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听见妈妈说不行疼:147147最大胆

发布时间:2020-08-21 11:53 浏览:

少妇这么一听心里就放心多了,不过还是有些戒备,离我有些距离,这样的女人并不笨,而且刚才的决绝也说明这个女人绝对不是胸大无脑的蠢货。

 

 

我们相互介绍了一下,她的名字挺好听的,叫夏禾。

 

 

她一直在眺望着前方,想要在我之前发现同伴,免得我骗了她。

 

 文学

 

“方野,你不是说只有两个姑娘吗?怎么有好几个人呀!”

 

 

夏禾忽然兴奋地叫了起来。

 

 

我眉头一皱,赶忙朝着远方看去,果不其然,在白未晞她们所在的阴凉处时,一下子看到了七个人。

 

 

白未晞和李欣被他们围在一起问东问西,这七八个人里三男四女,其中还有一男两女是外国人。

 

 

其中一个男人看到了我们,对着白未晞她们说了些什么。

 

 

白未晞兴奋地站起来,朝着我挥了挥手,神情有些激动,李欣也站起来大叫,叫我快点过来。

 

 

不过我发现,坐在白未晞身边那个穿着飞行员制服的帅气中年男人此刻正盯着我,眼神里略微带着忌惮的神采。

 

 

他这个神情,让我心里一颤。

 

 

“方野,他叫赵康,是我们航班的机长。”当我走近了,白未晞赶忙给我介绍了起来。

 

 

我点了点头,开口说了声方野。

 

 

“感谢你方野,帮助了三个姑娘,现在我们生还的人员越来越多了,队伍越来越壮大,我们一定能活着回去,肯定会等到救援的!”

 

 

赵康原本和我的客套,此刻竟然变成了鼓舞人心的演讲,他带来的几名生还者,此刻眼中满是神采的看着赵康,一脸兴奋。

 

 

似乎无形之中,大家都把这个机长当成了领头人,这让我感觉很糟糕。

 

 

一担出现了等级分化,那么离所谓的统治也就不远了!

 

 

而且赵康这个人城府,绝对不是什么好货色!

 

 

“赵机长你别搞错了,我可没说要加入你们!”

 

 

我开口说道,从人群之中站了出来。

 

 

“白未晞,李欣,你们怎么选?”

 

 

我看着坐在树干上的两个姑娘开口问道,忽然想起旁边还有个夏禾,“你呢?”

 

 

三个姑娘一脸懵逼的看着我,没懂我什么意思。

 

 

“方野你脑子有病?大家聚在一起才能更好地生存,你要独立?”

 

 

李欣不可思议的朝着我大叫着,可能在她那智商不足七十的脑子里,我就是傻逼的代表人。

 

 

但我自己很清楚,和这个赵机长在一起,我们会死的更快。

 

 

而且我已经注意到,赵康身后的几个男人,眼神在白未晞和夏禾的身上扫来扫去。

 

 

“方兄弟,不加入我们?你这是什么意思?有什么想法你可以说出来,现在需要团结大家的力量,一起度过难关啊!”

 

 

赵康虽然微微诧异,但还是沉得住气,脸上带着祥和的笑容,看上去无比宽容大度,不过我明白,这一切都是伪装的面具,在那皮笑肉不笑的脸下,不知道藏着怎样的黑心!

 

 

“不用了,我的意思很坚决……”

 

 

赵康赶忙摆手,争着说道:“我们已经找到了二三十名生还者了,除了我们七个搜救者,还有十多名生还者在飞机残骸附近休息,如果你们加入,我们的队伍就更加壮大了!只要大家团结一心一起努力,肯定能在这座岛屿上生存下来等到救援的!而且我已经发出了救援信号,很快就会有救援来的!”

 

 

“如果你乱跑不和我们一起,很难保证你的安危,救援队伍也难以找到你们吧!

 

 

最后这句话,赵康眼神挑衅,好似在威胁我一般。

 

 

李欣一听到救援,兴奋地跳了起来,其他六人也满脸的期待之色。

 

 

“所以,加入我们吧,让我们一起努力生存下来!”

 

 

赵康朝着我伸出了手,看上去无比的真诚。

 

 

他给予着大家希望,话语鼓舞人心,但也在蛊惑人心。

 

 

谁又知道他的话是真是假,求救信号是否真的发出?

 

 

李欣忽然跑到我跟前,一把挽住了我的胳膊,仰着脸朝我撒娇道,“方野,你看人家赵机长这么真诚,咱们就加入他们吗,要不了多久就能回去了,而且他们有飞机残骸,你不是说资源是最重要的吗?”

 

 

她朝着我吐着舌头:“到时候要是回去了,说不定咱们还可以约一约……”

 

 

妈的,李欣这个蠢货还没打消对我的念头呢!

 

 

我淡淡一笑,推开了李欣,朝着赵康说道。

 

 

“对不起赵机长,我不太喜欢人多的地方,所以我还是选择不加入你们!”

 

 

我的态度意外地坚定,所有人都愣住了。

 

 

就连温柔体贴的的白未晞都有些诧异的看着我。

 

 

赵康说的如此美好,我是傻了吗为什么不加入他们!

 

 

“你确定?”赵康盯着我,脸上带着略微嘲讽的神色,“这样对你没好处的!相信我!”

 

 

“太自私了吧,想要单飞?”

 

 

“一个人在这里怎么生活啊!加入我们吧!”

 

 

“吼吼,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算盘?一个男人带着三个漂亮女人,你说你是什么动机?”

 

 

赵康身旁的六人叽里呱啦的朝着我一顿开火,开始群体声讨我。

 

 

甚至还有暴躁的男人捏着拳头朝我逼近。

 

 

我没有随意开口,仅仅是注视着他们,我手里的木棍还没丢,若是真的蜂拥而上,我能把他们打的头破血流!

 

 

赵康眼皮微微一跳,可能是看到我握紧了棍子,忽然笑了起来。

 

 

“既然方兄弟有勇气独自面对困境,那我们也没必要勉强,若是扛不住了,随时欢迎加入我们,大家一起才更容易活下来。”

 

 

赵康这一番话,瞬间让其余六人看他的眼神都不一样了,眼神从听取他的意见变成了崇拜,变成了敬仰!

 

 

赵康真会玩弄人心!

 

 

这样的人,或许把你卖了,你还会笑嘻嘻的为他数钱夸他真好!

 

 

“不过方兄弟不愿意加入,其他的姑娘们呢?你们是怎么想的?”赵康目光跳过了我,扫视着白未晞她们。

 

 

场面有些沉寂,此刻是三个姑娘都朝着我看了过来。

 

 

白未晞的眼神是问询,李欣的眼神是鄙夷,而夏禾的眼神是坚定。

 

 

我轻声说道,“你们怎么选择我不会拦着,但是有我在不会让你们受到伤害。”

 

 

不过我话音刚落,李欣便开口骂了起来。

 

 

“方野你该不会是个傻逼吧!那边好吃好喝的什么都有!我才不要跟你什么都没有一起等着饿死!”

 

 

李欣一边骂着,一边走到了赵康的队伍之中。

 

 

赵康的脸上,扬起了一抹胜利的笑容。

我本就计划着让李欣离开,就算是今天不走,以后也会让她主动退出我的团队。

 

 

我不是圣人,不能是个人就去救,她只是个低能整容妹,没有一点点的生存常识,这样的人带在身边只会成为拖累!

 

 

所以当看到李欣加入赵康那边,我没有一点难受,甚至高兴地想要跳舞!

 

 

赵康对着白未晞微微一笑,柔声说道:“未晞,你不来吗?”

 

 

“我……我觉得我还是不来了吧,你们那边伤员多,资源也有限,把有限的资源给伤者吧……”白未晞体贴的说道,“我和方野一起,过得差点也无所谓,毕竟我没伤。”

 

 

这个姑娘,是天使吗?

 

 

温柔,体贴,为别人考虑,最主要的是还听话,白未晞虽然解释的很到位,但我相信,她是因为对我的信任,所以才留下来的!

 

 

我看向夏禾,她的眼神斩钉截铁,异常坚定,站在我的后面,没说一句话。

 

 

这样的态度很明确了,就是要跟着我!

 

 

见到此情此景,赵康眼神有一点点失落,不过还是故作逞强:“没事儿,如果你们有困难了,随时欢迎你们的加入,我们走吧!”

 

 

说完便带着一群人离开了。

 

 

李欣完全没有留恋的意思,甚至和赵康走的很近,还没走出百米,便已经将胳膊挽了上去了。

 

 

我笑了笑,这个女人最后的命运,恐怕难以善终。

 

 

当他们彻底离开之后,白未晞和夏禾这两对美目死死地盯着我,想让我给她们一个解释。

 

 

“我这个人不太喜欢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别人。”

 

 

我淡淡的开口说道,两个姑娘皱着眉头,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

 

 

我继续解释道,“现在赵康已经笼络了所有人的人心,在那里他起着绝对的主导地位,等到时候再有几个忠实的拥护者,也就是狗腿子,一个小型的政权便建立起来。到时候,所有人都得听他们的,那样的生活,你们受得了吗?”

 

 

“更何况,还是把自己的命运交给一个毫无能力只会玩弄嘴皮的废人!”

 

 

夏禾眼中闪烁着光芒看着我,“你这么快就把赵康看穿了?”

 

 

“当务之急,是寻找水源和物资,但是赵康却带着人聚拢生还者,这本身就是大错特错,再加上十多个病号留在原地,几个健全的人一通寻找,浪费人力不说,其实变相的也是赵康害怕,人多壮胆罢了。”

 

 

“这样的领导者,我是不认可的!”

 

 

白未晞和夏禾恍然大悟,忍不住连连点头。

 

 

不过我有些好奇,赵康的宣言那么的诱人,若不是我在社会中摸爬滚打多年,恐怕也会着了他的道!

 

 

但是这两个姑娘,怎么就选择跟着一穷二白的我?

 

 

“你们为什么留下来?我想听真心话!”我看向她们,如果真的要确定作成为同伴,那么就要能把后背交给对方的真正伙伴!

 

 

白未晞也不思考,立刻就说了出来,“你说了会保护我的!我相信你!”

 

 

我点了点头,又看向夏禾。

 

 

她思考了一瞬,缓缓说道,“他们的眼神让我厌恶,但你没有那样看过我,至少你不是色狼,所以跟着你安全一些吧!”

 

 

我笑了笑,没想到夏禾的观察这么敏锐。

 

 

很明显,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弱肉强食,身强体健的男人起着主导地位,而稍微软弱的女人只能成为他们的附属品。

 

 

像夏禾这样的美少妇,到了赵康那边,恐怕会成为众多男人争夺的目标。

 

 

“那现在我们做什么呢?”两个女人齐齐看着我。

 

 

我顿时感觉到压力,她们选择了我,就等于是把命运交给我了,我的手里握着三条人命,任何错误的决策,都可能导致翻车!

 

 

“这里有很多的椰子,能为我们提供水和短期的食物,所以现在我们应该是去海滩上搜集一些可以用的器具。”我提议说道,“要想活下来,咱们都要努力做事,没有谁可以偷懒。”

 

 

白未晞和夏禾都听话的点了点头,跟着我一起朝着海边走去。

 

 

“方野,塑料瓶这些需要吗?”

 

 

“塑料瓶是储存水最好的东西,必须要!”

 

 

“这里漂着一个空的铁罐头!”

 

 

“铁器一定要收集,晚上我们可以用铁罐头煮东西!”

 

 

“我怎么感觉我们成了收破烂的?”

 

 

“这些东西在岛上不是破烂,是宝贝!”

 

 

我强调道。

 

 

原本以为很无趣的收集,却在两个姑娘的欢声笑语下变得舒服起来,这两个漂亮女人越捡越兴奋,惊呼声连连。

 

 

平时在文明社会中被视为垃圾废品的东西,现在看来简直是生活的必需品,她们两个开始还挺嫌弃的,但是听到我说每样东西的用处,都像个宝贝儿一样保存了起来。

 

 

这让我觉得很是欣慰,只要一起努力,生存下来不是太大的问题!

 

 

白未晞在远处认认真真的搜寻着,夏禾却在不停地朝着我走来,经常出现在我的视线里,她娇小的身躯穿着我的衣服本来就有些宽松,低着头寻找的时候,透过领口能看到她里面的两颗饱满,看得我一阵热血沸腾。

 

 

美景难寻啊。

 

 

夏禾没有注意到我隐秘的目光,离我越来越近,而那晃动着的美景也越发的清晰!

 

 

忽然之间,她脚下一滑,猛地朝着水里栽倒而去。

 

 

“哎呀,好疼!”

 

 

夏禾一声惊呼,落入水中,溅起阵阵浪花,我赶忙朝着她冲过去。

 

 

海边浪大,万一被海浪卷走,那我是真的无力回天!

 

 

“怎么了,有没有事!”

 

 

我一把抓住夏禾的胳膊,她坐在水中捂着脚踝,海水打湿了她的衣衫,衣服紧贴在胸前,将那完美的形状勾勒的一览无余!

 

 

“不知道,好像是脚崴了……”

 

 

我蹲下身来,朝着夏禾的脚踝摸去......

 

 

毕竟……太阳已经高悬了啊!

夏禾浑身一颤,似乎有些抗拒别的男人摸她。

 

 

然而这正是她最致命的一点,这样的轻微抗拒,反而更能挑起男人最原始的冲动。

 

 

她那妩媚的痛苦呻吟,配上可怜楚楚的眼神,还有玉足在掌心的滑嫩,是男人都无法抵抗这样的极品吧!

 

 

我感觉浑身发热,好在蹲在海水中能给我带来阵阵清凉,若是站起来,恐怕会出现让人尴尬的一幕!

 

 

“没有伤到骨头,应该只是轻微的扭伤。”

 

 

“好疼……疼……”

 

 

夏禾轻声说道,泪眼婆娑,眼眶都红了一圈。

 

 

毕竟这些在城镇里生活的女人很少受到伤害,野外的生活,比她们想象的更艰难。

 

 

“夏姐姐,没受伤吧!”

 

 

白未晞的声音从一旁传了过来,她离我们有点远,刚刚注意到这边的情况。

 

 

“没事的,方野说不是大问题!”夏禾一脸委屈的模样回应着。

 

 

“我扶你去岸上休息一下!”

 

 

夏禾细嫩的脚踝握在手里的感觉无法言表,我有些舍不得放开,但一直握着,会让人家误认为我有恋足癖!

 

 

夏禾点了点头,我拉着她的手腕想帮她站起来,然而屁股还没离开水面,又是噗通一声,坐在了水里。

 

 

“不行,我现在动不了……完全用不上力!”

 

 

在海水里坐着绝对不是明智之选,且不说水中带刺的有毒的海洋生物,还有可能被海浪带来的生活垃圾伤害,我一咬牙,伸手探下水底。

 

 

“啊,方野,你干嘛……”

 

 

我一把将夏禾抱了起来,因为公主抱的重心是朝着我这边,夏禾整个人落到我的怀里,手不自觉的搂着我的脖子。

 

 

姑娘有些惊慌失措,可能除了自己的老公,这么些年第一次被其他男人公主抱。

 

 

“抱歉,只能这样送你上去了!”

 

 

我尴尬的笑了笑,夏禾红着脸嗯了一声,低着头不敢看我。

 

 

她的手搂着我的脖子,整个人倒在我的身上,而那丰满的两团,在我眼前随着我前行的节奏不停地颠簸着,摩擦着我的胸前。

 

 

在这样诱惑下去,恐怕我真的把持不住!

 

 

毕竟,我也是个生理正常的男性啊!

 

 

三步并作两步,我赶忙将夏禾送到了岸边,帮她揉了揉脚踝之后,加入了白未晞的搜刮工作!

 

 

连续两三个小时的搜刮,我们的战利品极为丰厚,海洋垃圾带来的大量的都市生活品,塑料瓶,玻璃杯,泡沫尼龙绳塑料壳,还有罐头等等。

 

 

反正只要有用的东西我都给搬到了岸边。

 

 

而今天收获最大的,是那一张有些破烂的大鱼网!

 

 

虽然烂了不少大洞,不过完整的部分依旧可以用来捕鱼,有了这东西,想要饿死我们真有些困难!

 

 

此刻天色不早了,白未晞早已经精疲力竭,夏禾坐在岸边休息了片刻之后,在沙滩边也努力地工作着,看到大家这么卖力,活下去的希望又增加了不少。

 

 

“今天就到这里吧,马上也要涨潮了,再继续下去会有危险。”

 

 

“那我们接下来做什么?”白未晞擦着额头细密的汗水,因为劳动满是汗水的缘故,她解开了制服胸前的扣子,露出了一片娇嫩。

 

 

我赶忙将视线收了回来,轻轻咳嗽了一下,“找住处!”

 

 

“这荒郊野外的,能住在哪里啊?”夏禾耷拉着眉头,一副可怜的模样。

 

 

带着两个姑娘,自然不能找棵树下席地而睡,而且这片荒地上到底存在着什么并不清楚,若是在夜晚遭到了袭击,恐怕就真的命丧黄泉了!

 

 

忽然,我回想起刚才寻找夏禾的时候,似乎在不远处的海滩有一处山洞。

 

 

凸出的岩石形成了洞壁,上方是茂密的椰子树,只要将周围围上一圈栅栏,不只是能抵挡野兽,还能遮阳避雨,非常好的居住场所!

 

 

用尼龙口袋把东西都装好,我拖着口袋朝着山洞走去,白未晞扶着夏禾,姑娘们跟在我的背后,嘲笑我好像捡破烂的!

 

 

“捡破烂的能有我这么帅?”

 

 

我转过身来,露出了一个自认为帅气的笑容,瞬变秀了秀没有上衣遮挡的胸肌。

 

 

“自恋狂,就算你比捡破烂的帅,那也只能是帅破烂……”

 

 

在这样的环境,能有人一起说笑调解情绪是非常有必要的!

 

 

当我们走到山洞旁边的时候,姑娘们眼中有一点点失落。

 

 

“我们今晚只能住这里么?怎么睡呀!”

 

 

见到她们还保留着安逸思想,我放下了手中的尼龙口袋,严肃的对她们强调道。

 

 

“这里不是度假区,我们不是在旅游,能有一个遮风避雨的住所已经很不错了!你们要端正你们的思想和态度!”

 

 

可能我的语气有一点点吓人,夏禾微微一颤,红着脸不敢说话,白未晞脑袋点的跟拨浪鼓似的。

 

 

她的动作让我和夏禾一瞬间就笑了出来,我让她们想办法把周围清理一下,毕竟可能在这里会住上很长一段时间,尽量让自己舒适一些。

 

 

而我也有非常重要的任务,生火和今晚的食物!

 

 

我们在林边徘徊,因为不知道丛林的情况,所以没敢深入,姑娘们叽叽喳喳,讨论着用什么树叶当床垫更舒服一些,而我则是寻找着适合生火的干草和干柴。

 

 

钻木取火,利用摩擦生热而产生火,原理很简单,但是如果找不到易着点底的生火材料是绝对无法钻木取火的!

 

 

不过好在这片丛林植物种类丰富,很快,我们便坐在山洞里,围照着一团温暖的篝火。

 

 

在这样的荒郊野外,火给人无比的安全感。

 

 

“呼……好累啊!”

 

 

白未晞躺在了棕榈叶编成的草垫上,伸展着娇躯,那平坦的小腹和饱满的胸脯,加上制服短裙下面的若隐若现,真让人想入非非。

 

 

夏禾也捂着小腰躺了下来,那穿着超短裤的大白腿在火旁明晃晃的。

 

 

“方野,麻烦你摘点椰子吧,我有点口渴……”

 

 

白未晞在草垫上舒展着身体,转过头来对我说道。

 

 

我舔了舔干涸的嘴唇,确实有些渴,更何况还面对两个躺着的美女……

 

 

两个姑娘眼神古怪的看着我,立马缩成了一团,离我远远的。

 

 

“你们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只是口渴了啊……”

 

 

头顶就是青椰林,我翻身上了顶,摘下十几个椰子囤在山洞里。

 

 

不过椰子水并不能长期当水使用,里面缺少人体必需的微凉矿物质元素,我得想办法寻找干净的水源!

 

 

就在我们喝着椰子水吃着椰子肉时,只见远处缓缓走来一群人。

 

 

赵康和他的搜救队员满脸疲惫的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原本的七个人加上李欣,到现在的十三人,看来他们又寻到了几个生还者。

 

 

夏禾忽然躲在了我的背后,身体微微颤抖着。

 

 

我这才注意到,人群之中竟然有那想玷污夏禾的死肥猪!

 

 

“有我在,不用怕!我会保护你的!”

 

 

我对她轻声说道,随手抓住了旁边的啤酒瓶,外国进口的,厚实!

 

 

赵康等人老远便看到了我们,全员凝视着我们,不停地打量着我们的居住环境和现有的物资。

 

 

从赵康的眼中看出了一丝贪婪之色。

 

 

“哟,方野,你就带姑娘们住这种地方啊,啧啧啧,跟捡破烂儿似的,囤了这么多垃圾!”

 

 

李欣一脸嫌弃的对我说道,她站在赵康旁边,不停地用自己的硅胶胸磨蹭着赵康的手臂。

 

 

我只是笑了笑,没有回应她。

 

 

毕竟从赵康的贪婪的眼神中能看出,他那里绝对没我这条件!

 

 

而那胖子原本正盯着李欣的屁股猛看着,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忽然听到了李欣的声音,转头看向了山洞。

 

 

当他看见站在山洞旁的我,还有背后的夏禾,顿时睁开了肥厚的眼皮暴怒道:“就是他!就是这小子和那骚娘们,他们把我绑起来想要杀了我!留着他们绝对是祸害!不能放过他们!”

肥猪大骂着,就要朝着我们冲过来,毕竟现在他人多势众,如果仅是他一个人,看到我恐怕早吓得掉头就跑了!

 

 

“你来试试?”

 

 

我挥舞了着手中的啤酒瓶,他要是敢上,我一瓶子爆头!

 

 

“回来!”

 

 

赵康一声冷喝,胖子一怔,停下了脚步,愤愤的一跺脚,朝着我放了句狠话,“你小子给我等着!”

 

 

赵康朝着我笑了笑,“方兄弟,打扰了。”

 

 

“不打扰,不过赵机长,你真要让这胖子入伙?你知道他为什么那么激愤吗?因为绑住他的人是我!”

 

 

我也冷笑了一声,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我继续说道,“他想对我背后的姑娘用强!这种作奸犯科的家伙留在身边,怕是引狼入室啊!”

 

 

“不是的,我……”胖子想要辩解,“我只是想要帮助她,他们就合伙想要杀了我……”

 

 

“不要脸!”

 

 

夏禾眼里流着泪大叫道。

 

 

赵康眼神一凝,“我们要什么样的人,和方兄弟无关吧,多个人就是多份力量!再说了,就算他真想骚扰那个姑娘,你们总不能要人性命吧!”

 

 

赵康难道要借此机会对我发难?

 

 

我眼神冰冷的盯着他,手中的玻璃瓶攥的更紧了,“在这里,谁要是不想让我们活,我就让他死!”

 

 

赵康笑了笑,“口气可真不小,那就祝你们好运啦!”

 

 

说完赵康带着人离去,死肥猪一直凶狠的盯着我们,看样子不报仇心里不舒坦。

 

 

“方野,我们当时就应该……”

 

 

夏禾颤颤巍巍的说道,我嗯了一声,如果当时果断点,就不会造成现在这样的局面。

 

 

不过眼下,似乎也不是太大的危机!

 

 

我没有浪费时间去寻找食物,在尼龙口袋一阵翻找,终于找出几个废弃的罐头。

 

 

我用石头将铁皮砸下来,在石头上疯狂的磨着边缘。

 

 

“方野……你这是在干嘛?”夏禾心有余悸的问道我。

 

 

白未晞也凑了过来好奇的看着我。

 

 

“准备送他们一份礼物!”我冷笑着,将几片磨好的铁皮绑在一起,罐头的铁皮很薄,容易弯折,但是因为足够薄,稍加打磨就能变得异常锋利!

 

 

我用绳子将铁皮紧紧的绑在木棍上,好似一把长刀。

 

 

同时我又把玻璃瓶敲碎,把锋利的碎片绑在长柄木棍子,做成了长矛。

 

 

就在我刚完成两三件武器的时候,不远处响起了赵康爽朗的笑声。

 

 

“没想到方兄弟不只是胆识过人,能力更是出众啊!”

 

 

“承蒙夸奖!恭维的话咱们就别多说了!”

 

 

我提起手中的长刀和长矛看向不远处,赵康带着三五个精壮男人走了过来,其中还有那咬牙切齿的死胖子。

 

 

“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什么事!”

 

 

我将白未晞和夏禾护在身后,眼神冰冷的看着他们。

 

 

“我们营地没有火种,这飞机上也不允许带打火机,没有火可怎么生活啊,所以……”照看眼神贪婪的盯着我们的篝火,“想找方兄弟借个火!”

 

 

一个男人走了上来,手里拿着捆绑着布条的木棍,还没等我同意,就朝着火堆伸去,那理所当然的模样,好似我就应该给他们提供火种似的!

 

 

“我有说要借给你们吗?”

 

 

我一脚踢开木棍,男人一脸暴怒的看着我,木棍被我踢的老远。

 

 

“你干什么!”

 

 

我挡在篝火前,“不借!”

 

 

那男人嗷呜一声大叫,提着拳头就要朝我打来,然而还没近我身,便被我一脚踹飞出去,滚到了赵康的脚边。

 

 

赵康眼神一凝,凶狠的看着我:“方兄弟,你这未免太不近人情了吧,现在大家都处在困境,只有互相帮助才能活下去!”

 

 

“真是自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