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护士改造成乳牛:打赌带到密室打私人部位

发布时间:2020-08-12 17:27 浏览:

 徐美凤面上一怔,眼睛的泪水,她没想到当一个人面对死亡的时候,居然还能笑得如此平静,这样的男人真是世间少有。

 

  “林老师,你放心,要是你真有个万一,大姐陪你一起下去。”徐美凤咬咬牙,一抹眼角的泪水,蹲在在了林晓东面前,美好的身材完全展露在他的眼前。

 

  “徐大姐,你这是何苦呢!再说你还有小虎要照顾呢!”林晓东没想到徐美凤居然会这么说,他一边劝着,一边赶紧移开了目光。他现在已经是个要死的人了,心里哪还能再有半点别的想法?

 

  “咕噜!”

 

 文学

  林晓东无力躺在地上,咽了一口吐沫。经过早上的大战,和刚才救人的经历,林晓东早就筋疲力尽了!

 

  “徐,徐大姐,你有吃的吗?”既然都要死了,林晓东不想饿着肚子死去。

 

  “吃的?”徐美凤听见林晓东的话,不知何故有了点想笑的感觉。

 

  可再想林晓东的遭遇,面容上却是愁容惨淡,叹息道:“林老师你等我一会,我去找找!”

 

  现在林晓东只觉得手脚冰冷,身体就像打了摆子似的,抖动不停。

 

  其实刚才那番话不过是林晓东的借口而已,身体传递出来的感觉让他知道,自己的时间所剩不多了。

 

  “林老师您怎么了?是不是冷得厉害?”没找到吃得的徐美凤带着哭腔,六神无主地将他紧紧抱入怀里,仿佛想要用这种办法让林晓东暖和一些。

 

  两具身子紧紧地贴在一起,林晓东是村里唯一的教师,也是村子未来的希望。为了救他的命,徐美凤什么也顾不上了!

 

  林晓东的胸膛紧和她紧紧贴在一起,徐美凤两条修长的白腿也垫在他的身下,林晓东掌心里传来细滑温热的触感。

 

  他动了动身子,不知碰到了哪里,徐美凤发出一声娇弱的吟叹。

  可惜林晓东什么也看不见了,脑海里闪过无数画面,“妈的,我林晓东这辈子真他娘的窝囊,女朋友被人抢了,也没让爸妈过上好日子,真是垃圾啊!碌碌无为地活了二十多年!”

 

  “咦,这是什么情况?”正当林晓抱怨老天的不公之际,他脖子上挂着的一块玉佩突然散发出一道白光,直射林晓东眉心之中。

 

  强大乳白光芒顿时涌入他的体内,身体突然膨胀的痛楚让林晓东惨叫一声,顿时昏死在徐美凤的怀里,失去了知觉。

 

  三天之后,县医院的急救中心。

 

  “我不是死了吗?”他不是在窝棚中昏迷过去了吗?怎么现在会躺在医院呢!

 

  在他病床边,趴着一道靓丽的倩影,那熟悉的背影让林晓东忍不住面上一呆,竟然是她?

 

  “唐姐,你怎么来了!”趴在床上床边的人居然是唐宛如,这让林晓东有些意外。

 

  虽然那天两人有过肌肤之亲,可他还没有想好怎么面对唐宛如……

 

  “晓东,你醒,真是太好了,老王,晓东醒了。”看见林晓东醒过来,双眼通红的唐宛如神情激动,语气哽咽朝病房外喊道。

 

  不知道为什么,当看见林晓东脸色乌黑被人背进村子的时候,唐宛如差点瘫坐在地,仿佛天快要坍下来了一般。

 

  听说林晓东苏醒之后,在病房外休息的乡亲们纷纷闯进病房中,关心问候林晓东起来。

 

  他这时候才知道是徐美凤背着他走了十几里山路,找到村里的人把他送到医院的。

 

  听到这里,林晓东面上一愣,没想到是徐美凤救了自己!

 

  众人聊了一会天,正好一个巡房的医走进来,给林晓东检查者身体。

 

  看见医生给林晓东检查,众人都忍不住屏气凝神,生怕出声耽误了医生给林晓东查看病情。

 

  “奇怪!”哪知那医生检查了半天,眉头却紧皱不已,这让旁边的众人面面相觑,难道林晓东身体还有什么问题?

 

  “医生,怎么了?”坐在床上的唐宛如看见医生的表情如此凝重,顿时忍不住开口问道。

 

  “他身体没什么问题,只是......”医生反应很奇怪道:“按理说,他中了黑寡妇的毒液,身体不可能这么快就恢复,只是昏迷了两三天,身体就全好了?”

 

  “全好了?太好了。”唐宛如听说林晓东没事,神情有些激动。

 

  “没事就行了,你还希望我们林老师有病啊!”看见这医生如此说话,老支书气的胡子一抖,嘴里怒道。

 

  这医生被老支书一顿臭骂,顿时不敢吭声,只得嘱咐林晓东再留院观察两天就可以回去了。

 

  “就算你为了救人,怎么也要顾及一下自己啊!”当众人都离开之后,唐宛如再也无法忍住心中的痛楚,埋怨起林晓东来,“难道你心里就没有我?”

 

  “当时不是情况紧急嘛!要是换了是你,我也会二话不说,立马冲上前去救你的。”面对唐宛如吃醋的表情,林晓东忍不住嘿嘿一笑,开口调戏她道。

 

  唐宛如听见这话,忍不住脸颊微红了一下,“你到都到这种地步了,说话还没轻没重的。”

 

  而林晓东听见她埋怨的话语,面上只是嘿嘿一笑,并不搭话。

 

  唐宛如说完这话之后,却是拿着林晓东换下的衣服去洗漱间帮他洗衣服起来。

 

  空荡荡的房间里,林晓东一个人躺在病床上发呆,回想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唏嘘不已。

 

  “道印法决,引!”看见病房中没人,林晓东右手掌心一摊,对着眉心默念几句口诀。

 

  只见淡淡的金光下,在窝棚中飞射进入他眉心的纯白色美玉,散发着阵阵荧光落在他掌心之中。

 

  这块美玉是道家无上秘宝,本源道经。

 

  这三天来,美玉上的金色光芒不断修复林晓东受伤的内脏,清除体内的蜘蛛毒素。

 

  望着手里白玉,林晓东忍不住惆怅起来,谁会想到自己这次大难不死之后,还有如此让人意想不到的奇遇呢!

 

  根据储存在他脑中本源道经上面的序言,这本源道经是道家一位高人根据天上飞禽走兽生活习性,以及人的生老病死所研究出来的东西。

 

  其实用现代人的话来说,就是激发人体潜能,让人体隐藏的潜能彻底释放出来,这样就不会被外界的病毒入侵,损害身体。

 

  “这本源道经真厉害,没想到才三天就把体内的蛇毒的给清除了。”林晓东紧握着手中的美玉,双目微闭。

 

  要是有道家的人在现场的话,一定会大声惊呼,林晓东的这种状态根本就是道家所说的内视。

 

  林晓东感觉整个人变得非同凡响起来,身体的各种器官仿佛装上了永不停歇的马达,感知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就连窗外两个路人闲聊的话语,林晓东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我现在是超人了?”感受着身体中力量的不断增强,林晓东突然觉得有些好笑。

 

  这块玉佩是林晓东从小就佩戴在身上的,他也从来没有想到自家祖传的玉佩,居然有如此奇效。

 

  他以前怎么没有发觉呢!

 

  后来林晓东也想明白了,他身上的玉佩之所以被激活,成为本源道经,是因为他中毒之后,流出来的血渍打湿了玉佩,彻底把它给激活了。

 

  “蹬蹬!”这时候,林晓东耳边传来唐宛如走路过来的脚步声。

 

  只见他右手一张,手中的玉简快速入林晓东眉心不见了踪影,然后他盖上被子装睡。

 

  这是林晓东自己的秘密,他不想让外人知道。

 

  “晓东,晓东,你睡着?”唐宛如端着热水走进病房,然后轻掩房门走到林晓东的病床边。

 

  他昏迷这几天,唐宛如都按医生的嘱咐给林晓东擦拭身体。

 

  “林晓东也太辛苦了,一个人孤身在外,还遇见这种事,真是难为他了。”望着林晓东那张陷入沉睡中俊郎的面孔,唐宛如忍不住叹息起来。

 

  虽然理智告诉她,她不能和林晓东走得太近,这样两个人都没有什么好处。

 

  可当林晓东中毒住院之后,唐宛如才发现自己的心里不知不觉已经有他的影子,她发现自己已经爱上这个比她小四五岁的男人。

 

  “算了,就让他好好睡一觉吧!”看见林晓东睡着的模样,唐宛如本想让他好好休息。

 

  可在转首之间,她居然看见林晓东眉毛不自然动了下,这让唐宛如面上忍不住一楞,这家伙居然装睡。

 

  想到这里唐宛如顿时轻笑起来,这家伙居然像一个小孩子似的装睡,真是太调皮了。

 

  知道林晓东在装睡之后,唐宛如望着躺在床上的林晓东,眼里闪过一丝好笑的目光,嘴角戏虐轻笑了下。

 

  右手突然偷袭了一把,嘴里吟笑道:“晓东,这样你还想装下去吗?”

 

  斯!

 

  这下林晓东真装不下去了,他要是没有反应他就不是男人了。

 

  只是林晓东没想到唐宛如胆子居然大,光天化日之下就敢对他进行袭击。

 

  还好现在这病房里他们两人,要是被人看见,他的脸可就丢光了。

 

  “疼疼!唐姐,你当心点啊!”既然装不下去了,林晓东只得起身抗议道。“你就不怕把我掐坏吗?”

 

  “哼!谁人你骗人呢!”唐宛如一脸不服气,嘴里埋怨道:“来!把裤子脱了。“

 

  “这,这不太好把!”看见她如此直白,林晓东忍不住扰扰头,这大白天他可不想让人看见,惹来许多非议。

 

  唐宛如白了他一眼,嘴里没好气道:“你昏迷这几天,还不是老娘帮你擦拭身体的,那玩意我又不是没见过。”

 

  对于她的直白的话语,林晓东只能在心里抱怨了一句,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一个女人给吃了豆腐!

 

  僵持了一会之后,林晓东只得妥协,让唐宛如给他清洗身体,不过其中的爽快之感,却让林晓东心里痒痒的,恨不得翻身就把他她骑在身下。

  “喝!”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大地之际,早早起床的林晓东站在院子中挥舞着拳头,只见他出拳快捷迅猛,拳风犀利。

 

  光着的棒子上坚实的肌肉散发着古铜色的光泽,充满着强壮的力量之美。

 

  从医院回来之后,林晓东好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不仅身体变得强壮了不少就连气质也跟着变得不一样了。

 

  以前的他就是文弱书生,现在人还是那个人,可是身上多了一些英武之气。

 

  对于身上变化的变化,林晓东十分满意,刚才他练习的拳法是本源道经上的一套锁骨锤炼之法,不仅能锻炼人的每一节关节和肌肉,还能增强人体抗击打能力。

 

  “我怎么觉得晓东自从病好回来之后,整个人变得都不一样了。”坐在门口抽着烟的王大龙看着在锤炼身体的林晓东,眼里满是疑惑。回来这半个月林晓东每天一大早就去爬山跑步,而且每天的饭量比以前大了不少。

 

  身体也越来越强壮,整个人看上去英武俊郎了许多,虽然不解他的转变为什么这么大,可对王大龙来却是极好的事情。

 

  “不觉得啊!他大病初愈,身体调养的好吧!”唐宛如白了王大龙一眼没好气道:“不过,晓东人整个气质变了才是真的,这是人家城里人的生活,我们这些乡下人怎么会懂?”

 

  王大龙点点头称是,他们这些城里人的想法就是多。

 

  “对了,你那个这个月来没有来?”王大龙突然想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放下烟筒忍不住问道。

 

  准备那件事情的时候,他和唐宛如已经计算好了时间和日程,按理说都快一个月了,唐宛如多少应该有些反应啊。

 

  可唐宛如的回答却让王大龙的心顿时沉入谷底。就行了,

 

  只见她脸色一阵发白,咬着嘴唇道:“当家的,要不就算了吧!我们这辈子不能有孩子,这是命中注定的!”

 

  虽然唐宛如也很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可是现在不是她的问题,而是王大龙不能生育。

 

  作为一农村女人,她不知道什么是爱情,可对于唐宛如来说,既然她已经嫁给了王大龙,就表示她要对自己的丈夫从一而终。虽然那次荒唐事情过后,唐宛如暗暗告诫自己,既然她身体已经不纯洁,心里就不能再背叛丈夫了。

 

  可是唐宛如心里知道,其实她已经爱上了林晓东。

 

  因为当听见林晓东受伤的消息,唐宛如就忍不住躲在角落里哭,这表示她心里已经有了林晓东的影子。

 

  “算了?怎么能算了呢!”王大龙望着院子里正在锻炼的林晓东,顿时脸色一沉道:“我们做事不能半途而废,现在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放弃呢!”

 

  为了孩子的王大龙,现在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在他看来传承,是最大的事情。

 

  看见王大龙如此坚持,唐宛如也只能沉默不再说话。

 

  不过在她的心里,却对即将发生的事情,既愧疚又充满着期待,因为和林晓东在一起的时候,她才真正觉得,自己是一个完美的女人,这种矛盾的心里,让现在的唐宛如格外纠结。

 

  随着林晓东上次中毒事件之后,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

 

  这个月以来,林晓东修炼着本源道经,身体越发强壮起来,而对于借种的事情王大龙没在他面前提及,林晓东也装着不知道。

 

  不过每一次看见唐宛如在自己面前晃悠的时候,他的眼前总是浮现唐宛如和自己在床上缠绵的模样,林晓东的心都忍不住发痒起来。

 

  敢品尝过男女之欢的男人,对于这方面诱惑力的抵抗力是最弱的。

 

  晚上的时候,林晓东躺在床上翻来复起都睡不着。

 

  一闭上眼睛不是唐宛如和他在床上缠绵的画面,要么就是徐美凤在水潭里沐浴的情形。

 

  娇嫩的肤质,粉红的那个地方,这些画面就像电影场面一样充斥着林晓东脑海之中,打扰着林晓东的美梦。

 

  “也不知道唐姐姐到底怀上没有!”迷迷糊糊间,林晓东躺在床上突然想到,恍惚间,他发觉的游人进了自己房间,而且还轻轻脱着自己的裤带。

 

  睁开眼睛,却见唐宛如一脸娇羞骑在他身上,神情扭捏道:“我上次我没有怀上,所以......”

 

  剩下的话她虽然没说出来,可是林晓东都懂。

 

  “唐姐姐,真是难为你了!”林晓东听见这话,顿时忍不住一脸叹息起来

 

  生长在农村,有时候就是这么无情,特别是像唐宛如这种不能生育的家庭,人们常常都把责任强加在女人身上。

 

  那些流言蜚语就好像一把把锋利的刀子,每一刀都插在唐宛如的身上。

 

  “不要说话,给姐姐留点颜面好吗?”唐宛如听见他的感叹,却是一脸黯然低头动了起来。

 

  “让姐姐怀上孩子吧!”

 

  “嗯!”那飘飘欲仙的感觉,让林晓东差点叫出声。

 

  这些都是唐宛如和林晓东在床上时候,讨论过的招式。

 

  唐宛如听完这些花样,却是一脸的咋舌不已,还是城里人会玩,这些花样她别说做了,就是听都没听过。

 

  此时的唐宛如仿佛策马奔腾在广阔的草原,那自由自在的云巅之上感觉让她不由自主想要夹紧。

 

  “好舒服啊!”躺在床上的林晓东看到这样的美景,顿时眼里散发着火热的目光。

 

  “唐姐姐,我爱你!”林晓东低声说完这句话之后,两人拼死缠绵,力与力的相处角逐,最后让他们都共赴云端,享受那让人羡慕不已的欢愉。

  时间过的很快,不知不觉中,学校马上就要放假了。

 

  清晨,林晓东坐在床上,呼吸平稳,还能看到有白丝一样的东西被吸进体内。

 

  不一会儿后,林晓东睁开眼,眼睛动了动,手掌缓缓伸出,对准不远处桌子上的水杯,意念一动。

 

  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杯子居然凭空浮了起来,没有任何的东西托着,就这样不科学的飞起来了。

 

  没错,就是这么的不科学,这是林晓东的特殊能力,这是他在修习了本源道经之后偶然发现的神奇能力,在他身上有一股讲不清道不明但却真是存在的灵力。

 

  不仅如此,这段时间以来,他的力气和速度大增,起码是以前是的十倍以上,堪比特种兵,甚至更强。

 

  心神一个不稳,杯子突然掉落了下来,还好不是很高,没有碎。

 

  “比之前操控的又熟练点了。”林晓东满意的跳下床。

 

  洗漱吃早餐,林晓东直奔学校,学校马上就要放假了,一堆事情等着他呢。

 

  路上,林晓东正赶路的时候,眼角余光闪了闪,造成的动静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停了下来,他转过头去,看向远处另外一条偏僻的山路,刚刚他看到了几个影子从那里快速冲过去,要是以前可能注意不到,随着修炼本源道经,视力也变好了。

 

  如果只是人的话,他不会注意,关键是看到了一个大麻袋,以及他们鬼鬼祟祟的样子,林晓东心中升起一丝疑惑。

 

  朝着那着那个方向走了过去,走过山的转角后,看到了三个人大汉,其中一个背着一个很大的麻袋,里面不知道装的什么。

 

  几人鬼鬼祟祟的,不时的往四周看,生怕被别人发现了。

 

  林晓东找个东西躲了起来,他觉得事情不太对,那几个人他认识,其中一个叫郭正明,是村子里的恶霸,有他出现的地方肯定没什么好事。

 

  想看看他们到底在干什么,林晓东悄悄地跟在他们的身后。

 

  一路尾随,林晓东小心的跟着他们,很快他们三个人就停了下来,看到四周没人,便进了不远处的屋子里。

 

  看到这个毛房子,林晓东心中疑惑,这是光棍刘老实,按道理刘老实不可能跟这些个恶霸混在一起呀。

 

  没有多想,林晓东立马靠近了过去,来到屋子外面,偷听里面的动静。

 

  本源道经就是好,五官全面增强,里面的细微动静都听的一清二楚。

 

  “咯,这是你要的货。”这是郭正明的声音,似乎在谈生意一样的。

 

  “我看看,等下给你钱。”刘老实的声音响起,声音中明显十分的激动。

 

  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刘老实的惊喜的一直感叹,好像十分的满意。

 

  林晓东听的疑惑,他们在交易什么东西。

 

  在屋子周围找了一圈,他找到一个窗户,虽然是关着的,但是通过细小的狭缝还是可以看到里面。

 

  目光看进屋子里,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了林晓东一跳。

 

  在那个麻袋里面,居然是一个人,还是一个女人,不过此时的她是被迷晕了,躺在地上,没有动静。

 

  看到这个,林晓东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感情这几个玩意在绑架贩卖人口呀,胆子真是不小。

 

  这刘老实取不到媳妇居然打起了这样地主意,还真看不出呀。

 

  刘老实看到麻袋里的女人,十分的满意,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果断的把钱拿了出来。

 

  “给你。”

 

  郭正明兴奋的接过钱,摸了摸厚度,十分的满意。

 

  房子外的林晓东站了起来,一桩肮脏的交易就发生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今天他们运气不好,碰到他了。

 

  林晓东直接一脚踢开了紧锁的房子们,一步跨了进去。

 

  巨大的动静让屋子里面的几个人立马受惊了一样的看向门口,这可不是什么能见光的交易。

 

  “我说,你们几个做这么缺德的事,也不怕遭雷劈呀。”林晓东看了一眼地上昏迷的女子,说。

 

  看到林晓东一个人,郭正明三人对视了一眼。

 

  “跟你有关系吗?林晓东,你老老实实回去教你的书,少在这里多管闲事。”郭正明语气不善的说:“最好他妈别给我多嘴。”

 

  笑了笑,林晓东说:“遵纪守法,人人有责,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可不要一错再错呀。”

 

  “赶紧滚,否则……”郭正明威胁道。

 

  郭正明挥了挥手,其他两个人将麻袋又拉了起来,想要放到里间去。

 

  林晓东踏前一步,但是立马被郭正明给拦了下来:“还不走?想要逞英雄?既然被你看见了,今天,你也别想走了。”

 

  郭正明眼神一狠,操着一个棍子,一棒子飞速的朝着林晓东砸了过去。

 

  刘老实在一旁还是很害怕的,这种事情被发现了,他是很慌的,看到郭正明下手打人了,更加的慌了,不知道怎么办。

 

  林晓东嘴角微微翘起,正好拿你们练练手,这些天修炼了本源道经,都还没机会发挥呢。

 

  看着迅速砸来的棍子,林晓东身体微微一偏,轻松的躲避了过去,紧接着反手就是一拳,打在郭正明的下巴上。

 

  下一刻,郭振明的嘴巴就悲剧了。

 

  林晓东虽然没有用全力,但是这一拳,直接把郭正明的下巴给打脱臼了,不仅如此,牙齿都掉了两颗,血一下子就流了出来,满嘴都是血,有些吓人。

 

  郭正明倒在了地上,双手捂住嘴巴,痛苦的呜咽叫着。

 

  看了看自己的拳头,林晓东有些惊讶。

 

  另两个没想到刚转身郭正明就倒了,赶紧放下麻袋,来到郭正明身边,扶起他。

 

  恰好在这个时候,麻袋突然自己动了,里面的女子醒了过来,自己挣扎着弄开了麻袋口,林晓东看到了。

 

  此时,郭正明仇恨的目光看着林晓东,让他们两个一起上。

 

  两人对视一眼,毫不犹豫的冲了过去,两人同时夹击,一般人不可能挡的过。

 

  可林晓东不是一般人呀,他根本就不躲,轻松的接住了他们两人的拳头,并且抓住,轻轻一捏,两声惨叫声立马在屋子里响了起来。

 

  “啊啊”

  刚挣脱开麻袋的女子看到这么暴力的一幕,顿时惊呼出声,惊恐的看着自己周围的环境,不知所措。

 

  解决了这两货,林晓东目光再次看向郭正明。

 

  郭正明惊呆了,看怪物一样的看着林晓东,这什么战斗力。

 

  见林晓东的目光看过来,郭正明有些害怕的后退了两步。

 

  郭正明忽然看到了在他旁边惊呼的女子,都顾不上疼痛的下巴了,从后腰抽出了一把小刀,一步跨到了她的身边,把刀架在了女子的脖子上。

 

  “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可就杀了她。”郭正明色厉内荏的威胁道。

 

  女子又是一声惊叫,脸上充满了惊恐和迷茫,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这么被一把刀架在了脖子上。

 

  林晓东顿了顿,停了下来,看了女子一眼,虽然他觉得郭正明不敢这么轻易的杀人,但是万一急了,所以他也不敢贸然行动,害了别人。

 

  女子看向林晓东,刚刚这个男人的战斗力她看到了,所以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了。

 

  “郭正明,别一错再错了,要是杀了人,你这辈子就完了。”林晓东站在原地,苦口婆心。

 

  郭正明才不管这些呢,看到林晓东不敢动了,内心慢慢地恢复了原本的狠心,刀锋在女子的脖子上比划了两下。

 

  “你别动,要是敢动,我立马杀了她。”

 

  他的两个手下站了起来,在郭正明的示意下抓住了林晓东的双手,林晓东面不改色的一动不动,任由他们摆布。

 

  挑了挑眉,林晓东看到郭正明后面惊慌的一句话都不敢说的刘老实,突然说道:“喂,刘老实,你想要干什么?”

 

  听到他的话,郭正明立马警惕的看向身后。

 

  在郭正明转头的一刹那,林晓东嘴角微微翘起,双手双脚瞬间发力,一下子甩开了钳制住他的两个人,下个瞬间出现在了郭正明的面前。

 

  意识到别骗,郭正明就想要动刀,但是已经晚了,林晓东抓住了他的手腕,用力一掰,刀就掉落在了地上,另一只手搂住女子纤细柔软的腰肢,带到自己的身边。

 

  没想到郭正明的反应相当的快,另一只手居然抓住了掉落的刀刃,往上一挑,直逼他的心脏。

 

  还好林晓东的反应快,躲开了,不过依旧划伤了手臂,吃痛的一脚踹在郭正明的身上,没有留手的一脚直接将郭正明踹出老远,砸在墙上,站都站不起来了。

 

  “妈的。”林晓东暗骂一声,太大意了,身手还有待提升。

 

  女子惊慌中抱紧了林晓东,当站稳了之后,才有些后怕的睁开了眼,看到了现在的情况。

 

  郭正明的两个手下跑到他身边,扶都扶不起,他感觉身体都要裂开了:这特么什么怪力。

 

  “给我滚。”林晓东冷声道,既然女子没事了,他也没必要和郭正明他们计较,在这么个偏僻的村子里,报警是没用的,警察来黄瓜菜都凉了。

 

  郭正明的两个手下背着他赶紧跑了。

  他们走了之后,林晓东放开了怀中的女子,看着自己流血的手臂,伤口还挺深的。

 

  “你受伤了。”女子情绪稳定了下来,看到林晓东的伤口,主动上来要帮他包扎。

 

  没绷带?女子把自己的裙摆给撕了,她的裙子材质很好,比绷带强多了。

 

  止血后包扎后,女子笑着说:“好了。”

 

  之前还没仔细看,现在近距离观察下,林晓东发现这女子确实挺漂亮的,笑起来格外好看。

 

  “谢了。”林晓东说。

 

  “我还没谢谢你呢,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我现在会被怎么样了。”女子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有些后怕的说。

 

  林晓东笑了笑,没有说什么,而是看向了刘老实。

 

  刘老实一看到林晓东的目光,整个人向受到了惊吓一样的,整个人都弹了一下,颤抖着说:“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不该受郭正明的蛊惑,求你不要打我。”

 

  这突然的反应,让林晓东都呆了一下,和女子对视一眼,笑出声来。

 

  没有和刘老实计较,林晓东和她离开了这个地方,林晓东带着她去学校了。

 

  “看你的样子,你也不像是这附近的人,你怎么会被刚刚那群家伙给绑架了。”

 

  路上,林晓东问女子,看她的打扮,就知道是城里的人,虽然他对那些名牌什么的不怎么了解,但是从这女子的裙子的材质就知道这衣服不便宜,还有身上的气质,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闻言,女子顿了一下,随后笑了笑,说:“这件事说来话长,反正就是被人陷害了,不过我命还算好。”

 

  林晓东耸了耸肩,既然人家不愿意说,他也不会追问到底。

 

  “对了,我叫钱思妍。”女子笑着对林晓东伸出了手,这是主动示好的意思。

 

  “林晓东。”握了握钱思妍细腻的小手,林晓东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

 

  说真的,在农村好久都没看到过这么有气质好看的女人了。

 

  “你看着也不像是农村人呀。”钱思妍仔细的打量了林晓东两眼后,看到他惊讶的目光后,就知道猜对了,笑着说:“我看人很准的。”

 

  “不想待在那个地方了,换一个环境。”林晓东想起那些事,深吸了一口气。

 

  “是个有故事的人呀。”钱思妍若有所思的说。

 

  耸了耸肩,林晓东双手抱在脑后,慵懒的向前走。

 

  “我都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我该怎么回去?”钱思妍问道。

 

  闻言,林晓东想了想,这个村子确实偏僻,要想去城里,路可复杂了,关键是还没路,走起来十分的困难。

 

  “这样吧,学校马上就要放假了,你先跟我在这待几天,到时候我也要回城里的,一起走。”林晓东想到这个法子,不然就算给她指路也没用。

 

  “跟你待几天?”钱思妍水灵的大眼睛转了转。

  看到她这个样子,林晓东还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吗?于是很无语的说:“怎么?还怕我吃了你不成,要是我想,我现在就可以办了你。”

 

  听到林晓东这粗俗的话,钱思妍脸颊微红,啐了他一口,不过也十分的有道理,要是林晓东想要对她不利,就凭他刚刚表现出来的力气,她有反抗的机会吗?还需要和她废话这么多。

 

  “那行吧,你住哪里?”

 

  “跟着走就是了。”

 

  林晓东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去了学校,现在是上课时间了,他已经迟到了。

 

  来到学校,林晓东直奔教室,想必学生们都已经等急了。

 

  村里条件有限,学校十分简陋,不过这都不碍事,没事经常上上野外课,相当不错的,最关键的是缺少老师,加上校长也就四个老师。

 

  “这是你家?”钱思妍问道。

 

  “不是,这是学校。”

 

  钱思妍看了一眼这么简陋的学校。

 

  “你来学校做什么?”

 

  “教书。”

 

  “你居然还是个老师,看不出呀。”钱思妍饶有兴趣的说。

 

  林晓东没这么多时间在这里和她瞎扯,让她先在教室外面等着,等下课再说,一群小朋友等着他上课呢。

 

  上课的时候,钱思妍不时在教室外面出现,惹得小朋友们将注意力全都转移了,充满好奇,让林晓东十分的无奈。

 

  终于熬到下课了,小朋友们一蜂窝的涌了出去,全都围着钱思妍,看着这个漂亮的姐姐,都充满好奇。

 

  “小朋友们好呀。”

 

  被这么多小朋友围着,钱思妍温和的和他们打招呼,她也十分的喜欢小孩子。

 

  “姐姐,你是谁呀?”有小孩忍不住问道。

 

  “我是你们林老师的朋友呀。”钱思妍摸了摸她头,笑着说,说完还看了林晓东一眼,对此林晓东视而不见。也算是朋友了吧。

 

  “那你能不能陪我们玩。”小女孩天真的看着钱思妍说。

 

  “可以呀。”钱思妍立马答应了下来。

 

  “那我们去操场玩。”

 

  看到钱思妍点头,一群孩子开心的蹦了起来,拉着她跑向了操场,也就是前面的草坪。

 

  林晓东看着这一群小家伙全围着钱思妍,高兴的不得了,心中怎么有点淡淡的不爽呢,自己天天辛苦的教他们,结果一来漂亮的姐姐,把他一个人就晾到一边了。

 

  一个人倒也清静,林晓东只能这么安慰自己,抽来一把椅子,像个老爷一样静静地躺着。

 

  “林老师,那是你女朋友呀,挺漂亮的。”路过一个其他的老师,看到了被一群孩子围着的钱思妍,笑着对林晓东说。

 

  林晓东摇了摇头:“不是。”

 

  “就不要谦虚了嘛,这么漂亮的女朋友,还是林老师厉害。”那个老师挑了挑眉,一副我很懂的样子,让林晓东十分的无奈,懒得解释了。

 

  看了看手表,过几分钟就要上课了,准备叫他们回来。

  林晓东刚刚起身,突然,学校的校门被人用力踢了一脚,所谓的校门本来就是快木板,这么一踢,直接倒地,下一刻,一群大汉冲了进来,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手里都拿着砍刀,十分的吓人。

 

  “妈的,林晓东,给老子滚出来。”

 

  带头的人大声喊道,不过喊话的时候牙齿还漏风,正是被林晓东打掉几颗牙的恶霸郭正明。

 

  看着郭正明,林晓东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了,要是他一个人倒是不怕,关键是有小朋友在呀。

 

  突然出现的一群人,钱思妍和一群小朋友也看到了,小朋友们被他们凶狠的样子吓到了,钱思妍看到郭正明,让孩子们赶紧往教师方向跑。

 

  林晓东立马冲了过去,但是还是来不及,郭正明的人粗鲁的抓住了几个小孩子,一只手就提了起来。

 

  “哟,还挺跳的,给老子安静点。”郭正明拍了一下手上抓住小孩的屁股,让他一下痛哭了出来。

 

  “郭正明,你想干什么?放开他们。”林晓东跑到郭正明和其他孩子的中间,以防他们再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