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桂英被俘倒挂金莲:红酒冰块毛笔塞

发布时间:2020-08-13 17:39 浏览:

这男的是谁?为什么我的女友跟他在一起还有说有笑的?他们两个为什么去人流很少的学校辅路上去聊天?

  我的心里充满了想走过去的冲动,但是我没有这么冒失的过去,不过我心里也有些担忧,我怕我深爱的女友有事情瞒着我。

  我距离他们不敢太近,只能站在绿化带旁装着等人的样子偷偷透过绿化带的间隙看着他们。

  两人聊天的气氛看起来很不错,至少是那个男的说的话,不时的把我的女友姜雪逗的咯咯直乐。
 

 文学

  我看着不远处姜雪乐的用玉手捂着红唇,同时因为笑声的牵引,胸前两团坚挺的波涛在不断的汹涌澎拜。

  这一幕出现之后,我的心里升起了一阵强烈的嫉妒与愤怒。可我不是毛头小子,也不可能凭借自己的想象就去认定这件事情的真实性。

  我努力的压抑着心中的烦躁感,继续看着我的女友和那个男的说话,我就不信他们会这样一直聊下去。

  果然,不知道那个男的微微靠近了姜雪的身边,好像很小声的跟她说了句什么,只见姜雪摇摇头没有同意。

  我在这里听不到他们的任何对话,这让我心急如焚,恨不得上前去问个明白。

  那个男的还在把头凑到姜雪的耳边说着什么,最后姜雪没有点头也没有拒绝,那个男的直接转身走了。

  我看到这里心里松了口气,同时我也在琢磨着,也许这里边有些东西是我误会了,事实并不是我想的那样。

  我松口气的时候,就见那个男的没走两步,就打开了旁边停着的一辆黑色宝马车的后排座车门。

  那个男的坐进了车的后排座里,又向几米之外的姜雪摆动了两下手臂,示意她过去之后,就把后排座的车门关上了。

  我把目光又放在了姜雪身上,看着我漂亮女友的脸庞上,闪过了一丝的挣扎于犹豫,我看得出来,现在的她并不像之前一样表现的那么轻松,就连脸上挂着的迷人笑容也消失不见了。

  她这样的表情像是在做出某种重要决定似的。

  眼前意外的情景已经让我失去了判断能力,我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而我跟姜雪相恋这么久,也从未见过眼前这个男人。

  心情复杂的我看着眼前的一切,没过几秒钟,远处一直都站在那里没有动作的姜雪开始动了,竟然是向着几米之外的宝马车而去。

  在我的眼前,我的女友姜雪竟然打开了宝马车的后排座车门坐了进去。

 

  天色开始变得渐渐暗了下来,我视线之前,那条已经没有多少学生们穿行的辅路上,那辆黑色的宝马车一直停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

  我想努力的平静下来,但是我发现我做不到,我的心砰砰的跳着,每跳一次就像是有一把刀插在心窝里。

  我不希望我以前跟姜雪在一起开心的日子都是个梦,我是个很简单的人,更不希望我深爱的人对我做出欺骗和背叛的事情来。

  我就这么站在原地,忍不住的掏出烟来点上抽着,平时的时候姜雪是最讨厌我抽烟的,我见她的时候从来不抽烟,但是我现在忍不住的想抽上一根缓解一下我此刻复杂的心情。

  天色已经变得更加昏暗,也许过不了半小时就完全变黑,我不知道姜雪为什么过了半个小时了还不从车里出来。

  偏僻的小道上,车窗玻璃都贴着深色的太阳膜,我努力的向里边看去,但是看不到任何的景象。

  一男一女,昏暗偏僻的环境下,偷偷坐在狭小的车里,还都同时在车子的后排座上。

  他们想干什么?!他们在干什么?!

  我的耐心一点点的被消耗干净,本来还想着冷静下来,理智的去搞清楚这件事情,可是我现在等了这半个小时的时间,我已经变得焦躁不安了。

  我再次狠狠的抽了一口烟,把烟头扔在地上用脚狠狠的碾灭,正当我想向小道那边的宝马车走过去的时候,宝马车后排车门终于打开,这时候我刚迈出一步的脚步也收了回来。

  半个小时的时间了,车门总算打开了。

  我草泥马戈壁!

  首先下车的,是我的女友姜雪,她在下车之后甩甩头,然后用手轻轻的梳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头发。

  我看到这里肺都快气炸了,更让我崩溃的还在后边。整理了一下头发之后,姜雪又伸出手沿着她纤细的蛮腰,一直到腰臀处,不断的用手掌抚平自己的裙子,好像这件裙子起了很多皱褶一样。

  做完这些动作之后,没等我有任何的举动,姜雪已经转身匆匆离开了宝马车,我看她迈步离开走的道路,正是去她宿舍的方向。

  在姜雪向前走了没几秒钟,那个男人也从宝马车的后排座下来,紧接着坐到了驾驶座上,发动了车子,向姜雪相反的方向开车离开。

  我一直紧紧的盯着那辆宝马车消失在学校的大门口,这才收回了视线。

  这时候学校里还没开始上晚自习,不时的有学生路过我的身边。

  我忽然间感觉全身没有了力气,直接就在道路旁弯下腰,坐在了绿化带旁边的路沿石上。

  我多么希望今天所看到了一切都是虚幻的,但是眼前真实的一切在狠心的告诉我,这一切并不是个梦。

  我也不知道坐了多久,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是被那些准备上晚自习的学生们吵醒的。

  我努力的让自己内心平静下来,然后再次拿起电话,看着手机屏上那一串熟悉的号码,还有那个熟悉的联系名字。

  最爱的小雪!这是我为姜雪编辑的电话薄用户名,现在看着这五个字,忽然感觉很讽刺。

  连续的深呼吸了几次,我尽量让心情变得平静起来,之后我将电话拨打了过去。

  响了没两声电话接通了,对面姜雪柔美动听的声音里充满了喜悦:“张扬,你下班了吗?今天有没有想我?”

  电话里,姜雪的语气充满了甜蜜,这让我的心里舒服了很多,不论怎样,每当我听到深爱的人对我这样说话,我总是会忍不住的生出深深的怜惜。

  “下班了,我今天完成了一个大单,准备请你吃好吃的去呢,我现在刚到你们学校,你晚上有自习吗?”我尽量装着不在意的语气,向姜雪问了一句。

  我说完话,就听到姜雪那边欢呼了一下,然后又跟我说了一句:“真的?那太好了,我收拾一下马上下楼,我去找你。”

  我跟她说了我的位置之后就挂断了电话,心情复杂的等待着姜雪的出现。

  没过十分钟,姜雪出现在了我的眼前,看着阳光靓丽的姜雪,我的心再次变得刺痛,因为她现在的打扮,正是刚才坐在宝马车里的装扮,那一身漂亮的宝石蓝连衣裙,在我眼里像极了对我的讽刺。

  姜雪见到我之后,跟活泼的梅花鹿一样,蹦跳了两步就扑到了我的怀里。

  感受着身前这具惹火的娇躯,我胸前被巨大的柔软与弹性紧紧的挤压着。我如果是在往常的时候,我早就浑身燥热的有反应了。但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了往日的激动与燥热。

  因为在我脑子里,一个很阴暗的幻想画面出现,我漂亮可爱的女友,正风搔的跪在地上被人肆无忌惮的骑着玩弄。

  我不敢再去胡思乱想下去。

  回过神来之后,我也搂了一下姜雪性感的小蛮腰,这才松开手向她说了一句:“这阵子没来看你了,今天我请你去吃烤鱼去,你这两天不是在电话里老说想去吃烤鱼吗?”

  听到我的话姜雪点了两下头,动作说不出的可爱:“还是我的阿扬疼我,走,正好有点事情耽误了,我没吃饭呢。”

  听到这句话,我的心又绞痛了一下,我转头看着姜雪张了张嘴,我的话已经到嘴边了,可是看着她那张漂亮的脸庞,还有一双笑眯眯的清澈眼睛,最后还是把话咽了下去。

  这件事情,我还是调查清楚再说吧,我不希望因为我的冲动,失去了我身边这个心爱的女人。当然也不希望这件事情真的像我想的一样。

  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早调查清楚真实的情况。其实到现在为止,我都不相信姜雪会是那种女人。

  我们恋爱两年多了,这个时间已经足够我去看清楚她的为人。

  我所接触的姜雪,跟我今天看到的姜雪,简直就是两个人。这也正是我矛盾和纠结的地方。

  “一会儿吃完烤鱼,去我那吧,咱们有阵子没好好呆在一起了。”我一边走一边向姜雪说了一句。

  我在距离公司不远的小区跟一对夫妻合租了一套小房子,平时的时候有空了就会约女友过去。每次都是我们刺激癫狂的时候。

  以往的时候,姜雪都会轻轻点点头,然后再向我假装气呼呼向我哼一声,但是今晚却出现了异样。

  “阿扬,今天不行,等下次好吗?”姜雪向我摇摇头说了一句。

  我听到这里心中一沉,一个可怕的想法出现在了我的脑海中。

  我听了她的话,惊异的看着她。也许是我的眼神让她感觉到了一丝异常,之后姜雪又紧了紧挽着我胳膊的小手,向我说了一句:“今天真的有事啊,宿舍里的舍友倩倩过生日。

  要不是你刚才打电话喊我吃饭,我就跟她们一起去吃了。等她们吃完饭了,还要一起唱歌呢,我不去吃饭再不去陪跟他们一起唱歌去,那我以后多尴尬啊,倩倩还以为我不给她面子呢。”

  我听了姜雪的话点了点头,这个理由没毛病,我也就点了点头表示理解,因为她们宿舍其他三个人我都认识。

  我们向前走了一段路,我又跟姜雪说了一句:“我也好久没唱歌了,方便的话带我一起啊。”

  这次姜雪想了想之后点了点头:“那也行,反正我那三个舍友闺蜜你都认识,去了正好也算给她面子,也给我长脸了。”

  姜雪的话让我心中变得更加迷惘,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如果真是有问题的话,那姜雪应该找理由拒绝我的啊,但是她现在很坦荡的答应了。

  今天的事情,让我觉得越来越看不懂了。

  那家烤鱼店距离学校不远,姜雪柔滑粉嫩的小臂挽着我的胳膊,我们俩悠闲的走了几分钟就到了地方。

  进去之后里边人不少,我们选择了一个僻静的角落坐了下来,点了一条鲥鱼烤上,我跟姜雪就聊起天来。

  从进来到现在,周边有不几个男人时不时的会打量姜雪一眼,这种举动也让我变得隐隐有些骄傲。

  我的女友,走到哪都是这么的吸引人,哪怕是现在,我还经常听姜雪说时不时的有学生去向她表白呢。

  不过以我跟姜雪的感情,我相信他们根本不会有成功的机会。

  当然,这种想法也是在今天之前,今天我刚见到的情景,已经让我这种坚定的想法产生了动摇。

  这顿烤鱼吃的很满意,至少在吃饭的时候,姜雪对我还是一如既往的依恋,她的言行举止和一举一动对我来说,跟以前没有任何区别。

  我的心里开始相信姜雪,之前我看到的那一幕,也许真的是个误会而已。

  这几天没见,我们俩有说不完的话,当我们离开这家烤鱼店的时候,已经快晚上八点了。

  “你今晚真的不陪我吗?等给倩倩过完生日从ktv离开也不行?”走出店,我向身旁揽着我的姜雪说了一句。

  姜雪性感的红唇翘了翘,向我白了一眼,这细微的动作看得我心中荡漾。

  “今天会玩很晚,我再跟你一起回去,那我明天上课铁定迟到。乖啊,等我下次有空过来陪你好不好?

  你等等,我打电话给倩倩问她们吃完饭了没。”姜雪向我说完,一手牵着我的手,另手拿出手机来给她的舍友开始打电话。

  两人聊了两句之后姜雪挂断了电话,我的手握着姜雪的手,把她的手在我的手掌中轻轻的揉搓,姜雪滑腻娇嫩的小手总是让我喜欢的不得了,这让我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这灵活销魂的小手曾经给我带来的舒爽感受。

  “走吧,她们已经吃完饭了,正准备去欢乐时光ktv呢,咱们也过去吧。”姜雪向我说了一句之后,就拉着我准备去路口打出租车。

  可是在她转身的刹那间,我发现在她宝石蓝的裙子上,一道淡白色液体斑点的痕迹出现在了她裙摆上。我只感觉自己的头皮发麻,脑子轰隆一下炸开。

  作为男人,对这样的痕迹是不会陌生的,虽然只是扫了一眼,但是我感觉我不会看错的。

  我的心脏在猛烈的颤抖着,之后顿了一下拉住了她,看着姜雪漂亮的容颜,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我想说的话来。

  我努力的让自己笑出来,但是哪怕是我自己也能感觉到笑容是多么的僵硬,我向她说了一句:“还是你去吧,我想了想,感觉都是你们一个宿舍的,我这个校外人员再去不合适,怕你们玩的放不开。

  你去了之后不许喝酒,不去回去的太晚啊。等我看看明后天有空了再过来找你。”

  既然姜雪让我陪她过去,我对今晚她的去向已经不再怀疑了,更何况刚才打电话的时候,我能够听到倩倩在电话那头模模糊糊的声音。

  可是她裙子上的痕迹,让我感觉自己的心好累,脑子里一团浆糊根本没有去跟她舍友一起唱歌的兴趣了。

  姜雪听了我的话奇怪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念叨了一句:“你今天给我的感觉怪怪的。你到底去不去啊?不去我就过去了,吃饭的时候没过去,他们都抱怨我了,这次唱歌我再去晚了,指不定她们又要作弄我呢。”

  我向她点点头,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句:“嗯,那你赶紧去吧,我就不去了,好不容易公司那边忙完了,你又不陪我一起回去,我就先回去睡觉去。”

  姜雪拥抱了我一下之后,用她柔软温热的红唇在我的嘴角上点了一下:“回去你也要乖乖睡觉哦。”

  这个时间出租车正多,我目送着姜雪打开了出租车后排座的车门,她向我笑笑摆摆手之后,在坐进了车里,车子也启动离开。

  表面上来看,这一切真的很美好,就像我们以前一样,平淡中流露着温馨,我们之间对彼此的关系都是真实的。

  我想去相信这一切,我想去相信姜雪,我做梦都不会相信姜雪会有欺骗我的一天。

  可是……

  姜雪坐出租车已经走了很久了,我这才呆呆的回过神来,我忍不住再次摸出烟来点着抽着,这次我点烟的双手都在微微颤抖。

  今天来找姜雪,这对我来说简直是一波三折。

  姜雪离开了,转身坐进了出租车里的瞬间,宝石蓝色的裙子一侧的下摆上,那道淡白色的液体痕迹是如此的扎眼。

  那道痕迹已经变得干涸,在姜雪的裙子上滑出一道十公分左右的痕迹出来,在宝石蓝色裙子颜色的反衬下,这种颜色的反差我是不会看错。

  那是什么?

  下午跟男人聊得热乎,又神神秘秘的跟那个男人一起去了车的后排座里过了半个小时。出来之后又是整理头发又是抚平裙子的。

  那裙子下摆的边缘,那淡白色的液体,那到底是踏马的什么东西?!

  我自己怎么回到住处的,已经没有什么印象了,我的脑子里都是姜雪临走那的瞬间。

  那宝石蓝的裙子上,一抹淡白色液体的痕迹,就像是进入我内心深处的魔鬼,不断的折磨着我,我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像被撕扯成了碎片。

  我打开房门走进去,正看到李勇洗漱完穿过客厅向他的房间走去。

  这套两居室的小房子是我跟李勇两口子合租的,他跟他老婆王楠住在大卧室,我住在小卧室里。

  他们俩是从本省的乡镇来明华市,暂时租住在这里,两口子在这个城市里赚钱,一个月下来也能省下来大几千块,这些钱要比他们在乡镇上班的时候多太多了。

  李勇见我进了客厅,跟我打了个招呼:“下班了?今天回来的挺晚的,不跟你聊了啊,我回屋去了。”

  我向李勇笑了一下点点头算是回应他,在他回房间关上了卧室的房门之后,我的脸色再次垮了下来,因为到现在为止,因为我看到女友最后上车的那一幕,心理压抑的还有些喘不过气来。

  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把门关上之后一屁股坐在了床边。苦闷的抽了根烟,我叹了口气离开房间去洗漱去了。

  洗了把脸,我看着面盆上边的镜子,其实我长得也不算坏,至少眉宇方正,人也看的很有精气神,不能说帅吧,至少不丑。

  我的身材也是这么好,毕竟我曾经是校篮球队的,只不过毕业上班之后,我小腹的腹肌才隐隐消失不见。我看着自己的脸颊,脸庞上的水滴不断的向下滴淌,我再次充满压抑的叹了口气。

  我索性不再洗脸,而是去了卧室换上了短裤和背心拿好东西去洗澡去了。

  洗完澡擦干身子,我把内裤和短裤套在腿上提好,却意外的看到了这个小间内侧,竟然有几件衣物放在那里。

  有男人的T恤和内裤,也有女人的文胸、内裤和丝袜。

  听着王楠被我捂住嘴巴发出呜呜的声音,我庆幸自己有先见之明,不然的话被她这一嗓子喊出来,先不说李勇会不会拿刀砍我,至少我明天是没脸出门见人了。

  “嫂子,我不是故意的,你可别喊啊,勇哥听到那就尴尬了。”我见王楠不断的挣扎,想摆脱我捂着她嘴的手掌,我赶紧向她讨好着说了一句,连我自己都能感受到,这乞求的语气是多么的低贱。

  我提起勇哥之后,王楠果然动作停顿了一下,看起来也不再挣扎了,我试着慢慢的减去力道,最后终于将手掌从王楠的嘴边拿了下来。

  现在的王楠满脸通红,充满愤怒情绪的眼睛里还带着水雾,狠狠的瞪了我一会儿,她的眼神不自觉的向下又瞄了一眼,这时候我也管不了湿漉漉的地方,直接把内裤连同外边的短裤一起提到了腰上。

  “呸!”王楠大眼睛又瞪了我

  一眼,之后向我啐了一口,只不过声音压低了很多,好像是害怕卧室里李勇听到声音。

  我现在也不敢再开口说话了,这件事情越说越丢人,我再次向王楠说了一声对不起之后,就小心翼翼的把另一只手抓着的情趣丁字裤和紫色丝/袜放在了原来的地方。

  放上去的时候,我看到那件丁字裤已经变得湿乎乎的一片,看起来黏糊糊的,我不敢多看一眼,眼光却放在了王楠的唇角与下巴上。

  这个并不漂亮的女人,也许是因为三十岁这个成熟的年纪,让她看起来很有韵味。但是我现在盯着她的下巴和嘴唇,并不是因为被她吸引住,而是我发现了一个令我不知道该如何用语言来形容的情况。

  刚才的时候情况紧急,我把手里拿着的内裤转到另一只手上,然后用这只手来捂住了王楠的嘴不让她惊叫出来……

  我看着王楠嘴角和下巴有些粘湿,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

  在我想着这些的短短时间,王楠已经伸手把她放在架子上的丝/袜、文胸和内裤都抓在了手里,最后看着手里黏糊糊的性感内裤,眼里露出了恶心的神色,向我低声吼了一句:“还不出去,站在这干嘛?”

  被她吼了这一嗓子,我如蒙大赦的点点头,赶紧溜了出去。

  我飞快的跑到我的房间把门关上,我的背后靠在门上大口的穿着粗气,同时心里更加的烦躁不安。

  我顾不上多想,把耳朵贴在了我的房门上,努力的去倾听外边的声响。

  安静的房间中,我听到了马桶冲水的声音,又听到了里边洗衣机注水的声音,还有面盆处的水龙头在哗哗流水的声音。

  我现在才算松了口气,这些声响让我变得踏实,我真怕她告诉她的老公李勇,这样的话我都不知道接下来要面对的是什么情况。

  啪!

  我倚靠在门上,越想这件事情,越感觉丢人现眼心里憋屈。我再也忍不住的对着自己的脸扇了一巴掌,感觉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疼痛同时,还在不断的骂着自己是个傻X。

  刚才洗完澡的时候已经把门锁打开准备出去了,我怎么就这么贱的把内裤和丝/袜拿在手里了。哪怕是我真的憋屈的想要出火,我怎么就是个猪脑子,没有把门重新锁上呢。

  我发现自己有点魂不守舍的,正当我在门内侧确认了王楠那边应该不会把这件事情告诉李勇之后,我正准备去床上,但旁边卧室的门吱嘎声响了。

  我再次趴在门上听着外边的动静,李勇显然是已经离开了卧室到了客厅里,只听见他在客厅说了一句:“不是说明天洗衣服吗?这么晚了就别洗了,要不先泡一泡,等着明早再洗。

  这破洗衣机声音吵死人了,咦?你不是都洗完脸了吗?怎么又洗了一遍?”

  我的心再次被揪紧,生怕王楠说出来什么。

  “很快就洗完了,你赶紧睡觉吧,明早还要跑长途拉货去,我感觉皮肤有点干,沾点水湿一湿。”王楠的声音穿在我的耳朵里,简直就像是仙乐一样。

  我在心里暗自感激了一下王楠,这才离开了房门走到床边。

  我把短裤内裤都脱了下来,然后找出纸巾把我有些黏糊糊的下边擦干净,这才彻底放松躺在了床上。

  下午发现了女友的异常情况,晚上回来之后又摊上了这样的狗屁事情,我感觉真是哔了狗。

  过了很久之后,我才不再胡思乱想,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可转念一想,我废寝忘食的完成了一笔大单,这几天领导特意犒劳我让我休息几天的,这样我又倒在了床上。

  本来是想再继续睡觉的,可是已经醒了就再也睡不着了,我看了看时间,现在是早上九点多点。我也不睡了,穿上衣服起床去洗漱。

  洗漱完毕,我从洗漱间走出来,正巧看到另一间卧室的房门打开,王楠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客厅里边穿戴整齐的王楠看样子是要出门上班,但是在我跟她客厅相遇之后,气氛变得尴尬了起来。

  我只能面部僵硬的向王楠笑了一下还是向她打了个招呼:“嫂子,今天没上班啊?”

  王楠的老公李勇是货运公司的司机,开大车的,早出晚归的,现在一定上班去了,倒是王楠在一家做理财保险的公司做事,上班很清闲。

  王楠在听到我向她打招呼,脸色再次变得红了起来,同时眼神怪异的看着我,脸上的表情复杂:“上不上班关你什么事请?你昨晚……你昨晚为什么拿我的内裤打……打……我没想到,平时看你挺老实的,没想到心理这么变态。”

  说到了‘打’字之后,王楠纠结了一番,最后还是没有把飞机俩字说出来。

  “昨晚我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做出那事来,嫂子,我这真不是故意要冒犯你的,你就当是我一时犯错事,这事情就揭过去吧。我现在郑重向你道歉。”我说完这句话之后,还特意向王楠弯腰鞠躬了一下。

  也许是我鞠躬的动作出乎了王楠的意料,我把身子直起来的时候,就见王楠张了张嘴,最后犹豫了一会儿之后,才向我开口说了起来:“张扬,你太年轻,有时候忍不住……嫂子也理解你,但你昨天太过分了。

  把你的那些脏东西都弄在我内裤里,湿乎乎的一片不说,你看看你昨晚干的好事,你用哪只手堵住我的嘴的?你说你恶心不恶心?”

  成熟的少妇阅历和心理就是比年轻人稳当,我看着王楠理智的向我说起这个,心里越来越尴尬。

  我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因为这件事情让我感觉羞于启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