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就一次好不好_从阳台x到卧室

发布时间:2020-08-27 17:47 浏览:

黑胖子的一双手在何琇美的小腰上摸着,心里头指不定有很么龌蹉的想法,我知道这老小子肯定要出幺蛾子。

就喊苏玉儿你赶紧走,他们不敢把我怎么样。

话刚说完,旁边立马有个人掏了把刀子出来,比我的脸上说,你再说一遍?

看到这阵势,苏玉儿赶紧说,“那你说个解决的办法,我都答应。”

黑胖子搓着手说,那你和哥哥钻个小树林,哥哥和你慢慢说。

这话一出,何琇美的脸色立马就变了,我能看出来,那是害怕。

她怕了。

她应该是了解黑胖子的为人,本来以为是教训一下苏玉儿,让她出个丑就算了。

现在,这黑胖子摆明是要上苏玉儿。

她要承担责任的。

 文学

何琇美赶紧说:“黑哥就是开玩笑的,你今天道个歉,赔几百块钱和你弟弟走就是了,以后见了我,记得绕道走。”

黑哥眼睛一竖,冷道:“这?有你说话的份吗?”

何琇美一愣,像是没听清楚。

周围有个黄头发的小子笑道:“哈哈,真以为黑哥会喜欢你这种倒贴上来的,你当你是什么呀,哥几个都排着想玩你呢。”

何琇美不可置信的看着黑哥,讨好的说,黑哥,你看他们说些什么呢,你也不管管。

黑胖子笑了一下,说没事,没事,兄弟们和你闹着玩呢,这没你事了,你先回去,我和这个小姑娘慢慢解决。

事情已经很明显了,黑哥是铁了心要带苏玉儿去钻小树林。

何琇美现在也清楚了,哆嗦着说:“黑哥,你就放了她吧,教训一下行了,回头我陪你,我陪你……”

“陪我?都特么玩腻歪了,你赶紧走吧,回头找个别人哈?”黑哥皮笑肉不笑的样子,让人心里只泛冷。

摆明现在何琇美已经被耍够了。

苏玉儿瞧了一眼我,黑哥一个眼神,那把刀子已经在我脸上留了个豁口。

“行,你放了他,我和你走。”

苏玉儿说完以后,转过身子,说:“程欢,你赶紧滚,别在这拖累我了。”

这才对嘛。黑胖子乐的笑出来。

何琇美抱着黑胖子的胳膊,说黑哥,你就放了她吧,求你了黑哥,够了,我不要你帮我了。

黑哥瞥了她一眼,说放了她?

你和我们几个兄弟一起玩哈?

周围有人已经在她身上摸了几把,吓的何琇美动也不敢动,眼泪已经掉了下来。

我知道这不是她的本意。

我使劲挣扎着,被几个人打了一顿,鼻青脸肿,耳朵嗡嗡的响,苏玉儿已经和他们走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站起来。

救她,救她。

现在有谁能救她?

我不知道,我开始在街上疯狂的喊救命,疯狂的喊人报警,但是一个个都和看疯子一样看着我,躲的我远远的。

最后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靠着车玻璃在那里抽烟。

我认出来,是逸飞。

是那个和璐姐偷情的逸飞,我跑到他车窗跟前。

他一脸的厌恶。

我看他就要开车走,我大喊起来:“我是璐姐的弟弟,唐璐,唐璐的弟弟,我认识你!救命!救命啊!”

逸飞可算是听到我的声音,看来他很在乎璐姐,从车上下来,说璐姐的弟弟?你怎么搞成这个样子了。

我没有过多的时间解释,指着苏玉儿被带着的方向,说求你了,救人,救人,我朋友被人带走了,他们要……强暴……要强暴她!

逸飞应该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他犹豫了一下。

问了一句,说你知道璐姐在哪?

我知道他打着什么算盘,之前璐姐已经和他算是断了来往,现在他只是想和璐姐重新搭上这个关系。

现在这个时候,我只能点头,说知道。

他说这句好办了,我帮你一次,你带我去找你姐,咋样?

我答应了下来,我觉得就算是带他见了璐姐,璐姐经过上次的事情,也不会和逸飞有什么来往了。

逸飞带我上了车,从逆行道绕了一圈,路上问我是什么人。

我把黑胖子和他大致说了一下,逸飞说这点事,我给你平了,你别忘了回头带我去见你姐就成。

差不多到了学校后的那片烂尾楼的时候,逸飞下了车,前面有一些烟头的火星子,我知道肯定就是这了。

我跟着逸飞后面,问飞哥,咱就两个人,该不能把自己搭进去吧?

逸飞点了根烟,说不能,这地还没人能动的了我。

我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不过有自己的一套四合院,身份肯定不一般。

老远的我就听到有人喊,弄她,这娘们,还挺烈哈。

我赶紧往过跑,看到几个人在撕苏玉儿的衣服,苏玉儿头发散乱,地上有些血,黑胖子在旁边擦脸,脸上有几道口子,深的已经剌到了耳朵根。

我跑过去,几下乱打,和疯子一样把那些人赶走,才把苏玉儿护在身后。

她没有怪我回来,而是抓着我的衣服,肩膀不停的在抖。

黑胖子一看到我就来气,又被苏玉儿抓花了脸,更是气,打,给我打,两个一起打,就是条死鱼,老子今天也要弄。

“哟呵,胖儿,那你口味有点重哈。”逸飞慢悠悠的走过来。

看到逸飞,黑胖子明显的变了脸,说飞哥,你咋来了呢?闹着玩呢兄弟我。

逸飞出现以后,我感觉苏玉儿身子猛的一震,我这才反应过来。

苏玉儿……她认识逸飞啊!

她不就是和逸飞还有他师傅搞在一起,来……

来卖的?

而逸飞也明显的看到了苏玉儿,不过没有很多的惊讶,只是愣了一下,随机玩味了一句:“有日子没见了哈,这段日子不缺钱了?”

听到逸飞和苏玉儿认识,黑胖子也不敢惹他,说既然飞哥认识,那就是误会哈,误会。

赶紧带着人就溜了。

留下我和苏玉儿还有逸飞。

逸飞看了我一眼,他以为我不知道他和苏玉儿的事情,也没有提,说上车走呗,我送你回家,顺带去见见你璐姐。

苏玉儿问我怎么认识的他?

我找个借口说他是璐姐的朋友。

苏玉儿悄悄说了一句,他不是好人。

不是好人你还和他搞在一起?我心想。

却没有说出来,只是感觉到深深的痛心。

苏玉儿豁出去自己救了我,可我始终不能从她在四合院里的那个事情里走出来。

我真的是个混蛋。

车开了很久,苏玉儿半路找了个理由下了车,我知道她可能也是怕我多想她和逸飞的事情,索性就下车了。

她下车的地方离家不远,我也没有拦她。

车上逸飞问我,你认识她啊?

我说她是我一个朋友,我撞到她被黑胖子带走了,拦的时候被打了一顿。

逸飞也没有出声,面无表情,也不知道心里想些什么。

半响问,“你喜欢她?”

我没说话,他倒是笑了,“听哥的,别费心思了。”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话里有话,是让我现在不要对女孩动心思?

还是单纯的不要对苏玉儿动心思?

我指着路带着逸飞到了璐姐家门口,心里盼望着璐姐不在家,可事不随人愿。

我刚到家门口,就看到璐姐穿着一身的系口薄睡衣,踩着拖鞋,束着头发在门口等我。

一看到我,就跑过去,关切的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说半路被混子抢东西,幸好碰到飞哥救了我。

璐姐知道我清楚他们的事情,看了一眼车里的逸飞,说你先回去吧。

我问璐姐你是不是要?

璐姐说,不会的,我已经想清楚了,我今天把话挑明了就成。

逸飞从车上下来,说不请我上去坐坐?

璐姐说,以后你也别来找我了,我们就断了吧。

我走到楼梯口的时候,他们说话的声音我就听不到了。

后来在楼上,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候的样子,璐姐才上来,她进门的时候,看起来很平常,并没有发生什么。

我想问两句,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璐姐也不想提这些事情,从冰箱里拿了点饮料出来喝。

完了以后,她问,小欢,你觉得姐姐我是不是……不是个好女人?

我赶紧摇头,坚定的说,璐姐你别这么说,我能理解你,甚至我之前还对你……

对你有那种想法,我才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心里乱的很,带着我去了一个酒吧。

我从来就没有想过,璐姐会有这种爱好,或者说喜欢这个地方。

她借灯光沉浸在往事之中,最主要还是璐姐偎依在我的怀里,

只是她还若无其事的说和我没有丝毫的血缘关系,其实那个时候也有些动心。

璐姐这么说话,是不是在暗示什么东西?还是小姨沉浸在过往的事情之后,甚至到现在还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璐姐站起了身子,冲着我的额头亲了一下。

我有些意外,说璐姐,我有点理解你。

璐姐现在也袒露心声,说其实……

其实你叔叔他并没有生育的能力,这也是他常年在外的原因,他不愿意回家,从我过门之后,他那方面就不行,而这些年。

他也基本上默许了我这种行为,我觉得他是知道的,只是没有捅破而已,现在璐姐累了,不想再玩了,我已经让你叔叔回来了,我想收心了。

我听到璐姐这番话,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只是木讷的点点头,彻底和逸飞断了联系,也许是最好的选择。

那天晚上的雨很大,我们聊了很多。

璐姐最后和我说,我能看出来,你喜欢苏玉儿,但是你别和她走在一起。

说真的,她可怜,但是她配不上你。

我问璐姐,你是不是说她和逸飞……

璐姐点头说,她和逸飞还有那个老头的事情,我是知道的,苏玉儿缺钱,因为她老家有弟弟妹妹,她需要赚钱,所以她走上了那条路。

你可以可怜她,但是你不能爱她,那天晚上她浑身是伤,满身酒气的来找你。

我后来去了解了一下,是逸飞那边那个老头干的,老头有虐待的嗜好,仅仅是因为钱。

不能说谁对谁错,只能说社会就是这样,你答应我,不要和她搅在一起。

她会越陷越深的。

我说我想帮她。

璐姐说,有些人昂着高傲的头颅,就是为了不让别人看到她可怜的一面,你帮她?、

你帮不了她,陷入爱情的女人,你去帮她,只是让她自卑,让她没有脸再看你,你不知道苏玉儿她喜欢你吗?

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知道,我怎么会不知道。

只是……

只是……

我垂下头,任由眼泪留下来。

断了吧,小欢。

这不是你应该承受的。

整整一个晚上,我想了许多,辗转反侧,很久都没有睡着。

苏玉儿来找我的时候,是一个周末,当时璐姐也在家,璐姐不希望我们来往,我最后还是违背了璐姐的意思,和苏玉儿出来了。

我们一起走在街上,苏玉儿好像有什么转变。

她问我,程欢,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是没有对象吧?

问我这个干什么?

我低着头走,外面的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石板路上两个人的影子靠的很近。

人也靠的很近。

她问我,程欢,你还要上我吗?

我看着她,确定她不是在开玩笑。

我觉得苏玉儿是下了什么决心,要把自己给我。

我应该拒绝吗?

或者是应该上了她?

我陷入了一个两难,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看到她的眼睛里充满着希翼。

我不应该拒绝她。

我故意轻松的说,我早就想了,你带身份证了吗?

苏玉儿重重的点了点头。

我们到了一家旅馆门口的时候,才发现我没有带钱。

两个人一脸窘迫的又走出来。

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我说看来这是老天的意思,不能让我达成所愿啊。

苏玉儿靠在我肩膀上,许久无言。

水面上有许多的鸭子,风轻轻的吹着。

去我家吧?

啊?

走,去我家吧。

苏玉儿拉着我。

我第一次来苏玉儿的家里头,说实话有点乱。

屋子很小,差不多和璐姐家的客厅差不多大小,说是家。

其实是群租房。

一个屋子隔成了好几个房间。

苏玉儿住的是一个次卧。

躺在床上,听着彼此的呼吸声。

正在我准备有所动作的时候,隔壁传来了激烈的声音。

“隔壁还有人呢。”

“有就有了,小屁孩懂什么,可想死我了。”

“哎呦,轻……”

我和苏玉儿都笑了出来,那天晚上,我们最终没有走到那一步。

苏玉儿走了,什么都没有留下。

就这走了,她原来住的地方,搬进了一对年轻的夫妇。

那天算是最后的道别吗?

也许是的。

上学的时候,何琇美悄悄的问我,说苏玉儿那天晚上到底怎么样了?

我说她很好,她不需要你关心。

何琇美哦了一声,自顾自的说,“我才懒的关心呢。”

我没有理会她,后来我也发现何琇美也是彻底的学乖了,她也没有了之前的跋扈,穿着上也收敛了许多。

她在医院里照顾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二虎,也算是给自己赎罪。

我最担心的是黑胖子会继续找何琇美的麻烦,好在没有多久,黑胖子就因为涉嫌黑恶势力,被判了。

差不多又过了一个多月,那天我看新闻的时候,发现逸飞和他那个老头出现在了电视上,好像是什么不得了的事情,看样子像是被抓了。

老头一脸的不服气,逸飞也显得有些慌,看起来气氛很严重。

璐姐看到以后,随口说了一句,看来是有报应了。

我很快把电视给关了。

怕璐姐又想起逸飞。

第二天上学的时候,我问何秀梅,你还去照顾王二虎吗?

她点点头,说去啊,自从上次的事情完了以后,我就知道二虎是真的对我好,他被打的不轻,肋骨断了两根,还得两个多月才能好。

我说我和你一起去吧。

她倒是觉得没什么,说:“那个时候是我太傻了,不该找什么黑哥来的,结果差点害了苏玉儿。”

苏玉儿走了以后,我的心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变得有了包容心,也愿意去结交一些朋友。

入冬的时候,我照例上街购置一些东西,在街上遇到了逸飞。

一段时间没见,他的气色变得更好。

他本质上不是什么坏人,我反倒是挺羡慕他的,不是说女人缘,而是他的生活态度,随性自然,也没什么顾虑。

看到我,他笑了笑,说璐姐的小弟?

我说飞哥你还记得我?

“怎么样,你璐姐还好吗?”

“挺好的,准备要孩子了。”

逸飞笑了笑,说好,安定了就好。

他装作不经意的问了我两句关于唐璐的情况,看的出来,他挺记挂她的。

这算是感情吗?

还是单纯的性?

我不知道,他说要和我一起吃个饭。

没有想到是带我去他家,就是那个四合院。

很久没有来,这里的草又茂盛了许多,屋子旁边也更加的安静。

我问他,你现在还和那老头住一起吗?

逸飞先是没想通,我为什么会这么问,后面觉得可能是璐姐把事情都和我说了。

说老头子因为涉嫌贪污,被上面下来人抓了,听说是哪个情妇举报的,现在就是我一把手了。

我说当时还以为你们会出事,没想到倒是你上位了。

逸飞说,也是命啊,我当时也是出去给寻个法子,结果后来,老头直接就判了,我也没辙。

我心想也算是报应。

我发现那个时候,我用来偷窥用的那个小洞已经被堵上了。

进了屋子里,陈设基本没变,就是家具换了新的,也整洁了许多。

出乎意外的是,我在这里见到了苏玉儿。

我做梦都想不到,我会在这里见到苏玉儿。

她穿着一身家庭主妇的打扮,保养的很好,踩着一双黑色的蕾丝边丝袜,看得出来,逸飞还是喜欢这一套。

我没有多问,苏玉儿就是被逸飞包养了。

他知道我们认识,只是不知道我们的关系而已。

几个人,几杯酒下肚,当时电视上播着大话西游。

说实话,那个时候我看不懂大话西游,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看,因为不懂,所以不怎么难过。

只是心里酸的很。

喝的喝的,都有些高了。

北方小镇的冬天异常的寒冷,冷的让人打摆子。

冷的让人摸不清这个世界到底是天气冷,无奈的心凉。

喝多了以后,我继续看电视,只觉得里面的至尊宝还真他么的可怜,哭也哭不出来,我牵着嘴角。

听到卧室里的动静越来越大,哼哼唧唧的。

我听不下去,就走掉了。

自始至终,我和苏玉儿都没有说一句话。

我听了璐姐话,我可以可怜苏玉儿,但是我不能爱上她。

后面我升入了大学,大二的时候和学校的一个南方姑娘好上了,当时我们在学校后面的日租房里面,干柴烈火。

她是第一次,生疏而富有激情。

我们拥有了彼此。

深爱着对方。

临毕业的时候,刘雅楠愿意离开家乡,和我一起回老家做教室。

我们老家缺少教室岗位,尤其是这种高材生毕业,自然是会受到很多的欢迎。

我去宿舍帮她搬一些东西的时候,被她几个宿友调侃,其中有一个我睡过几次。

自从苏玉儿消失以后,我开始放纵自己。

大学期间睡过不少的女人,只是没有一个和刘雅楠一样能让我动心的。

不是因为她多么的爱我,仅仅是因为她像苏玉儿。

仅仅是这个原因。

爱上她的脸,才爱上她的人。

可能我是一个很包容的人,可我算不上一个好的男朋友了。

苏玉儿改变了我。

逸飞改变了我。

璐姐改变了我。

我变得没有以前那么脆弱了。

回到家乡的时候,在镇上初中受到了欢迎,本身教学资源比较少,但是待遇很高,人们不愿意来,可能也是因为当时都向往大城市吧。

镇上甚至给我们安排了住的地方,是一个套一的房子,看得出来是学生宿舍改的,我对于住的地方不怎么挑。

怎么都可以。

刘雅楠可不行,说好来,还是闹了几天情绪才稳住。

她是一个守旧的人,不喜欢太暴露的穿着,在床上也就那么几个规定的姿势,更不喜欢穿丝袜。

我们彼此相爱,在镇上住了下来。

从市里往下调配的时候,我遇到逸飞。

我在办公室外面等的时候,有个女秘书过来找我说副局长要见我。

女秘书长的很漂亮,领口开的很大,能看到里面的胸脯,眼睛里含着风情,这样的秘书,可见领导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正揣测的时候,她已经带我进了办公室。

古色古香的办公室,陈列简洁,有许多的一些字画,不过价格都不是很高,很多都是自己写的。

逸飞。

他双手交叉,一副上位者的样子,冲着我笑道:“一直不记得你的名字,璐姐弟弟是吧?”

他稍稍有些发福,头发梳的油亮,女秘书出去的时候,冲着他还抛了一个媚眼。

我都看在了眼里。

我也笑着说:“飞哥,你这么多年还是这个样子。”

我们很久没见了,本来没有什么交集,一切都是因为璐姐和苏玉儿。

我并不反感他,一切都是个人的选择。

当年老头的事情没有影响到他,也是老头一个人认了所有的东西,把逸飞撇了一个干净。

真正的做了一个好师傅。

那个时候老头子喜欢玩一些重口的东西,苏玉儿只是其中一个,后面玩过火了,整了一个竞争对手的情妇,结果被算计了一顿。

给举报进去了。

逸飞当时托人找了好久的关系,也没能保下来。

具体的事情,说起来也挺曲折。

逸飞没有怎么提当年的事情,他和我寒暄了两句。

说路过的时候看着我有些眼熟,没成想还真是我。

他问我,“怎么想起回镇上了?我能给你安排个市里的学校,其实挺好的。”

我婉拒了他的好意,说我是一个守旧的人,没什么大的抱负,也就是想回家安定下来,那边璐姐能照顾我一下。

我不是有意提璐姐,只是说了一个事实。

逸飞神情有些不自然,没有那种上位者一切都了如指掌的姿态,相反也像一个念旧的中年人。

呢喃了两句。

璐姐,璐姐……

璐姐她还好吗?

这是他第二次问我。

我自从离开镇子以后,也很少和璐姐联系,一来是没有够多的时间,没有共同的话题,其实我是有些埋怨当年她那么说苏玉儿,如果不是她对苏玉儿的态度,也许苏玉儿也不会决心离开我。

二来,就是我沉浸在学校的花枝里面,直到遇到刘雅楠,我和璐姐才有了联系。

我说:“飞哥,你就忘了璐姐把,她现在过的很好,你们之间断了,对双方来说是最好的结果,不要害了她。”

逸飞笑的有些无奈,说:“这种事情,小孩你不懂,有的时候,人上了年纪,就愿意想一些有的没的,我有时候也想啊,那个时候怎么就没发现是对你姐动了心思,要是那会我能……”

“怎么说呢,能不把她当一个情妇的话,现在可能不会是这样。”

逸飞说的事情不是没有可能。

最起码在我看来,如果没有后来逸飞找老头一起弄璐姐的这档子事,或许他们的关系能继续下去。

而璐姐确实是有喜欢逸飞的。

这个我能感觉出来。

当年要是这么下去,可能璐姐会和小叔叔离婚。

不过这种事情,唉。

我劝道:“就算是当年你们在一起了,就一定好吗?璐姐跟了你,也许比不上现在安定自足,而飞哥,你的性子,能操守住吗?”

逸飞想了一会,说:“都是命啊,不说了,提提你工作的事情吧。”

我说谢了你的好意,我还是回镇上吧,市里头竞争也激烈,而且太复杂了。

真的太复杂了。

我就想安安稳稳找个地方,也准备结婚了。

“结婚?”逸飞有些诧异,“这么早吗?”

我说基本快定了,没有什么可以拖的。

直到离开的时候,逸飞都没有说出那句话。

我知道他想让我给璐姐带一句话。

至于是祝福,还是思念。

这我就不知道了。

总归是欲言又止,都埋在了肚子里。

这,也算是怯懦吧。

或者是对璐姐的放手?

感情这东西,害人不浅。

我见到璐姐的时候,她怀里抱着一个小孩。

“璐姐?这……这是?”

我几乎不敢相信,孩子看起来不过是一岁多,睁着那双迷人的眼睛,在四处寻觅着这个世间美好的光景。

没有人知道璐姐的过去,这个孩子则是她的未来。

我还未当年做过的事情感到脸红,小叔叔看起来苍老了许多。

不过腰板挺的很硬,他们换了新的大房子,已经装修好了,为了避免甲醛对妈妈的危害,才继续住在这里。

我不知道小叔叔知不知道璐姐当年和逸飞的事情。

想来是知道的。

这么多年,他也是能放的下。

小叔叔没有生育能力,这个孩子是用试管婴儿才怀上的。

眉眼和小叔叔长的都很像。

璐姐算是彻底的断了和逸飞的联系。

而逸飞这么多年也没有再娶妻生子。

想起那个时候逸飞问我璐姐的事情,我能感觉到他是喜欢璐姐的,有的时候喜欢一个人,却不一定要和她在一起,能够得到她的消息就满足了。

这么说起来,逸飞还真是最看的开的。

我和路姐说,我这次回来,准备定下来了。

小叔叔笑着问我,怎么不准备出去闯闯了?

外面的世界可比你想象中要精彩的多。

我摇摇头说,不想闯了,随遇而安吧。

我本身就没有很大的抱负,仅仅是希望能够安定下来。

这个从我小时候就能看出来。

像小叔叔这样做,不适合我。

我们谈到傍晚的时候才从离开,而不久以后,我怎么也没想到,会遇到何琇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