把抓住,死活挣脱不了。

 

“周老师,别想走。”

 

我一挺腰,周月茹“哼”了一声,浑身顿时软了下来。

 

逐渐的,她不再想说话,开始闭上眼睛享受。

 

我并不打算轻易放过周月茹,我决定一次就要将她征服,否则以后很难再得到她。

 

  ……

 

周月茹浑身软绵绵的趴在沙发上,享受着余韵,伸手在我身上画着圈圈。

 

  “等我将来怀孕了,咱们就断了这种关系。”难得的,她一本正经的和我说。

 

  “你舍得我吗?”我满不在乎的调笑道。

 

  “不舍得,那也没办法。”她往我怀里拱了拱。

 

  我低头看着她:“到时候我是孩子的爸爸,总要去看自己的孩子。”

 

  “看孩子没关系,不过更进一步的就算了。”

 

  见她说得认真,我也只好无奈的答应了下来。

 

我抱着她躺在沙发上温存,比饭后一根烟还要来的更舒服一些。

 

我迷迷糊糊的享受着,一阵疲惫困倦涌了上来,感觉眼皮子有点重。可周月茹却精神饱满,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正是应了那句“只有耕不坏的地,没有累不死的牛。”

 

在这方面跟周月茹相比,我甘拜下风。

 

原本以为周月茹折腾一会儿就会睡觉,没想到她突然恍然大悟一样,猛的拍了一下大腿:“对了,今晚是美剧粉红都市的大陆首播。”

 

她急匆匆的爬起来。

 

白花花的躯体在我眼前直晃悠。

 

周月茹捧来笔记本电脑,靠在我肩膀上,点开视频,然后…

 

她看见了一片雪白在视频上晃来晃去,一阵阵奇怪的声音传了出来。

 

雪白很快不见,当我意识到什么的时候,姐姐的那张脸已经出现在视频中…

 

这是一段姐姐跟他男朋友聊情的视频。

 

周月茹似乎发现了新大陆,语气夸张道:“好啊,原来你一直偷看你姐姐…”

 

我嘿嘿一笑,环抱住她。

 

“偷看也没有实战来的舒服啊。”我朝她的耳边吹了口气,她耳根立马就红了起来。

 

一会儿过后,周月茹舔着红唇,发出轻微的哼声。

 

熟悉周月茹身体的我立马知道,她这是又心动了。

 

我指着视频姐姐中那一个大玩具问道:“你想要这个吗?”

 

  周月茹眼中的火焰都能射出火来了。

 

她重重的点了点头。

 

 

 

第二天一早,周月茹精神饱满,脸色红润有光泽,她伏身亲吻着我。

 

用极其勾魂的方式将我叫醒。

 

把我伺候的不上不下之后,她媚笑离开:“我今天可是第二天当你们班导,不准迟到。”

 

我重重哼了一声:“周老师,来日方长。”

 

吃早餐的时候,周月茹好奇的问起了我和姐姐的关系

 

她不相信我跟姐姐的关系普通,原因居然是姐姐这段时间时常跟她讨论起我。

 

甚至就连她的每次感受,姐姐都要详细问一遍。

 

按照周月茹的判断,姐姐对我十分的感兴趣。

 

说不定她也想试试我的长短。

 

她这一段说的我心中蠢蠢欲动。

 

周月茹看出了我的心思,居然主动的想要帮我:“大明,你要是能把你姐姐征服了,那么我到时候跟你姐姐一起!”

 

“真的。”我大感惊喜。

 

她调笑似的娇笑道:“当然是真的了。”

 

我的内心顿时燃烧起熊熊战火,对征服姐姐,更增了几分期待。

 

 

自从前几日周月茹跟我谈论过“姐姐”这个话题之后,这几天来,我终于等到了机会。

 

傍晚时分,周月茹要留校布置新生舞会现场,而我匆匆忙忙赶回家。

 

刚推开门,就闻到了馥郁的薰衣草香味,里面还混杂着一丝酒味。

 

我走到沙发一看。

 

姐姐穿着深V红粉晚礼裙,倾倒在沙发上,瞬间就将我的魂魄勾走。

 

“姐姐,姐姐…”我情不自禁的呼唤她。

 

姐姐脸色酡红,微微张开了眼睛,露出醉意:“大明啊,你…回来了啊。”

 

她说着直起腰,双手环抱住我的脖颈,呼吸十分炙热。

 

“你带姐姐…带姐姐去洗澡…”她说着像只小猫一样,蹭了两下我的脖颈。

 

我的手在姐姐柔滑纤细的背上,缓缓摩擦应道:“好。”

 

然后我将姐姐公主抱了起来。

 

姐姐脸贴着我的脸颊,左右摩擦,咯咯笑着说:“痒,好痒…”

 

我一路走得心猿意马,等到了浴室后,我立马将姐姐放下来。

 

她的身材高挑,曲线完美穿上红粉色晚礼裙,就像一只娇俏的火烈鸟,优雅恬静。

 

此时醉酒之后,更显露出一丝娇憨。

 

我第一次见到姐姐这副模样,看的我心中突突直跳。

 

“大明你也洗…”姐姐伸手来解我的衣服,我却火热的看着她。

 

“姐姐,我想要。”

 

姐姐眼中露出了挣扎,紧咬着红唇,歉意的看着我:“大明…我不能,不能背叛王鹏。”

 

“他…要回来了。”

 

王鹏又是王鹏…这个姐姐男朋友,为什么老是成为我们之间的阻碍。

 

我心中怒火熊熊,但看见姐姐那满是歉意的脸庞,心顿时化了,轻轻啄了她一口:“姐姐,没事。我能理解。”

 

姐姐略有些惊讶的看了我一眼,似乎有点不可置信,但似乎是被感动到了,脸上变的柔和抚媚。

 

她蹲了下去,妩媚一笑。

 

“就让姐姐,用这个补偿你吧。”

 

  洗完之后,我和姐姐再一次恢复到了之前的关系。

 

  我想在进一步,可是姐姐怎么也不同意。

 

气得我不行。

晚上周月茹一回来她就悄悄地摸进了我房间,扯起被子钻了进来,我一把将她搂到怀里。

 

周月茹很好奇,问我今天晚上我是不是将姐姐已经拿下了。

 

等我将发生的事情跟她一说。她立马用一种重新认识我的目光打量着我,露出了不可思议。

 

似乎是没想到我会这么体贴。

 

等见到我似乎有点不高兴,温柔说道:“这不是还有我嘛。”

 

可能周月茹见到我的兴致依然不高,突然对我说:“大明,开心点嘛,今晚你有什么要求我都可以答应你。”

 

“什么都可以?”

 

“是啊,什么都可以。”周月茹伸出手指,在我胸前画着圈圈,略微有些瘙痒。

 

我拿出了先前在姐姐房间里面拿的“蛋蛋”递过来说道:“明天,你带着它去学校一天。”

 

“啊。”周月茹脸色变了变,可见到我脸上的期待,还是咬咬嘴唇应了下来。

 

第二天一早,我一睁眼就抱住周月茹,把她放在穿上,强行让她戴上那个东西。

 

  看着她不堪忍受的表情,我坏笑了起来。

 

周月茹哼叫着,身子在床上扭动,猛然间受到的刺激太重,似乎有点受不了。

 

“周老师,你昨天答应我了的哦。”

 

周月茹可怜兮兮的看着我,亲了我两下,撒娇道:“大明,你不疼我。”

 

“我当然疼您了,周老师。”我小声的哄着她,却怎么也不肯退缩。

 

“那周老师,反悔了行不行。”

 

“不行。”我拍了一下:“这是你昨晚自己提出来,而且答应的。”

 

“可是…”

 

周月茹话没说出口,就被我霸道的吻住,让她将后面的话,全部吞了回去。

 

直到吻得她目眩神迷,晕晕乎乎时,我才放开了她。

 

看着周月茹走路别扭的模样,我在心中暗道:“我还想看你在课堂上,会是什么反应哪。”

 

 

 

周月茹今天特意穿了一件刚好到膝盖的粉色连衣长裙,看上去像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

 

  谁又能想到,这个看似清纯的女人,里面居然会有那样的玩意呢?

 

我越想心里越痒痒,恶俗的想着:不知道到时候,这条裙子会不会打湿。

 

早上九点,我坐在教室里,看着周月茹面对黑板的背影,握着手中的遥控器,心头一阵暗乐。

 

接下来就有好戏看了。

 

周月茹神色肃然的转过身来,手中拿着教尺,在讲桌上敲了敲,正气道:“将课本翻到第三十六…页…”

 

突然她的语气一瞬间顿了一下,浑身颤抖了几下,脸上唰的一下就变的红扑扑的。

 

她的眼睛还涌了几分氤氲迷离的水汽。

 

就在刚才,我打开了遥控器的开关,一级工作状态。

 

周月茹瞟了一眼我,那眼神既有些责问,又有些求饶,还有一丝丝渴望在缓缓升腾。

 

四周的男同学们猛然间全无睡意,一个个都紧盯着周月茹,她此时面红耳赤的娇俏样子,实在是让他们全都看傻了眼。

 

我甚至还看见右前桌有个男的,脸上露出痴汉的神情。

 

“这篇课文…是讲马克思…”

 

周月茹声音断断续续,脸色变的更红,她恨不得伸手去狠狠的止痒。

 

但理智却又在此时告诉她,这是在教室里。

 

无奈周月茹只能强忍着抗住。

 

可看她模样是有点杯水车薪,没什么作用。

 

班上的同学不知道怎么回事,纷纷开口询问。

 

“周老师,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要不要休息会?”

 

“老师别累坏了。”

 

甚至有人问她是不是来了月事,痛经。

 

整个班级只有我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心中大乐,周月茹此时模样,实在是太诱人了。

 

她抿着嘴摇了摇头。走到我桌子前,拿教尺敲打了一下。

 

我明白,她这是在警告我,让我赶紧关掉,可我岂是那么容易就被吓住的主。

 

我暂时把开关关了。

 

周月茹刚歇了口气,转身在黑板上抄书写字,才写几个字。

 

我猛让就开到了二级工作状态。

 

周月茹一时间受不住,黑板上的字迹顿时变得歪歪扭扭,白嫩的手掌扣着黑板,哼哼了几声。

 

那声音即抚媚又诱人。她的脸更红了,喘着粗气,脸蛋嫩红的就像是一个桃子一样。

 

看得我想狠狠的啃上一口。

 

班上几个男生受不住,他们站了起来。

 

此时他们都想上去占周月茹的便宜。

 

“班导你怎么了?我抱你去医务室看看吧。”

 

“班导,我帮你揉揉肚子,我学过两天中医,立马见效。”

 

“班导,还是我来帮你,我有止痛药…吃药后,我带你去医务室泡点红糖水。”

 

“…”

 

他们被周月茹举手阻止了。

 

他们根本不知道周月茹的是怎么了。

 

整个班级里面,只有我一个始作俑者是知情者。

 

“大…大明同学,你上来把这两道题抄在黑板上,然后…解答。”周月茹做在椅子上,指名要我上去。

 

我在一群男同学妒忌眼神中走了上去。

 

翻开书将题目抄在黑板上,眼角却瞄着周月茹,她此时是真的忍不住了。

 

我一上去,她在课桌的遮掩下,使劲的掐了我一把,示意我不要太过分。

 

  我嘿嘿一笑,这才关小了一档。

 

很快,我就将题目抄完,我仔细一看就明白了。

 

周月茹这是要找题整我啊,这根本就还没有教过,而且也不是这一学期的题目。

 

我耸了耸肩膀说道:“周老师,我答不出来。”

 

“这么…简单的题目你都解不出来,你父母把你送到学校里来干嘛?”

 

“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浪费青春,浪费生命。”

 

“这道题让上高中的人都能解答出来,你怎么就答不出来?”周月茹突然发难,仿佛抓到了发泄口。

 

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脸色缓了很多。

 

我明白,她这是想要借着我来分散注意力,拖延时间。

 

可我哪会让她得逞。

 

一只手伸进裤兜里,在周月茹骂的正欢的时候,大拇指按住开关往前一推。

 

“啊”一声,周月茹的骂声顿止,从椅子上坐到了地上。

 

她的那声呼声,包含痛苦,渴求,无奈……顿时就又有几名男生就又站了起来,急切的关心。

他们一个个离开座位,想过来扶起周月茹。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人品有多好,可明眼人都能看到他们是想趁机占便宜。

 

我怎么会让别人碰周月茹,在男同学刚离开座位,我就将她扶了起来。

 

“你没事吧,周老师。”我靠近她的脸询问,两只手在别人看不到的讲桌下面动作着。

 

周月茹脸上的红云怎么也下不去,眼睛化为了一汪春水。

 

我敢肯定,要不是这是在教室里,她绝对会一把将我扑倒。

 

我们两人小动作,借着课桌掩盖,谁也看不见。

 

“大…大明同学,老师有点不舒服,你带老师去办公室吧。”说着周月茹转过脸,轻声吩咐了一句:“这堂课你们自己先自习,老师身体实在不舒服。”

 

“老师,真的不用我们送您过去吗?”

 

“对啊老师,人多好照顾你。”

 

“老师让我送你过去吧。”

 

“…”

 

贼心不死的几个男同学,到现在还想占便宜。

 

“没事,老师睡一觉就好了。谢谢你们…”

 

“确实是睡一觉就好。”我心中暗喜。

 

朝那几个男同学摆了摆手,示意有我在没关系。然后一把将周月茹公主抱了起来,她像是一只小猫一样躺在我怀中。

 

几个男同学恨得牙痒痒,可也丝毫没有任何办法。

 

只能眼睁睁看着我抱着周月茹离开。

 

平日里在学校高高在上,颐指气使的周班导,此时像只小猫被我抱着。

 

周月茹害怕被人看出一点点不对劲,只能装作生病的模样,蜷卧在我怀里,一句话不敢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