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边摸下面边做很爽:在办公室摸护士的奶头

发布时间:2020-08-05 17:54 浏览:

刘爱芳彻底害怕了起来,脸色煞白缓缓的松开了自己的手,带着哭腔的求饶道:“张叔千万不要给我老公打电话,我……你想干什么我都依你的。”

 

“这不就对了嘛小刘,张叔再怎么说也是个男人,有我在绝对能够好好的保护你的。”老张放下手机,舔了舔干瘪的嘴唇。伸进刘爱芳衣服里面的右手用力的抓了一下。

 

突如其来的力度,让刘爱芳直接叫了一声,快速的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瞪大的双眼中充满了浓浓的无奈。

 

 文学

老张一边得意的笑着,同时手上还用力的揉捏了起来,全身心的去感受刘爱芳胸前这饱满的柔软。

 

“张……张叔!”

 

刘爱芳再次扣住老张的手腕,带着乞求的语气说道:“张叔求您了放过我吧,要不然的话我可就要……”

 

“你要干什么?难不成还想着报警不成?”

 

老张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小刘你要认清现实,在外人眼中我只是个糟老头子房东而已。”

 

“我是见到有陌生人进了你的房间,所以才关心的来慰问你的,你如果连我都不放心的话,咱们这就去报警?我想你老公很不愿意看到监控里面的事情。”

 

刘爱芳紧紧的咬住自己的嘴唇,她知道自己已经有把柄落在老张的手里面了。

 

她刚刚结婚没几个月,要是让老公看到自己跟别的男人……

 

一想到这里,刘爱芳的双眼都变得红肿了起来,深吸了一口气后缓缓放开了双手:“张叔,你千万不要得寸进尺,我是个有夫之妇,要不然我宁可去报警。”

 

这下子老张变得和你聊兴奋了起来,得意的看着刘爱芳,脸上再次出现了浓郁的笑容。

 

加快手上的动作跟力度,感受着那一只手都握不住的柔软,老张身上某个部位都开始变得燥热了起来。

 

其实老张虽然是个房东,但却是资深的老光棍,以前为了排解需要找的都是半老徐娘的破烂货,那里能跟刘爱芳比得上半分?

 

心中越是这样想着,老张双手变得更加频繁了起来,令刘爱芳的柔软,在自己的操控下快速的变化着不同的样子。

 

嘴巴越发的干燥了起来,老张已经快要忍不住想要把刘爱芳压在身下,以便索求更多的美妙了。

 

浑身紧绷的刘爱芳此时羞涩难耐,但却无奈的不敢反抗,只能紧闭着自己的双眼,弱弱的开口:“张叔,差……差不多就行了吧,我……”

 

“小刘啊,什么叫做差不多啊?”

 

老张突然用力转过刘爱芳的身子,把她顶在墙壁上,双手在她身上不停的探索着。

 

刘爱芳娇躯微微的颤抖着,紫色的纱衣都快要被老张给揉破了。

精致的脸蛋上浮现出浓郁的红晕,泪水划过她的脸庞,两腿胡乱的去顶老张下半身。

 

“小刘啊,咱们打个商量怎么样?这天气也挺热的,不如你给张叔我去去火怎么样?”

 

老张慢慢的解开刘爱芳纱衣上的纽扣。

 

“张叔够了,你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可是刘爱芳又那里想过,她越是剧烈的挣扎,老张显得就更加兴奋,连呼吸都开始变得沉重了起来。

 

他身体的那个位置都已经蓄势待发了,怎么可能半途而废。

 

所以老张根本顾不了别的,用力的将刘爱芳压在了桌子上。

 

桌面上摆放的物件,全部都掉落在地上。

 

“小刘啊张叔看上你好久了,你还是听话的乖乖配合张叔吧,否则的话……”

 

趁着老张说话的时候,刘爱芳一把将他从自己身上推开了。

 

双手慌张的检查护在胸前,刘爱芳坚定的说道:“你……都给你说了不能得寸进尺,你……你竟然还想要……”

 

刘爱芳都没脸把话给说完,被这个糟老头子在自己身上乱摸,已经是让她羞愧难当恶心至极了,现在老张竟然还想要把自己给……

 

见到不识相的刘爱芳,老张冷哼了一声:“小刘你可别不识抬举,要不然我可要把监控视频交给你老公了,那对你也没多少好处吧?”

 

“如果你一定要那样,信不信我现在直接报警,哪怕是跟我老公离婚,我也一定会让你进警察局的。”刘爱芳跑到沙发上去,拿起一件长外套穿上。

 

老张的脸色再度阴沉了下来,他根本没有想到刘爱芳竟然这么难搞定。

 

就在刘爱芳穿好一条短裙的时候,突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刘爱芳顿时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像是逃避野兽一样跑到门口,一开门才发现是自己的老公陈帅回来了。

 

“小芳你这是怎么了?脸色咋这么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陈帅不不明所以的询问道。

 

回想起自己先前被一个糟老头子占了便宜,甚至还想要把自己给……刘爱芳的双眼变得微红了起来。

 

可她却又万万不敢把事情给挑明,只好强行挤出一抹淡淡的笑容:“老……老公,我没事。”

 

既然老婆都这么说了,陈帅也没有多想什么,进屋跟老张打个招呼,瞧着时间也不早了,还热情的邀请他留下来在家吃饭。

 

刘爱芳心中虽然有千万个不愿意,可又找不到直接把老张给赶走的借口,只好低着头进入厨房去忙活了。

 

半小时之后三人坐在桌子旁,陈帅吃着饭跟老张聊着最近一些有趣的事情,刘爱芳低着头时不时的刨了几口饭。

 

忽然刘爱芳感觉到有人在用脚,搭在了她的大腿上,还用脚尖在她的大腿根部不停的磨蹭着。

 

刘爱芳下意识的认为是自己的老公陈帅,于是便害羞的别过头去瞥了他一眼。

 

陈帅不明所以,但有没有开口询问,只知道一股脑的给刘爱芳夹菜:“老婆别光顾着吃饭啊,你得多吃点儿菜才行。”

 

这时坐在刘爱芳身旁的老张,也给刘爱芳眨巴了好几下眼睛:“小刘是得要多吃点儿,小陈你是不知道今天有个陌生的男人进了咱们居民楼,还在你家门口晃悠了老半天呢,幸好没被其他人给看见,要不然肯定要说不说的闲言碎语的话来。”

 

刘爱芳只感觉到那只脚,正一点一点的朝着她的双腿之间移动而去,还没让她反应过来就伸进了自己的裙底。

霎时间,刘爱芳惊的差点没忍住叫了出来,下意识的用自己的两条腿使劲儿的夹住这只脚。

 

刘爱芳终于反应了过来,这绝对不会是她老公的脚,陈帅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她很了解自己的老公,以前从来没有跟她这样子过,更何况现在还有老张在场。

 

看着老张脸上那副得意洋洋的笑容,刘爱芳心中猛地震惊了一下子,她什么都明白过来了,这只脚肯定是老张的!

 

这样的结果令刘爱芳心中格外的羞涩,同时还充满了一股浓浓的怒火,精致动人的脸庞上逐渐浮现出一抹红彤彤的色彩,连忙松开紧夹的双腿。

 

趁着陈帅还没有注意到端倪,刘爱芳小心翼翼的伸下一只手去,使劲儿的把老张的腿从自己的双腿间撇开,随后死死的夹住自己的双腿。

 

可刘爱芳哪里知道,即使她这样做,老张还是没有死心,那只不老实的连在她的小腿不停的磨蹭着,令刘爱芳内心也开始变得躁动了起来,脸色也变得更加红。

 

陈帅这才意识到老婆的不对劲儿,起身在她额头上摸了一下,疑惑的问道:“小芳你怎么了?你脸怎么这么红啊?是不是最近感冒了?”

 

“没……我这是吃了口辣椒辣的。”刘爱芳羞涩不已的回答道。

 

而桌子底下,老张竟是又伸过来一只大手,这大手顺着自己的大腿游走,并用力扒拉开刘爱芳紧闭着的双腿,在刘爱芳那处画圈圈。

 

刘爱芳趁着陈帅不注意,无比羞愤地瞪了一眼老张,随后两腿一夹,想要夹紧双腿,老张却在这时抽出了手。

 

他装作不小心把自己的筷子给碰到了地上,陈帅忙道:“小芳,再去给张叔拿一双筷子来。”

 

“不用那么麻烦了,地上有没有灰尘,我捡起来用纸巾擦一下就行了。”老张无所谓的说道。

 

弯下腰钻进桌子底下,刹那间老张便看到啊刘爱芳那短裙底下的疯狂,粉红色的小裤裤映入他的眼中。

 

这使得老张心中的不由变得心猿意马了起来,不顾陈帅在场直接伸出自己干瘪的手,从短裙下面强行挤进刘爱芳的双腿间。

 

刘爱芳紧闭着嘴巴不敢做声,因为她老公就坐在自己的一旁,要是被看出了端倪可就真正的糟糕了。

 

不过刘爱芳也没有束手就擒,连忙伸出一只手想要把老张给推开,同时还死死的捂住自己的那里。

 

等到老张从桌子底下钻出来之后,脸上得意的笑容变得更加浓郁了起来,还不忘开口说道:“小刘啊可要注意点儿,毕竟你一个女孩子,小陈又经常不在家,你可千万要保护好自己,不要随便给陌生人开门,有什么需要都可以来找我。”

 

陈帅微微一笑:“小刘还不赶快谢谢张叔,我不在家的时候很多,以后你少不了张叔的照顾。”

 

刘爱芳原本想直接拆穿老张的,但刚想要开口的时候,却从他的眼中看到了慢慢的威胁。

 

因此刘爱芳只好继续忍耐下来,默不作声的轻点了几下脑袋。

 

随后老张又主动跟陈帅闲聊了起来。

 

刘爱芳原本还以为这件事情终于过去了,谁知老张的手又变的不老实了起来。

 

而且更过分的是比起之前,老张这次的动作更加直接,竟然强行把刘爱芳的黑色丝袜从最深处撕开了一个口子,把食指跟中指伸了进去。

 

在刘爱芳粉红色的小裤裤上不停的磨蹭。

 

刘爱芳想要阻止但却还是已经迟了一步,因为老张已经把她的小裤裤的掀到一边,手指都已经伸进了……

 

“陈帅……”刘爱芳紧咬着牙齿,很想马上告诉老公事实。

 

但老张却毫不畏惧的露出了一抹笑容:“小刘你是不是被那个年轻人给吓唬住了?如果实在是不放心的话,我楼梯间里面前不久才安装了高清摄像头的。”

 

“真的吗,张叔?那可真是太好了了,咱们待会儿吃了饭就过去瞧瞧,看看究竟是谁?如果那人真的行事鬼祟的话,咱们马上报警!”陈帅眼前一亮的说道。

 

“小刘,那咱们到底看不看监控啊?”老张意味深长的看着刘爱芳,其中的言外之意很是明显。

 

“还是不看了吧,我以后在家注意一点就可以了。”刘爱芳瞬间萎靡了下来,心中的防线彻底的崩溃。

 

她真的好想痛哭一场,可眼前的形式逼迫下,她不得不慢慢松开自己的双腿,任由老张的手胡来。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刘爱芳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都开始变得燥热酥麻了起来,不过她还是紧咬着嘴唇,想让自己变得清醒过来,生怕被老公看出一点破绽。

 

另外刘爱芳也同样伸出一只手,极力想要阻止老张接下来的动作。

 

可老张此时所表现出来的力气一反常态,完全不像是个糟老头子,尽管刘爱芳已经用尽了全力,但任旧起不了任何的作用,急得她眼眶都红了。

 

喝了口啤酒的陈帅,压根儿没有想到,坐在他身旁的漂亮老婆,此时正在被一个老头子肆无忌惮的占着便宜。

 

感受到刘爱芳的反抗力度越来越小,加上饭桌的阻挡视线非常的好,老张的动作更加大胆。

 

甚至还开始嫌弃那诱人的黑色丝袜有些碍事,直接在口子上开始撕扯,将它撕的越来越大,最终让他的整只手掌都伸进了刘爱芳的深处。

 

表面上老张跟陈帅有说有笑的,暗地里他的手贪婪的索求着。

 

刘爱芳心中的羞涩已经攀升到了顶点,更让她懊恼的是自己的身体居然开始有了反应。

 

因此她只想着陈帅能马上离开饭桌,她才好从老张的手中脱生。

 

不过老张此时心中却兴奋到了极点,当着陈帅的面玩弄他的老婆,这件事情是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

 

差不多过去了十几分钟,老张清楚的感觉到手上传来了一阵湿润,看着低着头的刘爱芳身子更是在不停的颤抖着。

 

一想到平常高傲的刘爱芳被自己征服时的样子,老张就越加兴奋起来,手指头动得越来越快。

在老张强势的进攻下,刘爱芳死死的咬住嘴巴,尽可能的保持镇定,可她的双腿都开始发颤。

 

迫不得将手伸下桌子,不让老张扯去自己贴身的小裤裤。

 

正在这时陈帅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一看来电显示,接通电话快速了说了几句后,便将通话给挂断了。

 

“老婆不好意思啊,公司有急事要我处理,你跟张叔继续吃饭,我先回房间去开视频会议了。”

 

说完这话陈帅便起身回到了房间。

 

等到陈帅前脚刚走,老张后脚整个人都钻进了桌子里面,趁着刘爱芳还没有反应过来,直接用力的强行撑开她的双腿。

 

突然间的变化令刘爱芳差点也发出一声惊呼声。

 

连忙从椅子上站起来,捡起桌面上碗筷,狼狈不堪的跑进了厨房,心脏扑通扑通的加速跳动了起来。

 

慢慢站起身的老张脸色逐渐阴沉了下来,先前差一点儿,真的就差那么一点点,他便能够看到自己最想要探求的东西了。

 

不过老张才不会在这件事情上半途而废,更何况他还掌握了刘爱芳不得不妥协的把柄,加上先前的一些事情。

 

老张心中已经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今天都要把刘爱芳给搞定。

 

此时此刻厨房里面刘爱芳正埋头洗着碗,脑海里面所想的全部都是如何才能把老张给弄走。

 

然而她却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老张正注视着她,贪婪的目光在刘爱芳凹凸有致的身材上不停的探寻着。

 

几分钟后,老张更是直接来到了刘爱芳的背后,从背后将她紧紧抱住,一口咬住了她的耳朵。

 

刘爱芳虽被吓了一跳,可清楚的记得老公还在房间里面,绝对不能够发出任何的惊呼声。

 

“张叔你放过我吧,只要你不继续对我做过分的事情,我可以给你很多钱的。”刘爱芳用一股哭腔哀求着。

 

“钱?你觉得张叔我像是缺钱的人嘛?”老张邪笑着说道,双手在她身上不停的摸索着:“而且小刘你要记得,张叔这可是在帮你掩盖事实的真像好不好?你要感谢我都还来不及呢。”

 

“张叔不要在继续了,要是被我老公发现,我们两个都不会有好下场的。”刘爱芳感受到老张的双手越发的放肆,脸色红的像是熟透了的苹果一样。

 

“小刘你说说你这又是何必呢?张叔我可是好心在帮你呢?”老张双手逐渐向下摸索着:“说实话吧张叔看上你很久了,如果你能够答应叔一次的话,你的事情就一笔过去了。”

 

说完这话,老张的双手直接伸进了刘爱芳的短裙,将他多年来所知道的手艺全部都展现了出来。

 

“张叔您真的放过我吧!”刘爱芳只觉得自己的身子变得越发瘫软了起来。

 

“小刘你又何必如此坚持呢?你说说看被别的男人那个,跟被我那个又有多大的区别呢?叔可以负责的告诉你,只要你愿意跟叔来一次,以后你每个月的房租都减半。”老张的呼吸都变得越发粗重了起来。

 

“另外你如果不同意的话,叔马上去找你老公,把我看到的事情,跟我和你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他。”

 

刘爱芳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她知道自己不答应的话,老公一定会和自己离婚。

 

而且现在自己全身上下都被这个可恶的老男人摸遍了,就差那么一层窗户纸而已,大不了就当是被狗咬了一口算了。

 

想到这里,刘爱芳无助的闭上双眼,凄声说道:“刘叔,你要记住你的承诺,不能让我老公知道,还有,一定要删了那个监控视频。”

 

眼见刘爱芳终于屈服,老张喜不自胜,总算可以尝尝这个极品女人的滋味了,他迫不及待的搂着刘爱芳进了卧室。

 

门一关上,老张就像是慌不择食的饿狼一般,将刘爱芳给扑倒了床上!

 

他迫不及待地撕扯着刘爱芳的衬衫和丝袜,因为太过用力的缘故,衬衫的扣子都被老张给扯飞了,一颗一颗地迸射到了墙壁上。

 

扯开衬衫,刘爱芳那裹着黑色蕾丝里衣的雪白,就完全暴露在了老张的眼前。

 

老张顿觉气血上涌,他低笑了起来,扑了上去。

 

一想到自己老公就在隔壁,自己却要被一个老男人侮辱,无比绝望的刘爱芳只能侧过脸去,紧紧闭上眼睛,等待噩梦的降临。

 

看着刘爱芳美目紧闭,泪流满面,衣服彻底放弃挣扎的模样,老张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火焰,直接将刘爱芳的黑色底裤连同丝袜一起脱掉,随后虎吼一声就扑了上去……

“等一下!”

 

    眼看着老张已经迫不及待的做好了准备,刘爱芳忽然奋力扭动着自己的身子,激动的反抗着,轻喊了一声!

 

    老张正激动着,没防备的身子被带的一个趔趄,险些直接被刘爱芳踹下床去!

 

    被这么一吓,老张的兄弟差点儿直接熄火,他一阵怒火往上翻涌,抬起一只手死死的扣住了刘爱芳的手腕,另外一只手则重重的捂在刘爱芳的嘴巴上,防止她再叫出声。

 

    “喊什么喊!是不是想让你老公亲眼看到现场直播!”

 

    刘爱芳面色通红,眨巴着无辜的双眼,顿时滑下了几滴滚烫的热泪,她仍然不住的扭动着自己的身子,嘴里面‘呜呜’乱叫,似乎是有什么话想要对老张说。

 

    “你最好别再起什么幺蛾子,要不然的话,我现在就把那段录像交给你的老公看。”

 

    老张嘿嘿狞笑,恶狠狠的威胁着,刘爱芳哪里还敢反抗,只能屈辱的一边流着泪,一边眨了眨眼睛,算是答应了。

 

    “你想干什么?”

 

    饶是老张的渴望此时已经被冲破,可若是刘爱芳还不肯乖乖的配合,反倒是一件麻烦事儿,还不如听一听她到底想要干什么,满足她,只要她肯乖乖听自己的话就行了。

 

    “梳……梳妆镜的抽屉里面,有……有措施,你要带上,要不然……我不会让你碰我的。”

 

    刘爱芳咬着粉嫩的嘴唇,绝望的说完之后,死死的闭上了眼睛。

 

    她自然不希望这个恶心的老男人,把东西留在自己的身体里,那种感觉,简直会让她生不如死!

 

    老张听后,恍然一笑,不过就是措施嘛,这有什么难的?

 

    今天只要她乖乖的服从自己,让他好好的舒服舒服,这种小要求,自然不在话下。

 

    不过刘爱芳这番话,倒是提醒了他,若是真的留在里面……岂不是更舒服更刺激!?

 

    刘爱芳实在是天真啊,若是他半路偷偷的摘掉,或许等到她把孩子生出来的那一刻,都不知道孩子不是他老公的!

 

    想到这,老张兴奋的都流出了鼻血!急忙扯过床头柜上几张面巾纸,胡乱的擦了擦。

 

    “嘿嘿嘿,小刘啊,乖乖摆好姿势,叔去去就回。”

 

    老张说完,美滋滋的转身,准备过去拿东西,隔壁的书房,却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

 

    刘爱芳心头一紧,急忙将衣服穿好,担心老公从书房出来,瞧见这一幕。

 

    “你干什么?打算溜走?你可以试一试,不过……要好好的想一想后果是什么。”

 

    老张回头,将刘爱芳套在身上的裤子扯住,不让她穿好。

 

    “我……我不跑,我怕一会儿他看到,没法解释!若是被发现了,你也没有好果子吃!”

 

    刘爱芳又气又急,鼓起勇气威胁了一句。

 

    虽说刘爱芳话说的不太好听,但毕竟是事实。现在好歹也是在人家家里,陈帅年轻气盛,即便她的老婆真给他带了帽子,估计他收拾刘爱芳的时候,也会顺道把他一起给治了。

 

    饶是老张再不肯服老,那身份证上的年纪也是骗不了人的。他一把五十多岁的老骨头,如何能打得过陈帅?

 

    “小芳!”

 

    书房之内,忽然传来陈帅焦急的声音。

 

    刘爱芳心头一紧,急忙打开老张的手,迅速穿戴整齐。

 

    到嘴的鸭子飞了,心中即便再不满,老张也只能放弃,不过还是将目光落在刘爱芳的身上,解馋一般狠狠的剜上几眼。

 

    刘爱芳逃也似的离开了卧室,走进了陈帅的书房。老张眯着眼睛跟了出来,瞧见书房紧闭的房门,悄悄的贴过去,准备听墙角。

 

    “今天穿白色的衣服,就配深蓝色的领带吧!显得帅气又精神!”

 

    刘爱芳软糯的声音传来,即便是隔着一扇门,老张都能想象得到,刘爱芳正扬着娇羞红润的脸蛋儿,粉嫩的樱唇一张一合,说着勾人的情话。

 

    “小芳,还是你对我最好。”

 

    陈帅宠溺的说。

 

    “当然,你是我最爱的老公,我对你当然最好了!”

 

    刘爱芳的语气娇柔,丝毫没有意识到,这些和枕边人说的私密情话,都被老张听的一字不差。

 

    “哼,在果然是骚狐狸一只,在老公这边装的小鸟依人,我见犹怜的,刚才和别人偷晴的时候,倒是风尘浪荡的很!”

 

    老张鼻子里哼了哼,心中想要得到刘爱芳的渴望,越来越强烈。

 

    有的时候,表面上的清纯和骨子里的风骚,这种反差越是大的女人,就越是勾的人心中痒痒!

 

    不知不觉的,老张的浴火,又肆无忌惮的膨胀了起来。听着屋子里两个人的情话,老张将自己幻想成了陈帅,享受的听着刘爱芳的柔弱娇语。

 

    “一会儿公司聚餐,老板特意说了可以带家属,小芳,你陪我一起去吧,正好我要和我的同事们炫耀一下,我的妻子是多么美丽,温柔。”

 

    陈帅的语气,满是幸福。

 

    呵呵,你美丽温柔的妻子,已经给你扣上了一顶巨大无比的绿帽子了!还炫耀,别是丢人现眼去了。老张忍不住在心中想道。

 

    老张很希望刘爱芳可以识相一些,拒绝陈帅。这样的话,她留在家里,自己可就是大满足了。

 

    “啊?真的吗,那太好了!我们现在就过去吧!”

 

    刘爱芳的声音很急切,陈帅宠溺的笑着说:

 

    “这么迫不及待呀?”

 

    哪里是迫不及待,她分明是要赶快逃离老张的魔爪!

 

    老张心中冷笑,转身,慢悠悠走回了餐桌前,准备等刘爱芳出来之后,给自己一个交代。

 

    大概过了五分钟,‘啪嗒’一声,书房的门开了。刘爱芳一脸潮红的跟着陈帅走了出来,不敢和老张对视,生怕他质问自己。

 

    “张叔,实在是不好意思,一会儿我要和小芳去参加一个聚会,就陪不了您了。”

 

    陈帅揽着刘爱芳的腰,往自己的怀里带了带,落入老张的眼中,又是别有一番滋味儿。

 

    他现在还记得刘爱芳腰间的那柔软纤细的触感,可陈帅丝毫不知道,他身边那个最爱的妻子,已经被自己摸遍了全身!

 

    “没事儿,没事儿,年轻人嘛,工作要紧!”

 

    老张打着哈哈,一副和蔼慈祥的表情,面上装的倒是很像隔壁和蔼可亲的大爷。

 

    可只有刘爱芳知道,他才是妥妥的一个人面兽心的老色胚!

 

    “陈帅,时间不早了,我们快走吧。”

 

    刘爱芳低声催促着,想要快些离开。老张却在心中冷哼。

 

    你跑的了这一时,难道还能跑一辈子?我就不信,你们两个出去这一趟,还能一辈子不回家?

 

    “那你们忙去吧,我就先走了。”

 

    老张说着,已经出了门儿,陈帅带着刘爱芳送老张到门口,满怀歉意的说:

 

    “张叔,实在是抱歉,改天我让小芳做顿好菜招待您,算是对今天招待不周的补偿。”

 

    一番话,听得老张的心中美滋滋,却让刘爱芳如同五雷轰顶!

 

    改天……还招待……?

“叮铃铃”

 

    裤兜里的手机,不合时宜的震动了起来,老张暗道扫兴,只得笑着挥手,离开接电话。

 

    “喂?老张啊!我是吴山!”

 

    熟悉的声音入耳,老张征愣了片刻,这才想起来电话里面的人是谁。

 

    “原来是你这个老不死的家伙!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了?”

 

    吴山是老张儿时的玩伴,两个人几乎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朋友,从小就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关系比铁还要硬,俗称老铁。

 

    “我这不是想你了嘛。”

 

    吴山贱兮兮的笑着,听得老张嫌弃一笑。

 

    “我还不了解你?一定是有事儿要求我,说吧!”

 

    老张这个人呢,虽然好色,可是对待朋友,那可是没的说,要说上刀山下火海,那还差一点儿,不过尽自己所能做到的,他还是不会犹豫的。

 

    “我未来的准儿媳,她今天去海州市出差,要在那边小住几个月,她一个人人生地不熟的,小吴担心她,我这不是想着你也在海州市嘛,而且你住的地方和她的工作单位很近,所以麻烦你帮我照顾照顾她。”

 

    “行,这算啥啊。她什么时候到你告诉我,我什么时候都有时间,可以过去接她。”

 

    “哎呀!这不就快到了嘛!在海州火车站,老张啊,还得辛苦你,麻烦你替我跑一趟啦。等有时间我去找你,好好陪你喝一顿!”

 

    问到了儿媳的电话号码之后,老张便挂断了电话,穿戴整齐坐车出了门儿。家门口到火车站有一趟直达公交车,大概四十分钟就到了地方。

 

    “叮铃铃”

 

    老张摸出手机,忙不迭的接了起来,紧忙‘喂’了一声。

 

    “您好,请问您是张叔吗?我是吴有为的未婚妻柳娇娇。”

 

    好听的声音入耳,听得老张有些激动。单听声音,就知道肯定是一个妥妥的大美女。

 

    听说柳娇娇就站在出站口的公交站牌下面,老张急匆匆的赶了过去。远远的,就看到了一道曼妙的身影,亭亭玉立。

 

    女人看起来二十五六岁的样子,一头及腰的卷发,衬托的小脸白皙动人,五官精致的就像瓷娃娃一样,上身穿着一个白色的无袖衬衫,下身是百褶短裙,可谓是魔鬼身材。

 

    “你就是柳娇娇吗?”

 

    女人惊讶的回神,看到眼前的老张,眼睛笑的完成了一对儿月牙,点头温柔的说:

 

    “您就是张叔吧!果然和他们说的一样,又精神又健朗!”

 

    被美女这么一夸,老张的心中美滋滋,主动请缨拿起柳娇娇的行李,带着她坐上了车,准备回家。

 

    呈上几乎没什么人,老张将行李放在行李架上之后,和柳娇娇并排坐下。

 

    想着坐了一整天的火车了,柳娇娇一定还没有吃饭,老张别过头,笑着问:

 

    “娇娇啊,一会儿想吃点儿啥?张叔请你下馆子。”

 

    不看不要紧,这么一看,老张顿时看到了让他脸红心跳,血压飙升的画面。

 

    只见柳娇娇的衬衫扣子,已经被解到了第二颗,她正不住的用手给自己扇着风,弄得衣领处一起一伏,隐约的能看到一丝深深的沟壑若隐若现。

 

    柳娇娇的脸色有些微红,身上都已经被汗水浸湿,原本雪纺料子的衬衫,竟贴在了身体上!因为和柳娇娇的距离挨的太近了,老张几乎可以清晰的透过衬衫看到,柳娇娇内衣的颜色!

 

    估计是刚才在外面被太阳晒到了,刚才又搬行李上了车,所以出了汗,有些发热。

 

    “我都可以,多谢张叔款待。”

 

    柳娇娇莞尔一笑,回头看着老张。老张吓了一跳,瞬间回神儿,紧张的老脸通红,为了掩饰尴尬,用手捂着嘴巴,猛地咳了咳。

 

    自己这是在做什么啊!

 

    虽然他确实好色,可是……这可是他的好朋友,吴山未来的儿媳妇!自己怎么可以生出这么龌龊的想法!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张叔,您怎么了?是不是刚才拿行李累到了!?都怪我,不应该让您帮我搬的。”

 

    “嗨,这有什么的,不就是一个行李箱吗,你张叔我呀,虽然年纪大了,可是这骨头还是很硬朗的。”

 

    老张笑着说,可是当她看向柳娇娇的时候,眼珠子飘飘忽忽的就要往她的身上落!老张急忙别过头去,看着外面的风景缓解好色的情绪。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此了。美女就在身边,可是他却别说摸了,就连看上一眼,都觉得铺天盖地的罪恶感,压的自己喘不过气来!

 

    一路上,车子一直在左摇右晃的,比催眠曲的效果还要好,弄得老张困怏怏的,一直在打着哈欠。

 

    柳娇娇也不比老张精神到哪里去,她本就做了一整天的火车,车上人来人往的,又挤又嘈杂,即便是睡也睡不好。现在被这么一晃,眼皮子也耷拉了下来,昏昏浴睡。

 

    老张一个哈欠接着一个哈欠打,实在是困得受不了,一只手拄在车扶手上,准备靠在座位上睡上一觉,耳边却忽然传来一阵酥麻的感觉,紧接着肩膀一重,柳娇娇的头,竟然靠在了他的肩上,睡着了!

 

    老张一颗心猛烈的狂跳着,困意瞬间全无,精神的眼睛瞪的溜圆。他僵直了身子,一动都不敢动,生怕稍微一动,就惊醒了柳娇娇。

 

    这这这……这可如何是好啊!

 

    没想到不想要桃花运的时候,这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还硬是往你的怀里头塞呀!

 

    不过老张并未觉得激动和舒爽,靠在他肩膀上的柳娇娇,在老张眼里,好似一颗定时炸弹一般,危险的很!尽可能的要躲开才行!

 

    身子僵直了半天,却因为车子的一个颠簸,瞬间破了功,老张心惊胆颤的好不容易稳住了自己的身体,这才发现,柳娇娇睡得很熟,根本就没有醒过来。

 

    看来真的是累坏了。

 

    老张松了一口气,稍微扭动了一下自己僵硬的脖子,隐约的闻到了一股好闻的香味儿,似乎是从柳娇娇的身上传出来的。

 

    老张眼神一瞥,无意中发现,现在这个角度,正正好好,可以看到柳娇娇那紧闭的双眼,挺翘的鼻梁,圆润的下巴和……伴随着呼吸,正在一起一伏的胸脯……!

柳娇娇的皮肤很白,毫不夸张的说,白的直发光!尤其是胸脯子那一片,更是让老张想入非非。

 

    现在的年轻姑娘,一个个的保养的都特别好,这么白,摸起来,一定也很细嫩……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