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模思思大尺度黑毛毛:亚洲 欧美 校园 春色 小说

发布时间:2020-08-22 11:56 浏览:
 混混先是一愣,继而爆发出大笑,蓝毛也跟着笑起来:“玩连连看?”
  
  姚尧被嘲笑也不恼,说:“你想玩连连看也可以,我什么都能奉陪。不过我想玩别的,我要跟你们比枪。”
  
  蓝毛和那些混混本质上都是十几岁的少年,如果上学也就是一群男高中生,一听到“比枪”,兴致就来了。
  
  原书里的世界设定有些陈旧,这时候流行的游戏不是撸啊撸或者农药,而是CS。
  
  还是最古早版本的CS,一群人在地图里端着枪用第一人称视角你射我我射你。
  

 文学

  哪个男生不喜欢这种模式,所以这款游戏当时风靡全球。
  
  姚尧提出比试枪法,进一步跟混混解释:“你们一共八个人,你们一起上,我单挑,你们群殴。”
  
  蓝毛傻,一时之间没听懂:“什么?”
  
  姚尧把话说明白:“意思是我们一起进图,我一挑八,你们把我杀了算我输,我把你们清光算你们输。”
  
  嚯,好大的口气。
  
  混混们再次笑起来,这下蓝毛彻底来劲了:“赌什么?”
  
  姚尧回答:“我赢了就把陆辰舟带走,你们以后不准找他的麻烦,如果我输了……”他平和地说,“那我就代替他,由着你们揍。”
  
  他这话一出,一直在一旁不吭声的陆辰舟突然动了动。
  
  姚尧转头,依旧抓着陆辰舟不放,安抚性地朝他微笑。
  
  陆辰舟凝视着姚尧,把胳臂从姚尧的手里抽出来,把手放进裤兜里,接着调转目光看向那些混混。
  
  姚尧以为他是怕连累自己,连忙按住陆辰舟:“没关系,看我的。”
  
  他转头大声对蓝毛说:“怎么样?我的提议你们接受吗。”
  
  蓝毛嗤笑一声:“我们哪敢碰你这个大少爷啊。”他眼珠滴溜溜一转,目光落到张子谦身上,说,“你要是输了,我们连他一起揍。”
  
  张子谦听了立马暴怒,跳起来就要打架。
  
  姚尧头疼地用另一只手拉住他:“别给我找事。”
  
  姚尧一手拽一个,对蓝毛说:“就这么办。”
  
  张子谦总觉得自己好像被卖了,陆辰舟没有再看那些混混,把注意力放回姚尧身上。
  
  一行人确定了赌局,一起从二楼转移到一楼,找网管开了一排机子,所有人一一落座,进入对战平台,准备开局。
  
  张子谦冲动完后开始有点怂,小声问姚尧:“老大,要不要我帮你啊,我也跟你一起吧。”
  
  姚尧推开他的大脑袋:“别拖我后腿。”
  
  混混们是网吧常客,一有钱便扎进这里,泡在网上打游戏,不谈技术,就说熟练度都不是盖的。
  
  他们一边说笑着骂脏话,一边登录,有人不怀好意地看向姚尧这边,意思是姚尧绝对死定了。
  
  张子谦紧张地贴在姚尧旁边,看着他的电脑屏幕,而陆辰舟则是离了一步远,站在姚尧的背后,居高临下地观望。
  
  他的焦点不是姚尧电脑的游戏界面,而是前面的这个人。
  
  这个小朋友……
  
  没人知道陆辰舟在想什么,也没人在意。
  
  姚尧试了试键盘和鼠标,老网吧的外设别想多好了,反正凑合能用。他进入游戏界面,不一会就和混混了建好了房间,一起进去。
  
  大混战模式,计时开始,三、二、一开局。
  
  姚尧戴着耳机,专心致志地盯着电脑屏幕,表情沉着冷静。这种专注,跟他学习的时候一模一样,要不是知道他在打游戏,还以为他在搞什么科学研究。
  
  他一手握着鼠标,一手控制着键盘,白皙的手指在黑色的键位上跳跃,大眼睛时刻观察着屏幕,同时不放过耳机里一丝一毫的声音。
  
  姚尧来回跑没有停,地图里人多,一下子就撞见一个人,姚尧直接上去照脸打,那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送出去。
  
  姚尧拿到了一血。
  
  旁边传来砸键盘的咒骂声,姚尧微微皱眉,很快从外部的干扰中抽离出来,继续关注战场。
  
  接着是第二个。
  
  然后姚尧因为开火暴露了位置,遭遇了包抄。
  
  他绕到箱子后面,看准目标,连续射击,压枪再来,最后丢过去一颗手雷。
  
  双杀。
  
  张子谦在旁边看呆了,捂住嘴巴,努力忍住尖叫的冲动,怕打扰到姚尧。
  
  老大太帅了!
  
  站在后面的陆辰舟看着看着,开始抱起胳臂,拉成一条直线的嘴角,首次有了一点点弧度。
  
  可惜这种弧度没人看到,所有人的注意力全在打游戏的少年身上。
  
  混混们时不时因为失利爆发出脏话,吸引了网吧里的其他人。
  
  在网吧上网的人纷纷走过来,站在他们身后围观姚尧一挑八。
  
  姚尧每杀一个人,围观群众就欢呼一声,搞得那些混混非常恼火。
  
  反倒是姚尧渐入佳境,越杀越勇,放弃了之前的保守战法,越来越浪,甚至主动露面四处挑衅,吸引混混过来。
  
  他这么浪很有节目效果,围在旁边的水友们看得非常开心,不停叫好。
  
  最后,姚尧换了把枪,匍匐在墙角边上,远远看见拐角有影子闪过来,还在飞速移动。
  
  他微微眯眼,抖动鼠标,预判,瞄准,射击,爆头,一气呵成。
  
  送走了最后一个人。
  
  “牛逼!”看热闹的人鬼叫一片,姚尧摘下耳机,摸摸鼻尖,深藏功与名。
  
  张子谦终于敢大声说话了,一把抱住姚尧的大腿,大声嚷嚷:“老大你太强了!你是我的偶像!”
  
  又有钱又帅气还会打游戏,现在还开始好好学习,张子谦在心里痛哭流涕,这样的老大他要追随一辈子。
  
  姚尧拍拍他的大脑袋,示意他放手,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蓝毛面前,依旧神色淡定,说:“怎么样?愿赌服输吧。”
  
  蓝毛满脸丧气,阴沉沉地看着他,不说话。
  
  姚尧回身去找他的战利品——陆辰舟,望着他露齿一笑:“跟我走吧。”
  
  陆辰舟深深地看着他,头一次对姚尧的话语有了回应,小幅度地点点头。
  
  姚尧领着张子谦和陆辰舟,一左一右,大摇大摆地准备离开,谁知蓝毛突然腾地站起来,吼道:“等下。”
  
  他带着剩下的混混拦在三个人的前面,不让他们出门。
  
  张子谦故意大声说:“你不会不认账吧,想耍赖?”
  
  网吧里除了他们还有不少人,大家都目睹了刚才姚尧一挑八的盛况,见混混们输了不认账,齐齐发出嘘声。
  
  蓝毛面子挂不住,虚张声势地喊:“谁说不认账了,我是说再来一盘!”
  
  “不来了,没意思。”
  
  姚尧的这句话,听在蓝毛耳里,等于不屑与看不起,蓝毛顿时脑子充血,愤怒地伸手去抓他。
  
  姚尧吓了一跳,下意识后退,但他反应没有蓝毛快,眼见着蓝毛就要碰到他。
  
  这时候从后面伸出一只手,勾住姚尧的肩膀,把他往后带,同时另一手横过来,挡住蓝毛,反手一推,蓝毛被推得歪到一边,撞到网吧的椅子,接着弹到地上。
  
  蓝毛少说也有一百四十斤,被人单手轻松地推倒,那个人的力气该有多大。
  
  姚尧被人勾在怀里,诧异地抬头,发现是陆辰舟替他挡住了袭击。
  
  陆辰舟微微低头,手轻轻地环在姚尧的肩膀上,薄薄的嘴唇动了动,说:“脏,别碰。”
  
  被推到旁边椅子上的蓝毛听到陆辰舟说他是脏东西,气得跳起来,捏着拳头往陆辰舟和姚尧那边招呼。
  
  这时候张子谦出来,再次和蓝毛过手,两个人打成一团。
  
  混混们见状,有的人有点犹豫,毕竟说好的输了撤退,有的人则不管三七二十一,扑上去加入战局。
  
  在二楼他们随便打架网管睁只眼闭只眼,但一楼就不行了,网管出面拉人,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围观群众也跟着搅浑水,场面一度非常混乱。
  
  姚尧叹了口气,最后还是成这样。
  
  陆辰舟的手臂还横在他的肩膀上,隐隐可以接触到陆辰舟胸膛的温度。
  
  原来外表再冷漠的人,身体也是温热的啊。
  
  姚尧的脑海里浮现出这种莫名其妙的想法,他从陆辰舟的怀里出来,掏出手机看看时间,冷静地说道:“别闹了,时间差不多了,人该来了。”
  
  他拖延了这么久的时间,应该差不多了。
  
  仿佛是印证他的话语一般,他的话音刚落,就从外面进来一个人。
  
  他大步走过来,望着混乱的场面,怒气冲冲地说:“好啊,未成年在网吧聚众斗殴,一个一个都欠教育。”
  
  和蓝毛扭成一团的张子谦看着来人怔住了,张大嘴巴,可以塞进去一颗鸭蛋。
  
  居、居然是班主任老肖。  
姚尧看见老肖也是一愣,继而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
  
  刚才他跳下盛烨车之后,边赶路边用手机发消息。
  
  那时姚尧想了想还是没有选择报警或者联络家里,一是他不想闹大,到时候很麻烦,二是他不想惊动姚海丰。
  
  好不容易在姚家父母面前树立了爱学习的良好形象,一下子又被牵扯进打架事件中,姚海丰对他的信任会大打折扣。
  
  于是姚尧想起了他的“影卫”,不知道要怎么才能联络到那位隐藏在学校的保镖。
  
  他想了一个办法,直接去学校留言板上留言,说自己在网吧上自习。
  
  底下一堆留言嘲笑他:“在网吧上自习,搞笑呢。”
  
  “不愧是誓言拿第一的男人,有想法。”
  
  “老师快来,这里有人去网吧。”
  
  姚尧也没时间去管那些冷嘲热讽,只希望那位保镖先生看到消息能赶过来。
  
  没想到来的人居然是老肖。  
  
  姚尧还在迟疑,不知道班主任来这里是不是巧合,也许真的是来网吧抓学生的。
  
  结果老肖进来第一件事是瞪姚尧:“可以啊,还会留暗号了。”
  
  姚尧:“……”
  
  所以,姚海丰说的在学校安排的人,就是他的班主任?
  
  姚尧顿时为姚爸爸的想象力惊叹。
  
  老肖暂且放过姚尧,转过头看向那群混混,把张子谦从人堆里揪出来,冷笑着说:“待会再收拾你。”
  
  张子谦本来就因为打架被揍得鼻青脸肿,衣服在地下滚一圈脏得不成样子,如今听了老师的话,立刻像霜打的茄子。
  
  那些混混不知道老肖的身份,只是看到进来一个人高马大的男人,心里有点发怵,蓝毛抹了一把被张子谦打到的嘴角,问:“你谁啊!多管闲事。”
  
  张子谦沮丧地说:“他是我们班主任。”
  
  没怎么上过学的不良少年对老师有种天生的敬畏,特别是老肖这种体格健壮的,蓝毛和身后的混混们见今天这情况是怎么也讨不到好处了,对视一眼,蓝毛昂着头,对张子谦和姚尧说:“今天就不跟你们计较了。”
  
  他给混混们使眼色:“我们走。”
  
  老肖拦在他们面前:“我允许你们走了吗?”
  
  对于少年人来说,班主任的体格像堵墙似的,蓝毛咽下口水:“你、你要干嘛?”
  
  老肖露出火冒三丈的微笑:“打架斗殴,跟我去派出所。”
  
  混混们当然不同意,于是接下来,姚尧见识到了传说中“影卫”的真正实力。
  
  老肖也不跟小混混们客气,抓住蓝毛的胳臂反手一扭,蓝毛立即被钳住只能嗷嗷叫。
  
  姚尧:“……”
  
  老肖像抓小鸡似的,把不良少年们捉起来,找网管要了条绳子,又像串蚂蚱一样把他们串成一串,揪着他们去派出所。
  
  在路过张子谦的时候,老肖瞪着他,喊他跟上:“还不快走?”
  
  张子谦发出哀嚎:“我也要去吗?”
  
  老肖板着脸:“你不仅要去,回去还要写检讨。”
  
  张子谦哀求道:“老师,别给我记过。”
  
  姚尧推了他一把,说:“你自己招惹的,去派出所把来龙去脉说清楚。”
  
  张子谦动动嘴唇,最终还是跟了上去。
  
  老肖朝姚尧和陆辰舟这边看过来,没好气地对姚尧说:“你先回家,明天再找你算账。”
  
  姚尧立马探测出老肖的立场,意思是他不会把这件事告诉姚海丰,于是放下心来,笑着说:“谢谢老师,老师辛苦了。”
  
  肖老师哼一声,领着一群小毛孩走出网吧。
  
  因为在网吧闹事,姚尧给了网管一些善后钱,同时恐吓他:“你这里消防不达标,如果不整改的话,我去消防大队举报你们。”
  
  站在他旁边的陆辰舟再次侧目。
  
  尘埃落定后,网吧里只剩姚尧和陆辰舟相顾无言。
  
  姚尧摸摸鼻尖,放柔声音,温和地说:“你今天吓到了吧,不过没事,坏人都被捉去派出所了。”
  
  陆辰舟:“……”
  
  他领着陆辰舟往外走,语重心长地吩咐:“以后早点回家,晚上不要一个人在大街晃悠,男孩子也要学会保护自己。”
  
  哪怕是陆辰舟,也忍不住抽抽嘴角。
  
  两个人走出网吧,姚尧想着要不要叫个车,先把陆辰舟送回去,没想到在路口看到了盛家的车。
  
  车上的人见姚尧走过来,立马拉开车门,冲姚尧招手:“尧尧,你没事吧?”
  
  盛烨居然还在等着他。
  
  姚尧惊讶地跑过去,问:“你怎么还在?”
  
  盛烨下车,忍不住伸手想揪他的脸,说:“你就那么跑了,我怎么放心,真是让人不省心。”
  
  姚尧再次躲过他的手:“突然有点事,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盛烨告诉姚尧,在姚尧跳下车后,他非常担心,让司机调转车头去追,但是跟丢了踪迹。后来他想起最后姚尧提到了学校,于是他就去联系了他们班的班主任。
  
  还真找对了人,老肖向盛烨询问了情况,根据姚尧留下的线索找到了网吧,而盛烨就让司机把车开过来,在外面等着。
  
  不管原书的剧情怎么样,至少现在的盛烨是真心把姚尧当朋友,姚尧不好意思地说:“让你等到现在。”他想了想,抬起眼看盛烨的表情,“你不会把这件事告诉我爸爸吧?”
  
  盛烨没好气地说:“刚才姚叔叔打电话过来,我还替你打掩护。”
  
  姚尧听了笑起来:“够义气,谢谢。”
  
  盛烨冲姚尧招招手:“上车吧,我把你送回去。”
  
  姚尧本能地转头,看向旁边的陆辰舟。
  
  盛烨这才发现原来现场还有一个人,顿时被吓了一跳。
  
  陆辰舟一直站在阴影里,静静地看姚尧和盛烨互动,听着两个人的谈话。
  
  姚尧小心翼翼地问他:“跟我们一起走吧。”
  
  陆辰舟往前走一步,从黑暗中出来,站在光与影的交界处,黑暗与光明在他的面容上交汇,让他看起来仿佛戴了一层假面。
  
  那双漆黑的眼睛没有看姚尧,而是注视着盛烨。
  
  盛烨怔忡片刻,继而对他友好地微笑:“上车吧,我们先送你。”
  
  陆辰舟没有回应,稍稍偏头,终于看向姚尧,抬手在他的头顶上揉了一下,然后一声不吭地转身离去。
  
  “干什么啊这个人。”盛烨觉得莫名其妙,瞅着姚尧被揉过的头毛,看着很刺眼,说,“你的发型乱了。”
  
  姚尧撩撩自己的头发,同样有些惊讶。
  
  他能躲过盛烨的身体碰触,却没办法回避掉陆辰舟。
  
  姚尧目送陆辰舟离开,好歹今晚平安渡过了,他对盛烨说:“他应该没事,我们走吧。”
  
  *
  
  第二天,老肖把姚尧揪到操场的一角,严肃地批评了他。
  
  这件事严格说起来姚尧没什么错,但他也老老实实听老师的教诲。
  
  原来老肖真的是姚海丰安排在姚尧身边的人,老肖曾经在大学里去当过兵,退伍后继续在师范念书,毕业后因为和姚家有点沾亲带故,姚海丰在他找工作的时候帮了一把,让老肖在誉诚中学任教。
  
  后来姚尧在这里读书,姚海丰自然放心地把儿子交给老肖。
  
  肖老师看着姚尧,也不跟他客气了,直接讽刺:“你不是说要考第一的吗?怎么还跑网吧去上自习?”
  
  姚尧笑眯眯:“真没下次,这回是因为他们欺负同学,我实在看不过去。”
  
  老肖终于缓和了语气,说道:“昨天张子谦把事情告诉我了,下次遇到这种情况,直接联系我,不要莽撞。”他说着说着,叹口气,“陆辰舟的情况比较复杂,以后我会多关注他,你放心吧。”
  
  姚尧放下心来,点点头。
  
  老肖瞅着他,古怪地问:“你为什么突然这么关心陆辰舟?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以前跟他不对付。”
  
  姚尧咳嗽一声,说:“我已经醒悟了,现在的我是全新的我,我还要考第一呢。”
  
  老肖仍然把他这句话当开玩笑,继续唠叨了几句,才放他走。
  
  姚尧回到教室,什么也没干,先把张子谦拎出来。
  
  张子谦脸上贴着创口贴,下巴肿了一片,连眼角的位置都破了,他正趴在桌上,老老实实写检讨。
  
  姚尧把他喊出来,板着脸,训斥一顿,让他立下保证,约法三章。
  
  一是以后不准抽烟,二是远离那些混混,三是再也不允许打陆辰舟的主意。
  
  张子谦先是听了前两点,哭丧着脸说:“老大,你这是让我从良的节奏。”
  
  姚尧敲他的头:“你还没醒悟吗?跟那些人一起混没有好处,他们连你都打。”
  
  张子谦很混蛋,但他很听姚尧的话,他摸着开裂的眼角,最终点点头。
  
  不过他说道:“我昨天就忍不住想问,你为什么那么在乎姓陆……我是说陆辰舟?”
  
  姚尧沉默片刻,语重心长地对面前的刺头高中生说:“他很重要,关系到你和我的未来,所以不要去惹他了。”
  
  “而且欺负弱小是什么英雄好汉的行为吗?”姚尧让张子谦想清楚,“比如那些混混,天天打架,很帅吗?我觉得他们很无能。”
  
  张子谦用贫瘠的脑袋思考姚尧的话,想了半天还是有些迷茫,不过经过这件事,他发现老大才是最帅的,他也想变成老大这样的人。
  
  后来姚尧拖着张子谦回到教室,在教室门口冲坐在里面的陆辰舟招招手。
  
  陆辰舟本来安静地坐着,见姚尧喊他,停顿几秒,才慢慢地从座位上起身。
  
  全班同学盯着他们看。
  
  等陆辰舟跟着姚尧和张子谦一起消失在教室外面,同学们立马开始交头接耳,议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三个人一起来到操场旁边的葡萄架边,张子谦涨红着脸,不去看陆辰舟;陆辰舟也没把他放在眼里,只是望着姚尧。
  
  姚尧深吸一口气,抬手摸到张子谦的后脑勺,用力往下一压,把他的头按下来。
  
  张子谦朝陆辰舟低下头,九十度弯腰,将自己的脸埋在下面,大声喊出来:“对不起!”
  
  陆辰舟顿住。
  
  万万没想到跟着他们出来,等待着他的居然是一个道歉。
  
  ……这是这么多年来,他得到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道歉。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