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上课掐我奶头好爽_女生折磨男生的鸡鸡的故事

发布时间:2020-08-24 17:49 浏览:

“麻烦卢总注意下自己的态度,我才是运营部经理,这个部门还是我说了算!”

 

 

被卢阳这么呵斥,仲薇的脸色也冷了下来。

 

 

“仲总,你不要生气,既然卢总一口咬定了是我的过错,那就让他闹吧,凡事都得讲究个证据不是?”

 

 文学

 

陈炎开口了,他听到仲薇的话,心里顿时对她涌起了好感。

卢阳看了一眼陈炎,又看向仲薇,突然计上心来。

 

 

“薇薇,你跟我来一趟办公室。”

 

 

虽然知道卢阳在打什么坏主意,但毕竟他是天水集团的公司经理,对于他的话,仲薇还是要听的。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了办公室,卢阳关上了办公室的门,笑眯眯的看着仲薇。

 

 

“卢总,有什么事情非要来办公室说?”

 

 

卢阳的目光让仲薇有些难以忍受,出声提醒道。

 

 

卢阳依旧笑眯眯的开口说道,“这个项目虽然是陈炎的错,但你是他的直接领导,这次的亏损可不低,整整五十万,先不说他,你身为领导也应该接受惩罚。”

 

 

“经过公司管理层商议决定,取消你这个季度的奖金,没异议吧?”

 

 

“什么?”

 

 

仲薇一愣,自己只是来帮陈炎求情的,现在责任居然落到了自己的头上!

 

 

什么公司管理层商议,在办公区的时候,他针对的还只是陈炎一人,难道就因为自己求情,卢阳就要借助权力之便欺负自己吗?

 

 

“怎么?你是运营部的经理,你们部门出现这种错误,你这个部门经理责无旁贷,所以季度奖金你就别想了。”

 

 

卢阳还是笑眯眯的样子,看着仲薇宛如大灰狼看小白兔。

 

 

“对了,我听说你母亲好像病了,而且病得还不清,应该需要一大笔手术费吧?”

 

 

仲薇的母亲在半个月前被查出白血病,现在还在医院等着手术,如果这笔奖金泡汤,仲薇手里剩下的钱根本就不够手术费。

 

 

想到这里,仲薇银牙紧咬,眼眶微红,一股说不出的委屈。

 

 

“当然了,想要你的季度奖金也不是没有办法。”就在仲薇急的快要哭的时候,卢阳突然留下了转圜的余地。

 

 

“什么办法?”

 

 

“很简单,而且我相信你是很容易就能做到的。”

 

 

卢阳从老板椅上站起来,然后一步步走进仲薇,目光开始在仲薇身上游走。

 

 

“薇薇这么漂亮,身材又这么好,只要今晚能陪我出去吃个饭,聊聊人生,那这件事情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听着卢阳的话,仲薇娇躯一颤,轻咬嘴唇,极大的委屈在心中蔓延,低声啜泣没有任何回应。

 

 

卢阳见到仲薇的模样,顿时大喜,一双大手开始搂住了后者纤细的腰肢。

 

 

“啊!”

 

 

仲薇口中发出一声尖叫,连忙后退,想要逃出办公室。

 

 

“走出这扇门,你就自己去筹你母亲的手术费吧。”

 

 

一句话,让仲薇已经摸到门把手的手又缩了回来,她早就知道卢阳这个人渣对自己有所企图,但是如果出去了,她又去哪里筹这笔钱?

 

 

就在仲薇不知所措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了,陈炎从外面走了进来。

卢阳被吓了一跳,当他看清是陈炎的时候,当即大怒。

 

 

“谁让你来的?给我滚出去!”

 

 

陈炎冷笑一声,直接上前,一巴掌抽在了卢阳的脸上。

 

 

啪,一声清脆的耳光声,把卢阳都给打懵了!

 

 

“这一巴掌,抽你办事不公!”

 

 

啪!

 

 

“这一巴掌,抽你色胆包天!”

 

 

啪!

 

 

“这一巴掌,抽你长得丑!”

 

 

一连三个耳光,让卢阳脸上火辣辣的。

 

 

一旁的仲薇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过来拉着陈炎,她虽然也很讨厌卢阳,但是也知道陈炎这样会惹出大麻烦!

 

 

“哎呦!陈炎你连我都敢打!我弄死你!”

 

 

卢阳捂着脸痛苦哀嚎着,这时候缓过气来,指着陈炎喝道。

 

 

仲薇拉着陈炎的胳膊仿佛都要哭出来了,虽然他知道陈炎是好心,但这么一闹,卢阳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事情变得更复杂了。

 

 

“不用担心,事情我会解决的。”陈炎看着仲薇的表情,当即安慰道。

 

 

“解决?你怎么解决啊?陈炎你快走吧,不然待会儿就走不了了。”仲薇面露绝望。

 

 

就在这时,几名保安也冲了进来,卢阳见自己的人来了,也不免硬气起来。

 

 

“陈炎啊陈炎,你个不知死活的东西,你给我滚出公司,从现在起,你被辞职了!还有你恶意伤害我的事情,等着赔偿吧!”

 

 

听到这话,陈炎内心毫无波动。

 

 

“卢阳!事情是你不对在先,如果真要去了警局,我也会把所有事情都说出来的!”

 

 

“滚!仲薇我告诉你,你这个季度的奖金别想了,另外你也准备跟着小子一起滚蛋吧,我看你没了工作之后你那躺在医院的母亲要怎么办!”

 

 

卢阳此时的情绪极佳不好,当即怒吼道。

 

 

仲薇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张了张小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只有两行泪水从眼眶中落下。

 

 

“哭?哭有什么用?要嘛你现在答应我的要求,要嘛你就可以准备后事了!”卢阳喝道。

 

 

仲微一脸恼怒,被气的不清,说道:““如果是其余人帮我,我立刻答应,但换做你,别痴心妄想了!””

 

 

仲薇虽然在哭,但目光充满了坚定。

 

 

“你没钱给你母亲看病?”这时,陈炎突然开口问道。

 

 

“这张卡你先拿去用,钱的事情不用担心。”

 

 

陈炎看着仲薇犯难的表情,从怀中掏出自己那张储蓄千万的银行卡,放在后者手心里。

 

 

“哈哈哈哈,笑死老子了,平日里连个饭都舍不得吃的穷屌丝,竟然还玩起英雄救美来了,你是要笑死我然后继承老子的资产吗?”

 

 

卢阳放肆大笑,看向陈炎的目光都充满了鄙夷。

 

 

“你那张破银行卡里面有几毛钱啊,就学人家大款救济美女?治疗白血病起码得三十万开外吧?陈炎你个穷屌丝还想装比?”

 

 

“我猜你这是拿出了这几年全部的家当给仲薇吧?啧啧,人美就是好,都不惜穷屌丝舍弃一切来帮助你。”

 

 

卢阳继续着自己的喋喋不休。

 

 

陈炎听到这话,眉头微皱,看向卢阳,轻声道,“我还能收购了天水,你信吗?”

这话说的着实让卢阳一愣,旋即更加猖狂的笑了起来,“我说你装比好歹有个度吧?这怎么还上头了呢,喝假酒了咋?”

 

 

不止是卢阳,包括仲薇以及卢阳,又或是门口偷偷看戏的不少员工,听着陈炎的话,除了不相信就是不相信。

 

 

“陈炎,这钱我不能要。”

 

 

仲薇拿着手中的银行卡,听着刚才卢阳说过的话,觉得陈炎也挺不容易的,当即打算归还给陈炎。

 

 

“拿去,如果怕还不上,就考虑你刚才说的。”陈炎微微一笑。

 

 

听到这话,仲薇面色微微一红,她自然明白刚才自己说了什么,如果是其他人帮了她,她以身相许也没有问题。

 

 

卢阳见状顿时爆了,气愤的吼道,“陈炎你不是能收购天水吗?我等着你收购啊!你要是能做到我当场给你磕一百个响头!”

 

 

冷冷的瞥了一眼卢阳,掏出手机,直接拨通了沈千金的电话。

 

 

“少爷!”沈千金的声音自电话内传来。

 

 

“天水集团,给我收购了!从今天起,我要成为这里的老板!”说完之后就挂了电话。

 

 

“小子,你在说什么蠢话?你知道天水集团市值多少吗?就凭你这个废物,就算努力三辈子都买不起!”

 

 

卢阳听到陈炎的话,顿时开口嘲讽道。

 

 

一旁的仲薇此刻已经绝望了,根本不认为陈炎刚刚的电话是真的,但就在这时,卢阳的手机响了起来。

 

 

“张总!”

 

 

卢阳看到来电显示,顿时心中一颤,董事会来电!

 

 

哪怕是卢阳的身份,董事会一般也不会亲自跟他联系,更何况这名张总还是公司的大股东。

 

 

“你办公室里,是不是有一个叫陈炎的年轻人?”电话那头声音传来,卢阳有些诧异的看了陈炎一眼。

 

 

“是啊,怎么了?”

 

 

“天水集团已经被全资收购了,现在起你面前的陈炎先生就是公司唯一的老板,希望你好自为之。”说完,那头就挂了电话。

 

 

当啷!

 

 

卢阳面露呆滞,手机都从掌心滑落,掉在地上。

 

 

怎么可能?

 

 

陈炎一个穷屌丝,一个绝世舔狗,怎么可能有买下整个集团的能力?

 

 

带着震惊跟强烈的不信,卢阳挂断电话,瘫坐在地上,脸色惨白。

 

 

卢阳不是傻子,如果到现在还无法认清现实的话,那才是真的白痴。

 

 

“知道了?”

 

 

陈炎望着卢阳,神情漠然,“现在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一旁的仲薇依旧有些错愕,这两人的反应让她有些转不过弯。

 

 

卢阳缓缓抬头,曾经在他眼中宛如蝼蚁般存在的人,现如今他根本无法高攀。

 

 

“老……老板!老板我错了,你饶过我吧!”

 

 

卢阳也不起身,就那么爬着来到了陈炎的面前,抱着后者的腿,激动的说道。

 

 

不说之前他跟陈炎的恩怨,就光是这件事情,陈炎都可以把他踢出公司,而以天水集团的能力,要在全市封杀他根本算不上难事。

 

 

到时候他卢阳,就会从天水集团总经理,摇身一变变成一只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你可还记得你先前说过的话?”陈炎开口问道。

 

 

卢阳一愣,脸色尬然,他就在五分钟前说过,如果陈炎能够收购了天水集团,他就磕一百个响头!

 

 

“陈总,只要你放过我,别说一百个,就算是五百个,我也磕!”卢阳十分真挚的说道。

 

 

“磕!少一下,我保你在全市没有立足之地!”陈炎的话让卢阳浑身一抖。

 

 

“陈炎!我告诉你,在天水集团这么多年,我掌握了无数的公司内部信息,只要你敢让我走,我就敢卖给那些天水的死对头,用不了多久,天水就会完蛋,你也只能成为一个光杆司令!”

 

 

见软的不行,卢阳又开始来硬的。

 

 

“你随意,不过如果这样,我相信你下半辈子就会在监狱里度过了。”陈炎摇了摇头,不为所动。

 

 

卢阳心如死灰,知道一切都完了,只剩下满心的怨恨。

 

 

“走着瞧!”说罢,卢阳咬牙,恨恨的转身离开办公室。

 

 

“都散了吧。”陈炎看着一群目瞪口呆的“观众”,无奈的摇了摇头。

 

 

陈炎就站在卢阳的办公室内,仲薇也在此,保安们都出去了,顺便带上了办公室的门。

 

 

“这个钱我会尽管还你的。”仲薇率先打破沉静。

 

 

“先不用了。”陈炎闻言直接拒绝,然后朝着仲薇走了过来。

 

 

后者见状,没来由的心慌,陈炎这是想干嘛?难道他跟卢阳是一样的人?这样想着,仲薇不由自主往后退了两步。

 

 

陈炎欺身向前,距离仲薇还有十公分的时候,笑着开口:“你刚才说的话还算不算数?”

 

 

仲薇一愣,想起刚刚说的话,脸色一红低下了头。

 

 

这时,陈炎突然揽住了她盈盈一握的纤细腰肢,将其整个人拉扯到身前。

 

 

浓郁的男子气息让仲薇脸颊绯红,想要挣脱,却怎么也用不出力气。

 

 

下一刻,近乎饿狼般的亲吻落在了仲薇的香唇上,如狼似虎,盛情难却。

 

 

还不等仲薇有所反应,陈炎却突然起身离开。

 

 

仲薇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是被强吻了,但没想到自己竟然有些心动……

 

 

“你……你干什么!”

 

 

仲薇小脸红扑扑的,着急生气的样子十分的可爱,全然没有公司里冷艳女神的模样。

 

 

“什么干什么?我只是收点利息而已。”陈炎无所谓的摊了摊手,表示自己很无辜。

 

 

仲薇柳眉微蹙,显然没听懂。

 

 

“都以身相许了,我亲你咋了?”

 

 

陈炎嘴角上扬,一脸笑意的看着仲薇。

 

 

“那!那也是在你银行卡里有足够资金的前提下才能实行!”仲薇红着脸,找了一个当下最为合适的理由婉言道。

 

 

陈炎也不是傻子,自然听出了仲薇的话中含义,当即内心苦笑,这女人是傻吗?自己刚刚当她的面买下整个天水,难道她忘了?

 

 

“好。”陈炎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看的仲薇气鼓鼓的。

 

 

就在这时,仲薇的手机就响了。

 

 

接起电话,仲薇娇躯一颤,泪水顺着脸颊滑落,手中的手机掉在了地上。

 

 

一时间,哭成了泪人。

“怎么了?”仲薇的动作引起了陈炎的注意。

 

 

仲薇摇了摇头,泪水顺着脸颊流下。

 

 

陈炎没有再继续问下去,他不是慈善机构,没有理由去无限制的帮助一个人。

 

 

最后,仲薇终于忍不住,双眼微红,水雾蒙蒙,“你能帮我吗?只要你帮我,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如果,我要你呢?”陈炎贴在仲薇的耳边,低声说道。

 

 

耳边传来的火热气息让仲薇脸颊泛着些许红晕,她没有想到,陈炎居然会提出这种要求!

 

 

电话里医生的话语依旧在耳旁回想响,母亲的病情无法支撑,这里的条件根本无足以进行手术,现在只能转院去省城中心医院。可是省城中心医院,岂是那么好进的,光是预约都需要几周时间,她现在根本就没有这么多的时间。

 

 

“好!不就是要我的身体吗,简单,只要你能救下我妈妈,我现在就可以跟你去!”仲薇突然变得歇斯底里起来,或许是压在身上的担子太沉,让她有些癫狂。

 

 

她求助陈炎也只是抱有一丝希望,毕竟后者现在展现出的能量是她望尘莫及的,但并不代表她就彻底坚信陈炎能够救下自己的母亲。

 

 

或许是觉得只是喊太没有说服力了,仲薇走到办公桌前,用打印机刷刷的打印出了两份合同,然后盖章按下手印,扔到陈炎的面前。

 

 

“合同我已经拟好了,只要你能救我妈妈,以后你的一切要求,我都无条件服从!”

 

 

陈炎看着合同内容上最后一条的“无条件服从任何要求,”无奈一笑,这女人还真够狠的。

 

 

坐在沙发上按动手机,给沈千金发了条短信,然后就静等消息回复。

 

 

不足十五秒,手机响起,内容很简单:已办妥!

 

 

陈炎伸出手,挑起仲薇的下颚说道:“医院那边马上会给你安排转院的事情,你现在可以去医院看看,”说到这里,陈炎脑袋上前,贴着仲薇的耳边开口道:“我在这里等你,晚上别忘了回来兑现承诺。”

 

 

仲薇没有理会此刻的旖旎气息,一把甩开好陈炎的手,立刻离开了公司,直奔医院。

 

 

陈炎看着仲薇离开的背影,眼神中有些复杂,“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

 

 

深夜十一点多的时候,仲薇终于回到了公司,一路上她心里有过无数次挣扎,不过最终还是回来了。

 

 

“陈总!”仲薇轻咬嘴唇喊了一声。

 

 

“办好了?”陈炎喝着茶水淡笑着问道。

 

 

“嗯,谢谢。”仲薇本想多说几句,但是想到之前的承诺,脸蛋都红扑扑的,只能挤出这几个字。

 

 

“不必了,走吧,我等的都有些烦了。”陈炎伸展了个懒腰,说的话也是让仲薇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干……干什么去?”仲薇有些慌张的说道。

 

 

“自然是去兑现承诺了。”陈炎的话让仲薇脚下一个踉跄。

 

 

“陈总,那个……”仲薇支支吾吾,心里犹如小鹿乱撞。

 

 

“还有别的事情?”

 

 

“不是,我的意思是能不能不去酒店。”仲薇的声音已经带着哭腔,此刻她终于意识到自己先前答应的条件究竟有多过分。

 

 

陈炎走到仲薇的身边,一把蹲下身,将她拦腰抱起,“跟我走!”

 

 

“啊!”仲薇心头一颤,大脑一片空白,就这么跟着陈炎离开了公司。

 

 

两人开着仲薇的车选了周围最近的一家酒店,仲薇心情忐忑的跟在陈炎后面。

 

 

进入到房间内,陈炎刚想开口,仲薇突然大叫道,“我要先洗个澡!”

 

 

说完,仲薇便冲进了卫生间,然后将浴室门反锁,留下陈炎在外面无奈的摇了摇头。

 

 

二十分钟后,仲薇才从卫生间走出来,虽然洗了澡,但她依旧将衣服完整的穿好,只有湿漉漉的发丝还有沐浴露的香气能够证明她确实洗澡了。

 

 

陈炎看着已经褪去黑色性感丝袜的雪白大腿,微微一笑,然后走上前猛地抱住了仲薇,在后者近乎僵硬的身体下,狠狠的吻住了她的香唇。

 

 

微凉,芬芳。

 

 

仲薇自从步入社会后就没有谈过恋爱,就连亲吻都是间隔多年的久违感觉,被陈炎近乎毫不柔情的亲吻着,仲薇全身的温度都在上升着,从刚开始的僵硬逐渐放松下来。

 

 

良久,唇分。

 

 

陈炎略微喘着粗气后退几步,然后拿起了自己的外套就朝着门外走去。

 

 

“这算是我给你的一个忠告,以后记得凡事三思而后行。”陈炎说着话已经走到了门口。

 

 

“在这睡一觉吧,我再去开间房,就在你隔壁。”房门关闭,陈炎的声音萦绕在仲薇的耳边,久久不能消散。

 

 

他夺取了自己的吻,而且吻得肆无忌惮,可是除此外他再没有别的过分举动,而他吻我,也不过是为了给我一个忠告。

 

 

仲薇的脑海里全都回荡着陈炎说的话,带给她的一种醒悟。

 

 

翌日,陈炎早早的起床并打算敲门叫醒仲薇,该上班了。

 

 

不过仲薇明显起的比陈炎还要早,早早收拾好的仲薇站在房间门口等待着,盈盈一握般的腰肢仿佛充满了无限的吸引力。

 

 

“仲总这么早?”陈炎微微一笑。

 

 

“陈总以后直接称呼我名字就好了,你现在已经是我的老板了。”仲薇同样回以一笑,然后挎着自己的小包,走到了陈炎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